譚志強:特區自己審台灣殺人案合國際慣例 修例是偽命題 

保安局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從而在現時的框架下,完善以個案形式合作的機制及涵蓋面,並令香港當局有法律依據。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開會,討論政府的修例建議。

保安局提出參考其他地方的做法,由行政長官發出證明書,啟動臨時拘捕行動及移交請求,不用經立法會審議,亦不驚動逃犯,由法院聆訊及裁決是否批准移交逃犯。泛民議員認為,由特首一人決定是否啟動移交逃犯程序做法危險。最理想是中央政府准許香港與台灣商討同簽定移交逃犯協議。有關香港各界的觀點,我們已經聽過不少。

本報博客楊朗騏「楊氏力場」專欄,請來曾長期在台灣生活的時事評論員譚志強,嘗試以台灣政府的視角探討這個香港政府突然十分緊張的問題。譚志強指回歸前,香港和台灣之間沒有任何引渡嫌犯安排,可以追溯至1950年1月,宗主國英國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至於回歸後,香港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的特區。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中華民國已經被消滅,已經不存在。」因此,香港不可能透過區域之間訂立移交協定,而香港和台灣之間「互不引渡嫌犯」,符合回歸前後的法律狀態。

由於修例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和《逃犯條例》內有關移交逃犯不適用於「香港以外的中國其他地方」的條文,將會刪除。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台灣。譚志強斷言,台灣不會接受在上述法律條件下,接收任何來自香港的嫌犯。修法的前提,是將台灣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變成「既成事實」,台灣若接受,就是承認「一國兩制」。而事實上,無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均不接受一國兩制。譚志強認為,特區政府提出修例,背後是有陰謀,稱不認為台灣果真如此重視一宗只涉及港人的案件,緊張的只是特區政府。「由頭到尾是特區政府玩野,擦北京的鞋,是暗渡陳倉,將特區和中央不喜歡的人物移送到內地。」

他進一步指,雖然命案發生在台灣,但根據國際法「屬地原則第一優先,屬人原則其次」的慣例,行兇者和受害者都是香港人,前者更身在香港,故可根據「屬地原則」處理。所謂「屬人」,是指凡在是本國人民犯罪者,不問其犯罪地點在哪,均適用於本國刑法。至於「屬地」,則不問本國人、外國人或無國籍者,一律適用於本國刑法。換言之,譚志強認為,香港律政司可直接以謀殺罪起訴嫌犯;香港警方展開調查時,有權要求台灣提供證據。要注意的是,只有人才有引渡這回事,證據、情報只須雙方同意即可。香港警方以謀殺罪落案起訴,香港法院隨即可受理案件。

總括而言,譚志強認為修例是一個陰謀,是特區政府要台灣承認「一國兩制」才願意移交嫌犯。他指,一國兩制下,香港法制相對嚴明,法院需要很多證據,才願意移送嫌犯到一個行使死刑的國家、地區如台灣、大陸。但問題是,證據來自提出引渡要求的國家,是可以揑造的。

同樣道理,譚志強認為台灣亦不會引渡參與旺角騷亂,在香港被控暴動罪,之後棄保潛逃的李倩怡。就算有引渡協議,在台灣有關罪行根本不存在,因其法制標準跟從日本、美國。所以,縱使台灣法治程度不及香港,法制標準絕對比香港寬鬆,形容這是台灣受到國際社會尊重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