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趙雨樂:正視美國對華政策延續性.中國政經改革待全面深化

習近平主席與特朗普剛剛在二十國峰會「達成共識」,加拿大就應美國要求拘捕了中國科技龍頭華為的「公主」孟晚舟。中美貿易戰、或曰二十一世紀新冷戰似乎無人再相信會輕易終結。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訪問公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教授趙雨樂。趙教授認為目前處於下風的中國很有必要自我改革,首先爭取周邊國家的支持,勿在鄰近地區造成「進擊的巨人」的形象。

雖然習特會之後二人都宣稱取得成果,但趙雨樂一言以蔽之:這場「大龍鳳」不會產生真正的談判成果。他指歷史上真正意義重大的談判,都在封閉的場所內雙方私下進行,而不是 G20 峰會這種多國場合。習特二人「夾硬」的握手只會讓人覺得越來越假。

趙雨樂分析認為,雙方都明白這一點,而中國明顯想拉攏「金磚國家」的支持,而美國亦打算在國際舞台上展示自己的力量。目前看來美國達到了目的,美國重申貿易保護主義,「下重藥、試底線」,各國包括「金磚國家」甚至歐盟都不敢出聲,等於「你再不滿又如何,我是欺負你,你能還擊嗎」。

中美目前有九十日的談判期,趙雨樂預料貿易問題可以基本解決,中國有條件擴大對美進口,多購買穀物和消費品;但「深層次矛盾」則是美國要保持世界科技龍頭的地位,並壟斷貿易規則,這是「誰帶領時代潮流」的問題。所以這邊剛剛「和談」,哪邊華為的孟晚舟被捕,他說「誰都知道和美國有關」,美國可以開動很多引擎來對付中國,包括法制上的影響力。

趙雨樂直言中美之間的長期角力已經展開。過去美國的手法較溫和,例如美國握有中國官僚問題的把柄,也只是在「莊園會」中私下和中國交流,指出「你的國內問題」,予習近平下台階,也使打老虎較容易。現在美國全面針對中國,甚至不太理性,往往把中國的底子揭出來公諸天下,「像脫衣舞一樣」,對中國造成很大殺傷力。可以說,中國無法摸清美國的底牌,美國仍可以隨時對付中國的任何人,這種不確定性是中國最難應付的。

其實九十年代中國經歷了台海危機,駐南斯拉夫使館被炸,顯示美國對華之強硬並非新政策。趙雨樂回顧說,美國的外交主軸一個是亞洲,一個是中東,兩者都有固定的常態。在中東,美國主要政策是控制石油、維持美元和石油的換算體系,從不讓步。任何國家如土耳其等一打算另闢渠道,美國就出手打擊。儘管在「反恐戰爭」時期以恐怖主義為首要目標,但對美國來說極端宗教、恐怖主義都有牽制作用,始終不變的目的仍然是石油。同樣地,與其說美國「重返亞洲」不如說美國一直存在,只是在「反恐戰爭」時收縮了戰線。特朗普只不過延續了美國政策,他批評奧巴馬的口徑是後者「不能把握時機」。所以趙雨樂表示,經過「特朗普的洗禮」,我們眼睛應該雪亮,明白「美國何嘗改變過」。

面對美國的進逼,中國是否要暫緩過於進取的政策?但趙雨樂指出,中國一直奉行由上而下的政策,提出「中國 2025」等指標本來欲證明「黨的領導絕對成功」,現在若果煞車,將對統治威信帶來極大打擊。他相信北京會「中間落墨」,以「意識形態」的話語例如「小康」來取代「中國 2025」這樣的硬指標,以維持國民滿足感。

趙雨樂表示,中國不是突然崛起的,一路艱難走來累積了豐富經驗,今日也可以應用。原本在東海和南海,鄧小平提出的「共同開發」頗受周邊國家歡迎,只因日本把釣魚島「國有化」才使關係中止。現時中國正盡量透過經濟利益來與日本解凍,而日本內部亦確實有經濟需要。在東南亞,趙雨樂提及周恩來在萬隆會議上建立的亞、非、拉之間的人民感情,指中國今天也應該致力令馬來西亞、泰國等相對親華國家認識到中國的意圖只是經濟而不是政治。近年北京大力提倡一帶一路,趙雨樂認為中國須了解周邊國家的想法,應推出「優化版」不再強調中國的貸款優惠,因為對方只會覺得是陷阱,中國成為債主,他指一帶一路「優化版」應該回到周恩來的路線,少計較經濟收益而首先共同開發,讓對方真切感受到好處。對於中國這種外交上的措詞問題,趙雨樂認為原因在於中國領導層近年由於經濟發展迅速而「飄飄然」,「有些說話講多了」。雖然中國恆常有「五年計劃」公布發展方略,但現在涉及外交的話最好「不要講得太盡」。

具體來說,趙雨樂認為當前應首先利用日本的合作資金,開拓東南亞,為當地帶來發展。其實近年公布「南海和平守則」之後,周邊一些國家已經接受,問題是美國會利用不同議題繼續試探中國底線,貿易問題可以化解,但回到領土問題上,中國就較不容易迴旋。

另一方面,美國對各國政府總有施加影響的方法。菲律賓阿羅約夫人與中國友好,接著入獄;馬英九與大陸親近,就有司法爭議;盧武鉉和北韓友好接觸之後跳崖,日本首相鳩山由紀夫親華,並提出普天間美軍基地搬遷問題,結果黯然下台。對此,趙雨樂主張中國檢討外交模式,不宜再以「人」為對象。正如中國對北韓就假設金家三代對華保持友好,但趙雨樂表示人會隨著歷史潮流而改善,對方可能「轉頭又和美國握手」。與其建立領導人的個人關係然後擔心「情變」,不如塑造制度性、經濟上的關係。

趙雨樂也不諱言中國的政治制度被各國詬病,他形容中國正處於十字路口,如果政治、外交「陽光化」,至少不迴避政治問題並表示願意改善,就可以讓美國的盟友感覺得和中國友好並不是什麼破天荒之事,中國不是「進擊的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