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檢基專訪施麗珊:「單非」家庭團聚 一直努力做「香港人」

當今社會,從官員到議員、甚至到演員都頻頻被市民批評「離地」。若不想「離地」,我們就要走進社區,學習民間智慧,馮檢基專欄取名《地.基》,就是講求「在地」,從基礎出發探討基層問題,期望為讀者呈現社會議題的最基本、前線的面貌,帶來可引發思考的討論。

基哥為本報進行的首個專訪,聚焦單非、雙非家庭面對的困境,並拆解一些港人對新移民「想當然」的誤會,讓這些偏見成為香港人照見自己的鏡子。當我們終於認清「包容」為何物時,香港才有可能再創輝煌。《地.基》頭砲,基哥請來社區組織協會幹事施麗珊。回歸以來,中港婚姻及後來的「雙非」都爭議不絕,社協做了很多工作幫助新移民融入香港,相信施麗珊的分享很值得參考。施麗珊提醒我們,從「雙非」到中港婚姻產生的「單非」、再到自由行、旅行團,問題是很多元的,而且壞印象多數由旅客造成,而非移民。

  • o 190121 a1a

 

雙非綜援,加埋都唔夠一百

先講「雙非」。當年莊豐源案判決,按《基本法》24 條,即使父母都是內地人,但在港所生子女都有居港權。施麗珊批評政府在法院判決後沒有制訂行政措施,控制「雙非」人士何時、如何來港,猶如中門大開「放人入來」。當時又適逢自由行開始,於是不少產婦利用這一方法來港,導致本地產婦床位不足等問題。倒是梁振英多年之後才禁止內地產婦預訂床位。雖然已經「截龍」,但因以往政府無控制、無配套,「雙非」人數已達二十萬了,確實是令人吃驚的數字。

政府提供的資訊長期不足亦是問題所在。施麗珊引述個案指,有內地母親竟以為在港所生的孩子立即可以居留;她認為,政府未提供足夠資訊而導致內地人誤會甚至被社會唾罵,並不公平,也可見「雙非」產子的問題本質不是「雙非」本身,而是自由行。講到底都是行政措施的缺失。

不過,「雙非」並不是社會所想像的那麼負累。施麗珊引述調查指「雙非」家庭收入平均四萬以上、父母六成大學畢業;此外港府不會立即讓他們申請綜援,稱目前領取綜援總數「加埋唔夠一百」。同時「雙非」兒童往往孤身一人在港,有時本地機構都會和他們的父母聯絡,讓父母想想孩子會不會回內地跟家人一起生活更好,只不過有時父母為迴避超生法規而來港產子,所以要兩地政府磋商有無可能寬免罰款,「一人行一步」。

  • 施麗珊:雙非家長有時是為了躲避超生法規才來港產子,如兩地政府磋商,可有助雙非返回內地
    o 190121 a1b

 

為生活為打拼才來香港,怎會故意拿綜援?

至於「單非」,就要回溯中港婚姻。施麗珊說八十年代最多,不少內地人選擇游水偷渡到港,造成男多女少,男士往往回鄉娶妻,高峰期一年就有兩、三萬宗,主要是老夫少妻、基層人士。

不過現時形式已變,他們更多是在內地工作的香港專業人士或生意人、甚至藝人,同時又有 20% 是香港女性嫁回內地,比率是以前的十倍。另一方面,施麗珊自己在 1995 年當社工時留意到「單非」家庭可能有四個小朋友,如今已是「一個起兩個止」。現時單程證每日一百五十個名額根本用不盡,她認為名額應該靈活分配,如在港的「單非」兒童的父親去世,就應讓其內地母親優先來港,以免兒童無人照顧。單程證制度需要的,正是這種靈活性,以回到「家庭來港團聚」的初心。

社會上經常講的「新移民吃福利」問題,基哥問施麗珊新移民如何影響公屋、學位、綜援等資源。她解釋,「單非」家庭只有三成在貧窮線下,而即使是這樣都自食其力,相關綜援個案只有整體 5% 左右。就算在「最差」的時期(如「沙士」爆發時),領取綜援比例也只有 10% 左右。長期接觸新移民的她道出了他們的想法:本來為打拼、改善生活而來,如果拿綜援就有違初衷。

  • 單程證的背後,主要是來香港打拼的願望
    o 190121 a1dd

談到公屋,有指「政府建公屋都是給新移民住」,但施麗珊指,中港婚姻家庭的公屋申請率只有 19%,也不會有優待,至於社會上有人批評新移民「打尖」,實因原來的單身申請人變成了家庭申請人,在輪候冊上優先一年半而已,造成「比香港人快」的錯覺。經常抨擊內地移民的本土派政治人物,實應三思是否需要連家庭申請人輪候公屋的「打尖制度」也一併反對,畢竟最終受害的,很可能都是香港出生的年青人,尤其當他們脫離單身、決定成家立身、卻又「銀兩欠奉」時。

由此觀之,基哥與施麗珊都認為,上述問題並非新移民優先,只是單身人士申請公屋只可「呆呆地等」。事實上,截至 2017 年底,輪候冊「非長者一人申請者」達十三萬人,以每年只獲分配二千單位的進度而言,「豈不是等六十年?」,施麗珊直言,如此輪候政策對單身人士不公平,更有一宗相關官司正在進行中。

