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老兵抗議政府被鎮壓.從革命無罪到「守法」至上的話語嬗變

在中國,遊行示威的自由實際上並不受良好保障,而官方往往以「外國勢力、分裂勢力、暴恐煽動」來定性「群體性事件」,從而為強硬的遏制手段建立話語權。不過,有歷史榮譽的解放軍的現役、退役軍人似乎最不可能因上述理由被煽動,因此他們的抗議行動被認為真正代表了基層社會對官方的態度,而由於其組織力和戰鬥技能,他們也深為政府所注視。今年 10 月在山東平度的老兵抗議及鎮壓事件,在央視罕有的得到長篇的報導 —— 在過去,老兵抗議事件雖然屢屢發生,但鮮有官方的詳細報導。

 

官媒:老兵煽動挑唆暴力

  1. 今年 10 月,山東平度市發生了老兵抗議事件,從 10 月 5 日起,多名退役老兵從各地集結至山東平度,指控地方當局攔截老兵上訪及加以毆傷,他們要求政府道歉,並改善老兵待遇。事件很快被鎮壓,但中央電視台直到本周日(12 月 9 日)才作罕有的、長達七分鐘的報導。官媒指,當地人民大會堂廣場一度聚集了約三百人,發起者發表現場演說,是「煽動挑唆暴力犯罪」,又指發起者購買了百餘根木棍、十多個滅火器,曾向在場執勤警察噴射滅火粉末,且用木棍將警車車窗打碎。事件導致三十四名民警和群眾受傷,而十名涉案者則因涉嫌「妨害公務罪、故意傷害罪、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等而遭逮捕。至於老兵所稱的截訪及毆打一事,官媒反駁稱只是老兵故意「碰瓷」,實際上並無受傷。為防範事態擴大,警方在北京、青島等多個中轉城市的火車站和道路進行查截。
  2. 官媒否認截訪和毆打一事,目前媒體亦難以證實,但一般而言,民眾普遍相信粗暴截訪仍存在。在網絡上,我們能輕易搜尋到各種相關消息,而即使按照內地正式媒體的報導,早在 2012 年北京已對河南省的暴力截訪者進行審訊和判刑,又揭露有官方背景的「安元鼎保安公司」在天子腳下的北京設置「黑監獄」,與各地方政府簽訂「特別護送合同」。此案曝光後至今,網絡仍不時傳出「被消失」的消息,令民間輿論認為類似情況不是孤例。
  3. 參與這次抗議的青島傷殘軍人李青向英國媒體表示,只因有老兵在前往北京上訪的過程中被地方公安人員攔截、部分更被打傷,他們才來聲援,而他們被驅散後,多數已經回家或撤離至周邊地區,但亦有多名老兵被捕或受傷送院。遠道從遼寧來的老兵闞春雷亦表示,他們都是自發來聲援的,「有東北三省的、河南、浙江、福建的,還有『兩參』人員和職業兵」。「兩參」指參與過戰爭和軍事試驗。
  • 山東平度現場
    o 181210 a1a

 

老兵:我們是黨員,不是罪犯

  1. 官方面對老兵的抗議,無法使用「外國勢力、分裂勢力」等大是大非口徑,強調的是「法治、秩序」。央視指,這些抗議者「背景複雜」,而存在「極少數有犯罪前科人員」參與襲警,央視播出疑似抗議者的電話錄音,其中稱「打死一個算一個,多打死幾個震驚全國」,並評論指「表達訴求… 須在法治軌道上進行」。《解放軍報》的評論則稱,極少數人打著「退役軍人」旗號,違法犯罪,擾亂社會秩序。中央政法委微信公號「長安劍」評論則指「退役軍人」的旗號不是違法犯罪的理由,不是「免死牌」。
  2. 然而,這就把譴責的格局限制於「內部矛盾」的範疇,而民眾對於內部矛盾,一般較同情抗議者。在平度事件中,網絡流傳的視頻顯示有當地民眾給抗議者送來飲食,似乎不認為對方侵害到自己的生活。同時,民眾未必認為在任何情況下都必須嚴守法律,何況政府對老兵、特別是負傷老兵的安置有時並未依法兌現。在今日中國,政府不依法承擔責任並不是令人驚訝的特例。過去一般是由於貪腐,現在雖然貪腐有所收歛,但當局未能重建官僚的合理利益體系,則使地方官員失去動力和使命感。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近日撰文《如何整治官僚不作为?》,就提出類似觀點。
  3. 今年 6 月,同樣由於老兵聲稱被打,百餘名老兵從全國前往江蘇鎮江進行抗議,一些抗議老兵舉起紅色標語:「我們是共產黨員,不是罪犯」。即便如此,這場抗議亦被鎮壓,有報導指三名抗議老兵死亡。
  4. 美國迪金森學院學者 Neil J. Diamant 表示,早在八十、九十年代,原本有安置老兵的功能的國企在私有化浪潮中被大規模變賣,而老兵則被後來的老闆視為累贅,遭到解僱,而到了今天,老兵又因社會迅速現代化,在強調高等教育和專業技能的市場中很難就業。他認為中國把老兵問題推給社會,而缺少一個國家級別的退伍軍人組織,反之,美國《退伍軍人權利法案》(G.I. Bill of Rights)是美國退伍軍人協會推動的。不過他相信,這類組織在中國很難實現。
  5. 中國軍事法學者曾志平則表示憂慮,他認為老兵不能一直抱著「政府要對自己負責一輩子」的想法。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也是退役軍人,他在微博表示:「社會機構用人多向老兵傾斜很重要,老兵個人自強不息,不躺在服役的功勞簿上,而是建立終生奮鬥、進取的思想,尤為重要。」
  6. 今年,中國人大通過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組建退役軍人事務部,同時,這次央視一反常態,高調報導、譴責而不是淡化,皆顯示政府認識到退役軍人問題不可忽視,也無法在互聯網時代壓下消息。可正如上述,對這種不可轉移的內部矛盾,官方只能複述「法治、秩序」,但這樣恰恰逆反了共產主義的革命傳統,甚至違背法定的集會示威自由,暴露了官方意識形態的危機。近日,江西共青團的文章評論當前的法國抗議浪潮並提及巴黎公社,將之形容為「武裝叛亂」。這種背叛馬列主義和所有建國領袖的話語,即使不是口徑,也是一種徵兆,無法不令人猜測中國未來的意識形態走向。
  • 江西共青團對巴黎公社 —— 人類首次社會主義政權嘗試 —— 的描述
    o 181210 a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