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國歌法啟示:拒唱國歌 = 不承認治港者的身份?

香港還在爭議國歌條例草案,澳門今日已經順利修訂了《國旗、國徽及國歌的使用及保護法》,整個立法會只有三人反對。香港這一邊,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昨日斷言,泛民主派將不敢否決草案,以免被 DQ 失落議席。如果我們深究澳門相關法例的政治含義,就會發現黃毓民道出了玄機。

補充一點背景:澳門和香港不同,1999 年歸時,澳門已具關於國歌的法律,訂有保護國歌的刑事罪行,而香港是從無到有。所以,澳門今次只是根據全國性的《國歌法》列入了澳門基本法附件而修改現行法律;香港則是立法。澳門立法會議員蘇嘉豪接受傳媒訪問時指,澳門回歸前最後一晚出現了所謂「半夜立法」,以趕及通過一些在回歸後必須實施的法律,包括將國旗、國徽、國歌一併處理的《國旗、國徽及國歌的使用及保護法》,是 1999 年的第五號法律。

侮辱國歌的 N 種(潛在)行為

  1. 他指,香港和澳門的版本,都是針對一種行為進行「刑事化」,就是侮辱國歌,包括將國歌篡改、歪曲、貶損,這部分跟中國內地的《國歌法》第 15 條幾乎完全一樣。在澳門,原先法律的寫法是「演奏國歌時,畜意不依歌譜或更改歌詞,就構成對國家象徵不尊重」,所用的字眼是「不尊重」,犯罪者可被判三年徒刑或三百六十日罰金(50 至 10000 元一天不等)。現在的寫法是「篡改歌詞或曲譜,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他認為現在的罪名某程度是較以往嚴重,因由「不尊重」變成「侮辱」,而由於澳門本身已經有所謂「侮辱罪」,故「侮辱」不是難以觸摸的動詞,原先的「不尊重」反而更加抽象。
  2. 不過問題是,澳門立法會小組對法案進行逐條審議後,最近數天就加入「尤其是」三個字。蘇嘉豪的理解是,除了上述兩個行為外,還會有其他未列出的 N 種行為踩入「侮辱國家尊嚴」的範疇內。簡單而言,即是將有關條文針對的對象擴張,甚至是無限延伸。可是,蘇嘉豪回顧 1999 年進行《國旗、國徽及國歌的使用及保護法》時,當時有議員提出,據他所得到的來自中國法律專家的意見,中國法律以前用「(作出下列行為)等方式」的表述形式當時已經取消,因在法律上是十分不嚴謹,而當時澳門立法會亦已決定廢除有關寫法。現有議員甚至動議取消這兩款,最後被否決。
    • o 190125 A2A
  3. 另外,是次法案較具爭議的規定包括特區政府「可要求」新聞媒體配合開展國歌宣傳工作,電視台及電台需在特別重大慶典和節日播國歌或宣傳影音。蘇嘉豪指,《基本法》所保障的資本主義、新聞出版的真正意義,就是政府不可要求傳媒配合它作任何宣傳,尤其是政治宣傳。《民防法》本來也有類似規定,要求傳媒配合政府民防訊息,一定要發布,後來傳媒團體紛紛表態,保安局局長黃少澤才刪除有關規定。可是在「國歌法」問題上未見任何傳媒團體指出質疑,雖然最新的修改版本還未交到立法會。總之,民防法出聲,為何「國歌法」不出聲?澳門政壇與香港的分別,可見一斑。
  4. 澳門也將國歌納入中小學教育。跟香港不同,澳門八成是私立學校,基本法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各類學校均有辦學的自主性,依法享有敎學自由和學術自由,各類學校可以繼續從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外招聘教職員和選用教材。」

唱歌和「效忠」的邏輯鏈

  1. 其實香港正在爭論的東西,在澳門一直都存在,包括立法會議員宣誓前是否需要奏唱國歌。澳門自回歸開始,立法會都會先奏國歌,才開始宣誓,但澳門是採取集體宣誓形式,香港則每名候任議員須逐一完成宣誓;而且,澳門立法議員的宣誓對象是特區首長,現場包括問責高官、行政會議成員、中聯辦主任、駐澳部隊等,安排上和香港非常不同。
  2. 我們可能認為,由於梁游事件才導致宣誓釋法、因為球迷噓國歌所以要訂立國歌法。不過參考澳門的「成功經驗」,結合一國兩制「白皮書」的圖景,似乎即使沒有這些政治風波,當局照樣要把香港的政治制度加以改變以切合「以愛國者為治港者主體」的要求。在香港,事實上立法會雖被視為「治港者」一員,但宣誓儀式顯然與其他「治港者」的分割開來。立法會議員宣誓是在立法會內,議員逐個向立法會負責人(秘書或主席)宣誓,也未奏唱國歌,有違「治港者」一併在首長面前宣誓的原則。所以,澳門的例子說明立法會的宣誓應要與其他治港者的看齊,雖然難以要他們改在回歸儀式中和其他「治港者」一併在國家領導人或行政首長面前宣誓,但起碼要「奏唱國歌」,體現此精神。
  3. 因此,我們就回到黃毓民的預測。本來宣誓不合法已可以被 DQ,現在加插國歌環節,有人擔心成為另一 DQ 理由,而另一種樂觀意見認為即使違反了國歌條例也不等於不擁護、不效忠,只要維持宣誓時「莊重」的要求即可。然而,一旦把國歌的奏唱解讀為「愛國治港者」身份的確認方式,那麼宣誓儀式上如何唱國歌就不只是尊不尊重國歌的問題,還代表當選者是否承認這種「治港者」身份,而不唱國歌(甚至唱得不好)之後的宣誓,不無可能被認為「不真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