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膽敢修緊罷工法 連任前景堪虞

台灣桃園市機師工會與中華航空公司(華航)勞資談判破裂,2 月 8 日凌晨宣佈發動台灣史上首次飛機師罷工。早在去年 8 月,工會已經表示要發起罷工,何以等到本年 2 月才正式啟動?罷工又是否民進黨內鬥的延伸、甚至影響明年蔡英文的選情?本報楊朗騏「楊氏力場」專欄請來台灣勞工法專家,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系教授邱駿彥,為我們解構一番。

邱駿彥指,台灣的《勞動基凖法》規定,若要發起罷工,所屬認可行業公會必須進行記名的會員投票,獲過半數支持後才有合法罷工權。雖然可以罷工,也不一定要馬上啟動。是次罷工前,工會仍跟資方進行協商,看看有沒有可能達成協議,只是協商據說已持續了八個月,工會稱「一點感受不到資方的誠意,萬不得已下才決定罷工」。時機方面,邱駿彥承認勞方選擇春節進行罷工,是最能構成對資方的壓力,故在工會的角度而言,「過年期間罷工不應該有任何克制」。

當然,台灣輿論一個討論的重點,是工會應對罷工作預告,減少乘客的不便。邱駿彥則指,早在去年年底工會已公開宣告,可能會在今年農曆年期間發起罷工,換言之,華航和政府單位理應有所部署,質疑他們為何未有採取任何積極應對之措施。邱駿彥又指,台灣解除戒嚴不過三十年,工會沒有累積太多罷工經驗,消費者亦未對罷工作太多防範。因此,政府和華航要對爆發罷工承擔最大的責任。

對於有分析指台灣民眾普遍反對罷工,邱駿彥認為這是不了解台灣現況者的誤讀。他解釋,兩年前華航空中服務員(空服員)罷工,因「大量年輕貌美的勞工走上街頭」,故吸引媒體大肆報導,稱甚麼「這是史上最美麗的罷工云云」;今次則只有「老男生」,在媒體正反不同呈現下,外界很可能認為兩次罷工獲得的支持不一樣;但事實上,兩次罷工都有影響消費者,只是媒體較喜歡渲染,由於「老男生」不吸引眼球,故今次媒體呈現較多旅客不方便的衝突場面。邱駿彥重申,這不反映民眾對罷工者特別反感。他根據其個人的接觸,也得出這結論。

至於現任華航董事長何煖軒,兩年前也處理過空中服務員的罷工,理應對提出類似要求(主要是「工作過勞)的罷工者很有經驗才是,為何今次處理機師罷工會如此強硬?

邱駿彥稱,兩年前交通部因爆發空服員罷工撒換華航董事長,形容何煖軒當年是臨危受命,其最首要的工作是要將工潮停下來,故先答應勞方提出的所有條件,但之後,何煖軒以雙方未有「白紙黑字」將所答應的要求記下為由,拒絕履行承諾,就有關問題的法律爭議持續至今。

邱駿彥稱,何煖軒既有處理類似罷工的經驗,理應更靈活地處理今次機師的罷工,不明白為何他堅決採取強硬措施,直至現在還不肯跟勞方好好的談,弄至如此工潮,對旅客構成大不便之餘,亦令政府尷尬。他強調,台灣不像某些西方國家,台灣打工仔不熱衷搞工運,對罷工亦非常陌生,重申今次勞方是迫不得已才發起罷工。

有指兩次罷工涉及民進黨內部派系鬥爭,邱駿彥不認同,認為兩次罷工均源起自純粹的勞資糾紛。至於蔡英文總統被指回應兩次工潮的態度不同,兩年前表態支持空服員罷工,今次則未有任何表態,邱駿彥則解釋,空服員發起罷工期間,正值蔡英文剛就任總統,她在競選時有特別提到勞工政策,故需要特意表達其支持勞工的立場,至於兩年後的今天蔡英文未有表態,則因為今次發生於農曆年假期間,政府不得不顧及事件對旅客的不便;加上行政院之下有勞動部、交通部等部門,作為總統和行政院長,應先讓這些前線部門出面處理事件,「一下子由總統、行政院長站在第一線,程序上不太正確」。事實上,邱駿彥指蔡英文也有提出意見,期望雙方心平氣和,坐下來盡快解決問題。

至於事件何去何從,邱駿彥相信,由於罷工影響面廣,預料政府很快會「出手」要求華航董事長何煖軒「稍為軟化下來」,好好回應勞方的要求。他認為事件很快會落幕。事實上,勞資雙方昨晚在交通部的安排通宵舉行談判,經過五小時磋商,資方願意在五條航線讓步,增加機師數目,或者為機師提供過夜住宿,最快下月實行新措施。

邱駿彥評論道,光就兩次罷工而言,不會對明年總統選舉民進黨的選情有很大影響,因他深信罷工爆發的本質屬勞資糾紛而已;但可以觀察的是,民進黨會否在罷工後修改勞動法。他舉例,社會討論其中一個焦點是罷工前是否需要「預告」,如果民進黨決意修法,將「預告罷工」成為法定要求的話,勢將失去勞工階層的支持。加上蔡英文支持度有下降的趨勢,恐怕會造成更多勞工團體的反彈。若情況持續,勢將影響蔡英文、甚至整個民進黨的選情,很可能重蹈一例一休改革引發民意大反彈的覆轍。這暗示蔡政府處理罷工的後續問題時,務必三思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