北區學位緊張也往往算在新移民頭上。施麗珊指,香港本來普遍有殺校危機,新界的學校甚至派人回深圳「企街」招生,處境惡劣。是「雙非」來港讀書避免了殺校,後來又過量導致學位不足。她批評,問題始終要歸咎於政府的疏忽。事實上,截龍前在港出生的「雙非」兒童一路成長,已陸續就讀小學、中學,故施麗珊認為政府仍然應該實施登記制,把適齡「雙非」兒童分配到各區,以防有學校「不飽死就是餓死」的亂象。只不過她又表示,「單非」持續減少,現時每年四萬單程證中只有一萬多兒童,確實需要「雙非」來維持學校運作。她笑指,「當初放『雙非』入來就是為了延緩殺校,曾蔭權就呼籲香港人生三個。」

總體來說,家庭團聚是基本人權,無法限制他們只能「回去大陸團聚」,香港最多提供誘因讓他們選擇內地。基哥也相信隨著內地經濟發展,他們會減少選擇香港作為團聚的目的地。施麗珊就提到,有些婦女表示自己根本不願離鄉背井,只不過遷就香港老公罷了。她建議政府或團體設立移民前課程,讓移民知道自己要面對怎樣的一個社會,甚至強制「一定要睇完尼條片」才開展其在港生活也是可行的。

  • 施麗珊和馮檢基都認為,家庭團聚是基本人權o 190121 a1c

 

唔識講唔該,不等於不善良

施麗珊再三強調,內地移民對香港的福利並未造成很大負擔,而且填補了人口老化。只不過香港人的制度、文化和內地不一樣,難免造成矛盾。到底回歸以來總數八十萬的移民有沒有集中分布在某些地區、特別帶來文化衝突?

施麗珊告訴基哥,內地移民基本上分散各區,若按政府數據,則觀塘、深水埗、北區較多,但各自佔總人口不過 11、12%,不算過份集中。她承認,內地移民的生活、思維、社交習慣,確實要重新學習,順利的話一年已經適應到,但如果香港社會歧視,他們甚至不敢走出社區,「除了買餸邊度都唔去」,產生抑鬱甚至短見。

施麗珊指,移民婦女就業率十年前就有 30%,現時更有 50%,有時仍無端端有新移民被罵「只係識生仔、拿綜援」。她表示,移民往往是覺得香港文化自由和包容才選擇來港,本身就欣賞和希望融入這個社會。她形容多年來,新移民可謂「自動波做香港人,仔女生性,綜援率越來越少」,這些婦女一般比較重視家庭,性格單純,亦具備中國人勤勞的特性。基哥亦覺得,一個月四千左右的新移民不算天文數字,政府聯絡團體是完全有條件幫助他們融入社會,「非不能,實不為也」。

我們香港人有時覺得「內地人未開化」,應該抱持怎樣的心態去面對?施麗珊坦言,不少移民來自農村,實在是土氣,有時「唔識講唔該」,因為農村說話並不這樣客氣,但他們本質是純樸而熱情的。她又指,新移民已經從大陸「連根拔起」離開家人和故鄉,來港全為小孩著想,反映這些以婦女為主的移民內心十分善良,有些人甚至積極做義工,十年來一直探望老人家。施麗珊說,內地移民家庭一路自強、他們的學歷、收入、質素都在改善中。

至於所謂「假結婚」的憂慮,施麗珊說現時中港婚姻單程證要排期四年,雙方都要面試,被懷疑「假結婚」者可能長達十年八年,內地政府還會公示申請個案,看看有無人反對、指證他們已婚。過去十幾年只有幾千宗「假結婚」,對幾十萬人來說真的不多。她更指,農村人純樸熱情,相識不久甚至透過「相睇」結婚也較普遍,不能因此就認定她們必是「假結婚」。另一方面,來港兩三年就離婚的個案也包括港男失蹤、出軌。

施麗珊經常強調的一點是,和內地人有關的社會問題主要不是單程證引起的,而是旅客、自由行、行李拖來拖去,她希望大眾不要混淆,又批評政府對旅客缺乏配套、分流政策。她呼籲香港社會既然以文化、人權觀念自豪,就要避免自己破壞這形象,就算移民做錯了也可以選擇報警而不是放在網上公審。總之,香港應該把香港的文明示範給移民看。若果針對單程證而阻止內地人團聚,不代表香港人就會在本地結婚,更可能去東南亞結婚然後為配偶、子女申請在港居留權,同樣很容易合資格,屆時香港只會多了越南人、泰國人,這又是否港人樂見?

  • 施麗珊:來自農村的移民不一定懂得香港的社會習慣,但內心純樸
    o 190121 a1ee

 

特首做到六十歲當然得啦,仲有人招呼你添!

最後基哥和施麗珊談到了長者綜援年齡門檻升至 65 歲的問題。施麗珊指政府「離地」,指基層工作不外地盤、樓面等體力勞動,做到六十歲未必再做得下去,強調他們不是懶而是做不來。基哥就直言,「特首做到六十歲當然得,你坐響度,仲有人招呼添!」

訪問過後,基哥亦有感而發,指施麗珊的解說有助港人更深入認為「新移民」這群體,也認為他們甚至有機會幫到香港,例如當中不少家庭屬中產專業背景的,有機會「豐富香港人的成員背景」,促進城市未來發展等。更重要的是,「根據事實、法律,他們都是香港人」,有權一家團聚,基哥強調香港人要接納「合憲、合法情況下成為香港人一份子的人」,特區政府更有責任採取積極措施,協助他們融入香港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