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移交逃犯修例「無辦法中的辦法」 林榮基一定無事

《逃犯條例》確立香港與未有引渡協議的其他政府移交逃犯的安排,但條例適用範圍剔除內地、台灣。保安局打算修例,令條例同時適用內地和台灣;又將原來透過附屬條例形式交立法會通過的機制,改為容許當局經特首和法庭許可後,就向台灣或大陸移交犯人。

香港與內地雖未就移交嫌犯簽署正式協議,但回歸二十一年以來,內地共向本港移交了近二百名香港逃犯,相反,所有來自內地移交嫌犯的要求,特區都一一拒絕。有分析認為,就算保安局不修例,內地和特區政府已有默契,就每個個案考慮引渡要求,而今次修例,亦會以「個案形式」向香港以外地區(包括大陸、台灣)移交嫌犯,對內地向來同意為香港移交嫌犯的做法,似影響不大。

就我們所見,考慮到一國兩制的實踐,內地當局似乎較特區政府願意回應引渡要求。同理,基於「一個中國」原則,大陸對台灣引渡的要求,一般都予以方便。不過內地與香港仍未簽署引渡協議,台灣與之相比,則早在 2009 年,海協會和海基會已分別獲授權簽署了《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默認彼此的司法管轄及引渡。因此陸續有意見批評,特區和內地在引渡問題上如此「偏安現狀」並不理想,認為「有制度安排總比單靠默契好」。事實上,兩地在可見將來簽署恆常引渡協議可能性低,今次修例若然成功,對特區向內地、台灣移交嫌犯安排,帶來何種啟示?

本報訪問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他認為,政府決定修例是「無辦法中的辦法」,令公義得以彰顯。他又向在港的內地異見人士大派「定心丸」,形容是否接受引渡的程序嚴謹,當事人亦有足夠機會申辯。

湯家驊承認,特區和內地一直未有正式協議,是因為雙方未就移交條件達成共識,所有來自內地的移交要求均不成功。他認為修例後,會有一個正式的法律基礎,以個案形式,由法庭根據《逃犯條例》所訂立的基本原則,處理「令社會公義得以彰顯」的個案。湯家驊稱,據他了解,特區和內地當局一直有就恆常引渡達成協議進行商討,從未間斷;而保安局建議修例,亦不代表放棄向內地爭取達成一個雙方接受的移交嫌犯條約;若協議能達成,則《逃犯條例》可以維持較一般性的規定,避免修改法律。

不過他承認,修例是因應在台灣發生、涉及逃返本港棄屍男的兇案,而他認為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所建議、由中央授權特區政府就個別案件與台灣簽移交協議的做法不可行,因最大的問題是「中央政府不承認台灣政府」。既然如此,不存在授權特區與台灣政府簽訂近乎「國與國之間關係」條約的可能。他形容,這是香港特殊政治背景的問題,與法律應如何制訂無關。

泛民則認為,修例是特區借台灣一宗命案「快刀斬亂麻」,與中央串謀,方便內地輕易以經濟犯罪為由要求特區引渡實際上是政治犯的人。湯家驊認為,他們的指控沒有事實根據,因移交個案除須經特首批准啟動外,仍要根據《逃犯條例》列出的條件,由法庭審視是否接受,包括不移交政治犯、嫌犯所犯罪行在港必須亦為罪等原則。他又呼籲在港的內地異見人士無須憂慮。我們也不妨相信,如果香港官員秉持過往的立場,修例也不會太過損害香港的一貫原則,因為回歸二十一年來恆常和內地磋商卻仍未達成協議,顯然香港官員並未完全俯首唯唯。

最後,湯家驊認為保安局的做法,是「無辦法中比較好的做法,因有安排總比無安排好」,這一點本報表示同意。我們認為,由於內地和香港就是否引渡只有「默契」而沒有「安排」,雖然香港不經任何程序拒絕引渡要求,內地阻止不了,但一旦對於香港做法的不滿爆發,也可「大條道理」採取不合作態度,不認真處理每一個來自香港的引渡要求,或索性選擇性、甚至隨機性處理,這樣對香港有效彰顯公義也非好事。因此,若成功修例,特區必須啟動考慮每個來自不同國家以及內地政府移交嫌犯的要求,就算最終拒絕,也最少「白紙黑字,有根有據」,對方此後採取不合作態度就是其理虧。

至於保安局的建議有否進一步修訂的空間,湯家驊認為,要看看未來能否與內地簽署移交嫌犯的正式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