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撤回三隧分流 陳帆是最失敗、最「離地」的推銷員

立法會原定明天審議政府提出的三隧分流無約束力議案。消息指,政府將撤回議案。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運輸署署長陳美寶和路政署署長陳派明下午4時將見傳媒,預料會交代有關議題。事實上,撤回議案是意料中事,皆因貴為局長的陳帆,犯下數個「必敗」的錯誤。現在,本報就帶讀者回顧一下約一周前,陳帆是如何「遊說」議員、市民。

一月四日,陳帆在晨早電台節目表示,之所以向立法會提出無約束力的純動議的議案,是因為三隧分流方案涉及面廣,包括立法及撥款申請,亦涉及政府與西隧公司確立正式契約,故希望在進行下一步工程前,可確認立法會的支持,不存在迫議員表態,期望他們從香港整體效益的方向支持議案。

「敗北」原因之一:陳帆指向立法會提無約束力動議是「希望在進行下一步工程前,可確認立法會的支持」。陳帆如此說法,給予立法會議員的訊息是,政府不需要立法會議員承擔議案不獲通過的政治責任。而「三隧分流」下紅隧東隧加價屬「犯眾怒」之舉,加上區選臨近,既然「三隧分流」上不需與政府共榮辱,建制派當然樂於做當「反對派」。另一「敗北」是,當陳帆試圖說服議員、市民紅隧東隧加價合理,竟稱方案的結論源自政府的「交通流量評估」的電腦模型,當中收集全港人口分佈、過往出行情況等,推算出三條過海隧道,在不同收費組合下,駕駛者的選擇,甚至稱這是最理想的選擇,又說政府有責任從香港整體利益的宏觀角度,向議員推介方案云云。

編者認為,陳帆是最失敗且「離地」的政策推銷者。眾所周知,單靠政府估算就認定方案最好,根本沒有太多市民相信,他們會視政府工程頻頻超支、財政預算案經常「估錯數」等為政府估算不可靠的依據。更重要的是,「估算」更包括中環灣仔繞道開通後,西隧出香港方向可容納更多車流量。但事實是,繞道既通,西隧出口附近比之前更塞,陳帆竟稱「擠塞屬於預期之內的事」。在提交議案前夕說如此的話,犯下公關的最大忌諱,市民議員最即時反應必然是「政府又估算錯誤了」。

如此一來,陳帆再歸咎擠塞於第二階段工程未完成時,輿論只會繼續將矛頭指向陳帆,質疑既然如此,為何急於在星期日開通,是否要趕在提交動議前,「證明政府的估算是對」。這是否就是陳帆所稱,「只要有一絲希望仍會遊說議員」的「一絲希望」?若是的話,都是這句,「陳帆,你究竟有無自己駕車?」更重要的是,人稱奶媽的特首林鄭月娥正在外訪,之前她也自顧不暇,需要親自為提高長者綜援上限的決定「拆彈」,過去一星期根本沒有為「三隧分流」說過片言隻語。這就決定「三隧分流」議案必被撤回無疑。最後一個「敗北」,就是陳帆指議員「只單純考慮和爭持於收費問題狹隘」的同時,稱要遊說議員支持。這樣可能嗎?相信答案顯而易見。

另外,編者必須指出的是,政府提出的三隧分流方案,是要在減少紅隧、東隧的車流之餘,適度增加西隧的車流。雖然連接西隧的中區在繁忙時間經常擠塞,交通雖未致於倒塞回隧道管內,稱西隧還有剩餘吞吐量由於屬平均數,故未必可以大幅減少駕駛者在繁忙時間的的總出行時間。但陳帆認為,中環灣仔繞道即將通車,西隧的剩餘吞吐量就較接近現實,加入落實方案需時,現在向立法會提出方案是合適時機,甚至可以說是刻不容緩。

更重要的是,政府提出此方案的另一隱含意義,是要負起較大幅度減少大部分使用過海隧道市民出行時間的責任。換言之,政府不會接受如民建聯議員如陳恆鑌等稱,駕駛者已習慣現時的三隧交通模式,「想更快到達港島,會選擇付更多金錢使用西隧,若市民願意花更多時間,便會選擇使用紅隧或是東隧」,甚至認為駕駛者畢竟佔三隧使用人次的極少數,應有所犧牲,只是政府不便明言而已。

因此,當有民建聯區議員、立法會議員指現時政府提出的三隧分流方案「正正破壞了現時的三隧交通模式」,陳帆自然不以為然,不斷引用數據指,方案如何較大幅度減少乘搭巴士、小巴過海市民出行時間,認為建制,甚至泛民大黨會著眼基層利益而就範。這樣的假設,顯然是極之「離地」,因使用隧道最大的持份者是私家車、「搵食車」司機,而非公共巴士、小巴的乘客,「三隧分流」實施與否跟他們沒有最直接切身利益。這樣,政策背後可能希望私家車司機減少駕車,就算個別議員認同有關原則,絕不會為此與私家車、「搵食車」司機為敵。政府再一次錯了,錯在「離地」。

輿論普遍認為,正是對收費有分歧,而政府不存在任何商議的靈活性,將令議員被迫否決整個動議。而政府的如意算盤是,以無約束力動議形式提出,即使議員的修訂獲通過,政府也可以「大條道理」不依從,建制派可能為避免背上「否決三隧分流」影響基層生活的罪名而通過議案。但既然政府不需建制派共榮辱,否決議案絕不會帶來任何政治風險。

編者當時認為,政府要集中火力,遊說民建聯支持方案。但無論是田北辰、梁美芬還是民建聯,都傾向將方案對私家車司機、「搵食車」司機和使用巴士、小巴等公共交通工具市民的影響合併考慮,顯然與政府要私家車駕駛者犧牲的前提大有不同,而政府交通流量模型所得的結論,就是基於如此假設之上。編者認為,一個對所有階層道路使用者有相若好處的分流方案,似乎難以存在,而這絕非不涉及政策制定的議員所會考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