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張靜文:推廣青春版牡丹亭.白先勇毋忘香港角色

白先勇在我們心目中,可能只是中學年代課本上的匆匆一瞥,但原來他除了是文學家,在中國藝術的版圖上還有很多足跡,近年中港台三地的崑劇發展就少不了他的影子。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訪問了崑劇演員、前主播張靜文,聽這位崑劇迷細道白先勇先生與香港藝術的點滴,並且深入到中西方文化話語權的範疇。

張靜文首先向我們介紹了白先勇先生與崑劇藝術的一場邂逅。他化用經典劇目《牡丹亭》的最經典部份創作了「青春版牡丹亭」,把傳統及當代美感結合,在國內外掀起了一場藝術旋風。接著他更負起推廣藝術的角色,到北京大學及北京其他院校進行合作,傳授現代崑劇,使「青春牡丹亭」進一步擴散,相關劇目已在內地進行了十多場演出。在香港,白先生也在中文大學負責了五年崑劇課程,使青春版牡丹亭進入本地校園。張靜文覺得香港青年也有心、有能力傳承這門中國傳統藝術。

大家也許沒忘記白先勇先生是原籍廣西的台灣人,而由於歷史,當代台灣文化主要受華北和江浙影響,何以白先生卻獨鍾崑劇?張靜文解釋,中國歷史上的劇種多達三百幾種,但不少都脫胎自崑劇,後者常被稱為「百戲之母、百戲之師」,超然於眾,而京劇雖是「國劇」,但大師如梅蘭芳也一樣專精崑劇。從藝術評鑑角度看,崑劇的特色是規範,相較於粵劇靈活、爆肚,崑劇細致得連手指、目光都「執得好緊」,有一套格式和格式背後的理念,藝術內涵精致之餘,新演員也不會無所適從。不過她又比喻,這種規範並非「俾份 Notes」你,而是一種處處可感受的言傳身教,心靈感通。再者,崑劇劇目的文學性一般較高,經典如《牡丹亭》正是近代大師湯顯祖的文墨。所以她引述白先勇先生的評價:最美的藝術包含了「美」和「情」,而崑劇就以最美的形式,述說中國人最真的情感。

說了這麼多都是白先勇,那張靜文自己和崑劇有著怎樣的故事?正式學了六年左右崑劇的張靜文笑說自己很具表演慾,希望跳舞唱歌演藝和服裝藝術,而崑劇正好一次過滿足,「好正」。

更讓她感受深刻的是傳統的師徒制。她直言老師「好傳統」,威嚴,彈多過贊,甚至要處處服侍,這種現代人也許覺得迂腐的師生之道,「一旦深入其中」形成長期關係,能令人慢慢感受到老師如何看世界,如何看一門藝術,藝術如何成為其生命一部份。這種屬於生命、生活自身的體驗,自非「兩個鐘鋼琴課」所能感受的。她直言在香港沒有獲得這種體驗的環境。

  • 白先勇介紹近日香港中大上演的崑曲
    o 181207 a1a

如果要比較中港台三地的傳統藝術環境,張靜文認為內地和台灣都較香港好。首先是演員能夠專心一致,內地有各地的崑劇團,得到國家支持,演員以藝術為全職,不用擔心生活問題也不需要抽身應付行政工作,上班就是演出和排練,台灣國光劇團則是京劇和崑曲兼顧,在保留傳統之餘也研究創新。反之,香港演員要自己申請經費、寫報告,之後還要包辦簽證保險機票酒店。另一優勢則是兩地的劇團「都有自己個竇」而無須四處覓場地。張靜文笑著回憶「擘大眼就可以排戲,十分幸福」,也刺中了香港土地不足的痛處。

社會文化方面,兩地不像香港那樣對戲曲陌生,大大小小的劇社並不鮮見,例如上述的北京同學即使未演出過崑劇,都有「京崑社」的經驗。香港除了缺乏較普遍的戲曲文化,連樂隊也難尋。她表示,劇團需要與樂師長期合作,例如梅蘭芳就有「跟一世的樂師」,由於香港缺少樂隊,每次演出都不得不在內地邀請,並再安排一遍保險機票酒店。所以她慨嘆香港演員無法全心投入練功、創作,而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卻連一個完整的崑劇團都沒有 — 崑劇已是最規範化、標準化的中國劇種了。

  • 香港演員無法全心投入藝術
    o 181207 a1c

香港未流行崑劇,有著幾種原因。張靜文覺得,首先因為香港的文化主要就是廣東文化,粵劇深入人心,但較缺乏中國其他地區文化色彩,而崑曲的口音即使連內地一般觀眾亦不一定聽得明白。此外,崑劇用文較古雅,亦與粵劇大異其趣。

張靜文更指出香港的文化整體氣氛「崇洋」,即例如「九大藝團」只有中樂團是中國藝術,其他都是西方藝術。她還提及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的官方英譯爭議。不少人主張用「Chinese Opera」而不是漢語拼音「XiQu」。張靜文質疑,中式戲曲包括「唱做唸打」,不同於 Opera 集中在歌唱。既然 Opera 不能準確代表戲曲,何妨用「XiQu 」,正如英語把壽司叫「Sushi」而不是「Rice and fish」。她擔心的是,港人就此放棄了自己文化的話語權、詮釋權。類似地,她提及有朋友得悉她從事戲曲就問「你做咩去做戲曲?」,她覺得如果說自己想做鋼琴家,就一定不會引起這種反問。

許楨從一個更歷史感的視角,指中國美學在宋、明時代已達到高峰,後世卻走下坡,越來越不理解以前的文化,正如民國時期的學者批評中國人喪失了審美能力。從這個角度,白先勇先生一而再來港推動戲曲,看來他沒有放棄大眾,也不認為香港就是一個文化沙漠。張靜文也覺得,香港以創作環境而言,比內地、台灣更自由而百花齊放,只要政府願意重視,不論戲曲還是其他藝術在香港都能得到發展。

  • 戲曲中心譯名之爭:正如英語把壽司叫「Sushi」而不是「Rice and fish」
    o 181207 a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