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遠輝接受黃毓民訪問:er…… 應該不是政府冷待吧!

土地供應小組的報告終於在去年除夕下午趕及出爐,可是政府早就公布了「明日大嶼」,使小組處於比較尷尬的位置。黃毓民在其網台節目專訪了小組主席黃遠輝,少有的稱讚這個政府委任的委員會作出了社會貢獻,同時直斥現政府「有問題」。

黃毓民對這些小組無好感

首先提到的是社會所關注的粉嶺高球場收回爭議。小組報告顯示市民主流意見是支持收回。黃毓民形容「慘啦,政府這次尷尬」,因為民政事務處同時正進行私人遊樂場諮詢。陰謀論是,小組會否幫政府製造民意?

黃遠輝回應稱,香港六十六個私人遊樂場地一共佔地約 400 公頃,但僅高球場已經佔了 170 多公頃,問題尤其凸出。不過他強調小組沒有預設立場,小組成員的個人意見、即使是黃毓民所懷疑的地產商的暗中游說,都不會影響小組的整體,小組和政府可能「口徑不一樣」,因為小組並非為政府工作,而是站在社會立場帶動全民共議,如實反映公眾意見。至於小組內的官守成員,如發展局局長黃偉綸,主要只是提供政府資料,而沒有推銷政府立場。

黃毓民引用古語,直言「於不疑處有疑」,他自己一直覺得這些委員會是政府工具,笑道「無好感」,他無好感的不是成員而是這一制度。不過這次他讚黃遠輝勤力,又引述自己相熟的小組成員形容黃遠輝「開會時間又長、好多野講又認真」,感染到委員,大家同心協力。

黃遠輝特別感謝社會的參與和信任,而小組成員也一條心幫助香港解決困擾多年的土地問題。他透露,小組共開會三十一次,頭幾次出席率 100%,之後也不低於 80%,遠遠高於他曾經加入的任何委員會。說到底,是委員受到社會的感染,特別是一開始在深水埗探訪劏房居民。黃遠輝憶述自己五十年前常在籠屋過夜,因爺爺是雜工而只能如此,可是五十年後,香港一些市民的情況根本無改變過,其他小組成員親眼見到,感受尤深。黃毓民也重申,官員要落區感受,要「在地」不能「離地」,不能只看統計數字。

黃毓民引用孫中山當年上書李鴻章的文書,中國要富強,包括要「地盡其利」,他質問:高球場服務少數人,收回高球場不就是「地盡其利」。不過他提到,小組成員,前公屋聯會主席王坤就懷疑林鄭不會接受收回粉嶺高球場。

明日大嶼才是磋跎歲月

黃毓民自然提到另一個爭議:小組提出的選項東大嶼人工島和政府的「明日大嶼」相差了七百公頃,被指不尊重小組。黃遠輝亦表示「大辯論」的東大嶼人工島選項已經講得很清楚是一千公頃,支持此選項的市民不直接等於支持「明日大嶼」,他也再一次承認政府公布之前無知會小組。

對此,他表示小組最初提出的十八個選項都有一定可行性,否則不會提出;至於短、中、長期的優次則在於能否盡快提供住宅,因香港過去十年沒有造地。他說「智慧在民間」,因民間的討論和最終的選擇集中在八個短、中期方案。他認為這次「大辯論」是規模少見的大型公眾諮詢,觸及了社會多數意見,連「沉默的大多數」都參與了,並非只有「強烈的持份者」。既然如此,儘管政府無義務要按照報告的結果來制訂政策,他也承認小組只聚焦於土地而政府要全盤考慮,但政府也有需要說服社會接受政府的決定,這樣做也至少回應了社會主流的意見。

黃遠輝進一步解釋,雖然香港已發展土地只有 24%,但其他土地要規劃、開拓,不是今天通過八個選項,立即就有 3200 公頃,就算是中長期方案,今天也要馬上開始籌劃研究。他呼籲政府回歸「大辯論」的精神:問題迫在眉睫,要迎難而上,對於公眾已經選出的選項,政府不應輕易放棄任何一個,已無空間再取捨。黃毓民提及林超英主張的「香港房屋問題不是土地問題」,但他認為林超英與土地小組並不矛盾,正如黃遠輝所指,雖然土地很多,但需要討論動用什麼土地和規劃。

因此,黃毓民強烈抨擊「明日大嶼」,諷刺林鄭月娥解畫時說的「多管齊下、不能磋跎歲月」。他表示,按「明日大嶼」的做法必須問立法會拿錢,再做研究,寫報告,這才是磋跎歲月,而小組報告的選項卻可即時啟動。他直斥政府莫視民意,令人憤怒,浪費很多人的時間精神,浪費有史以來第一次的土地大辯論,這政府「很有問題」。

ER… 應該不是冷待吧

社會上有人比喻黃遠輝及整個小組為周永新教授。當年周永新受政府委託研究全民退保方案,但其報告被林鄭一句「書生之見」而駁回不予採用。黃毓民回顧,自己當年做立法會議員時已經對周永新預警這種危險:這政府信唔過!

黃遠輝笑稱,周教授德高望重,自己「點做到佢的 2.0」。黃毓民問他,當日遞交報告之後林鄭「有無搵你」,他表示當日親自遞交報告,當時林鄭表示感謝小組全情投入的工作,但之後就沒有聯絡。

黃毓民又提及報告發表當日,「這麼大的政府居然沒有一個開會的地方」,於是全場無座位,上了年紀的黃遠輝也要企足八十分鐘。黃遠輝估計,由於當時是年底,少人使用場地,所以都進行裝修,因而無法臨時使用,他笑說今次的安排使「大家距離更近」,他又感謝傳媒朋友包涵。黃毓民徑直問「是不是政府冷待?」,黃遠輝遲疑一兩秒說:「ER… 應該不是啦。」

黃毓民最後表示,小組已經盡力,無論政府如何看待,小組起碼帶動了社會去認真檢視土地問題,而做出相當大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