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限速區」但隻字未提重組巴士線 車龍長過萬里長城又如何?

去年二月,大埔公路釀成19死的九巴車禍發生至今已發生近一年,政府昨日公布「專營巴士服務獨立檢討委員會」的調查報告。輿論討論的焦點包括「特別更設連續三小時休息」、就乘客辱罵車長等訂立罰則。至於報告提出「在行人繁忙地區劃為車輛時速30公里限速區」的建議和運輸署的回應,本報認為相當值得細味,當中反映特區政府確實存在嚴峻的官僚懶政問題。

運輸署署長陳美寶回應「限速區」建議時強調,早在2017年,特首林鄭月娥發表其首份施政報告時,已提出推動「香港好‧易行」,而署方將在今年內,在深水埗、中環繁忙區中選定街道,試行針對所有行駛車輛時速30公里的「限速區」。她強調,限速區的建議源於英國等歐美國家,而「香港好‧易行」屬政府委託的顧問研究,強調以行人出發,透過優化交通燈、路口、行人路設計,令路段實施低速之餘,達到路面更暢順,行人更安全的目標,強調署方會小心進行有關方面的試驗。

就陳美寶以「香港好‧易行」用作回應調查報告建議的策略,編者認為有數點值得留意。首先,官員們暗示自己並非後知後覺,早在2017年,即早在委員會成立之前,甚至發生在深水埗、大埔公路兩宗涉及巴士的致命交通意外發生前,我們的特首已經「高瞻遠矚」,提出「香港好‧易行」,在繁忙路段實施限速,更與報告書的相關建議「不謀而合」。此屬典型的官僚回應技倆。但不少人包括建制派的立法會議員,也質疑如此回應是否有效針對問題核心,對症下藥,還只是「應付式交差」而已。

陳美寶指,中環畢打街、德輔道中有很多巴士線,中午時間很多行人過十字路口。但必須強調的是,「香港好‧易行」的原意是鼓勵市民「以步當車」,所以透過設限速區,配以可行的巴士路線重組方案,減少限速區內行駛中巴士之餘,也期望達致減低市民對機動交通工具依賴的政策目的。陳美寶對重組巴士路線等關鍵前提隻字未提,就以「香港好‧易行」回應,若非「深思熟慮」,就是虛應故事,反映官僚系統常見的、胡亂拼湊現有政策,極其粗疏回應公眾關注的態度。

建制派議員陳恆鑌也對運輸署以「香港好‧易行」為藍本在繁忙區道路設限速區,表示不解。他強調,支持報告指「有需要在某些地方限速」,但不認為應如政府所指,限速區需限於繁忙區,也不應一刀切對所有車輛實施同樣限速。陳恆鑌以大埔公路19死九巴車禍為例,因涉及窄路和急彎,當區區議員已多次反映,在該公路這些「具危險性」之處限速,只是運輸署一直「以被動方式處理」,才釀成悲劇。而涉事的大埔公路,並非位於繁忙區。

陳恆鑌重申,為安全計在某道路的部分路段限速,不代表他支持在繁忙區內的整條道路實施限速。他甚至質疑,運輸署不應因特首下令「嚴打」,就要物色足夠地點實施限速「交數」。編者認同陳恆鑌,認為如此做法屬官僚式虛應故事,有事就「交數」,「一定要找出50個、100個地點進行限速」。他又以德輔道中為例,當中涉及數條行車線,若所有車輛,包括在快線行駛的非專營巴士也需要限速,質疑會引發更大規模擠塞,被困在巴士的乘客會更形躁動,更多問題將會出現。陳恆鑌相信,報告提針對巴士實施限速,而非所有車輛。

本身是前線巴士車長、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屬下九龍巴士分會主任黎兆聰稱,若運輸署在鬧市實施有關建議,與慫恿司機們按章工作無分別,他形容車速不到30公里「不如行路」;更預計一兩個月後該區交通便會癱瘓,「巴士車龍可能長過萬里長城」,呼籲運輸署三思,切勿「離地害人」。最後,就陳美寶指限速區建議源於英國等國家,編者需要指出,香港沒有英國有關城市所具備的前設條件。政府明知如此還要提出,不是想轉移視線換取時間,就是不負責任。

報導指,倫敦市政府已決定在2020年,於所有實施電子道路收費區內道路實施「20英里限速區」,目的在於減少交通意外死亡人數。但問題是,香港根本未實行「電子道路收費」,更未落實有任何具體減少不同車種流量的措施,巴士路線重組又一直「只聞樓梯響」。若政府稱要本年內在深水埗、中環試行「限速區」所言非虛,編者確實為政府的能力,感到萬分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