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人中國判死刑 德國學者:若中國人犯案「早就無命」

德國研究中國法的學者葛祥林(Georg Gesk)表示,從法律角度分析謝倫伯格案件並不容易,特別是死刑判決通常並不公開判決書。但他表示,這宗案件仍有一些不尋常之處。

他指,在外界看來,即使能確切掌握的訊息不多,但很明顯的是,這一案件最初拖延了很長時間,而最後似乎又以過快的速度完成。事實上,謝倫伯格在2014年被拘捕,直到2016年才被起訴,2018年才宣判,之後重新審理。

如今,僅大約兩週之後,(檢方)就提出了新的證據,而這些新的證據在很短的時間內帶來很嚴重的結果,即宣判死刑。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案件初期花了那麼長時間,超過了在中國通常處理案件的時間,而現在又為什麼會那麼快裁決。

從直覺來看,葛祥林認為,這可能是一宗典型的「雙向歧視」案件。他指在中國,涉及西方人的案件仍經常受到「正向歧視」。也就是說,對他們的處理比對中國本國人更寬鬆一些。我猜測,或許這是案件最初審理時間拖延的原因,也就是說,人們原先想看看能不能找出什麼輕判的理由。而在當前政治環境下,這樣一個「正向歧視」很快就變成「反向歧視」,以至於最後案件的處理更嚴厲。其次,由於被判決者到最後都否認犯罪,所以法院在適用法律時也很難運用法定從輕處罰的理由,從而使得眼前的判決和刑罰更加嚴厲。

他又指,根據坊間的說法,在中國判處死刑最多是毒品犯罪。人們可能會說,假如是個中國人,可能早就沒命了。我們為什麼要給外國人特殊對待。這也是一種可能的情況。

加拿大法庭紀錄顯示,謝倫伯格2003至2012年共11次在加拿大被裁定販毒和各種交通違規罪成。其中在2012年被判四項犯毒罪成,被判入獄兩年。主審這宗案件的法官布朗(Neill Brown)當時訓勉謝倫伯格說,謝倫伯格住在加拿大,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好的地方」,他不應這樣對待自己的國家。布朗又說,希望那是他「最後一次到法庭應訊」。

謝倫伯格今年36歲,外界目前尚未清楚他早期的生活,但他2003年起就有多次犯罪紀錄。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報道,當地警方2012年的調查發現,謝倫伯格利用自己的住所作為毒品分銷中心,並搜出價值6080加拿大元(約合4580美元)的可卡因和海洛英,又發現3205加拿大元現金,相信涉及毒品買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