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伍廸希:這次選舉沒一個人代表草根階層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在本周日舉行。如今,選舉已進入「大直路」,各候選人加緊宣傳,主要候選人如陳凱欣、李卓人更已宣布選情嚴峻。作為史上第一個同一年兩次補選的獨立候選人伍廸希如何自處?在補選的最後衝刺階段,伍迪希接受了本報專訪,談談一路走來的心路歷史,以及從政的目標策略等。

 

我只是把選民的心聲組織起來

  1. 專訪的地點位於佐敦一間酒店咖啡廳。伍迪希笑稱,在他走到咖啡廳的一段路上,不少人主動跟他打招呼,而他昨天在油麻地擺了兩個易拉架,播放電視辯論片段時,有市民走過來,說了句「在香港不能幻想有個像你(伍迪希)這樣的人在選舉論壇出現」。伍迪希對這番話的理解是,他的出現令選舉論壇產生某些戲劇張力,令人不相信這樣的政治人物會真正出現在一般市民面前出現。「伍迪希就是帶給這個選舉不少驚喜。」
  2. 伍迪希指,有市民讚賞他在論壇的表現,可能覺得他作為一個普通市民,能夠面對全港市民並較連貫和有系統地講出市民的「心底話」,而市民大多手停口停,就算對時政有一套想法,都「沒有時間」把它們組織起來。他強調,自己只是反映想法,當中不涉及發明任何想法、理論,他比喻「出色的文學家亦不過如此」。
  • 自製 T 恤
    o 181124 a2a

 

香港有多少自由,視乎對中國有多少用

  1. 伍迪希相信,在選舉論壇是可以聽到真話的,他呼籲政黨「要叻 D」,不要再互相拋出那些「陳腔濫調」,而應該認真思考更多創新的策略「去玩這個選舉遊戲」。環顧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效管治的地方,「只有香港玩到這個遊戲」,香港人應該把它(制度)玩好,「令內地預知自己的發展道路」,那麼國家才會尊重香港,才會繼續讓香港發揮其特殊的角色,而這種角色,正是港人的自由所繫。否則,若良好的制度在香港人手上不斷因互拋「阿媽係女人」、欠缺新意的政治宣言而逐漸失去其對中國的參考作用,或曰「利用價值」,香港人的自由就難有保障。伍迪希指出,香港人擁有多少自由是由國家決定的,甚至經濟角色都要服膺於國家的發展策略。任何情況下,香港都不能獨善其身。
  2. 說到自由,不少人會將《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與港人的自由對立起來。伍迪希承認九十年代後出生的年青人的成長背景沒有任何國家安全意識的薰陶,但他認為立法不用太嚴苛,國家安全立法並非要給警察一套「周圍拉人」的法律,而是要讓社會知道「底線」何在,而要達到這目的,立法也是最合適的手段。他覺得,若以中華民族的角度立法,建立了港人對中華民族一份子的認同,港人作出「分裂國家」抗爭的機會將會大減。這正是伍迪希認為現在是立法合適時機的理據,而立法程序及細節只是憲制技術問題。
  3. 因應近年中美兩國磨擦加劇,香港若及早立法,正是主動表態願意站在國家一邊、讓北京釋疑的重要舉措。這樣,香港的特殊性才可永遠延續。他重申,香港的特殊地位並非來自西方國家的予奪,而是中國對自身安全的權衡,若有一天國家認為香港不再安全,可以隨時將這種特殊地位轉移給其他城市,屆時西方亦自然不會再透過香港與中國交往。他形容「整個局都是由中國單方面作主」,所以香港沒有任何選擇,只得盡快立法。
  4. 有指不少港人因害怕美國將貿易戰波及香港,而不想在此敏感階段討論二十三條立法。伍迪希認為這種想法「天真」,任何國家與中國做生意,都要透過中國指定的渠道,而他重申香港的特殊地位從來都由中國定義而非西方。他指出,自「新中國」成立,毛澤東已有「長遠發展充分利用」的香港策略,因當時中國需要香港這個緩衝。可見香港的角色由中國安排。他批評,部份政客為了自身利益而鼓吹民眾恐懼西方的舉措,他又指中國前景並不算嚴峻,中國佔全球人口兩成,內部需求已足以支撐經濟。
  5. 伍迪希重申,2003 年的二十三條立法版本已經足夠。他相信,若大家都知道要尊重國家,法律成為了必須遵守的道德底線,則法例的鬆緊都不是重點。他認為只要這樣「國家就會安心」,而一些港人被誤導,認為中央一定要「嚴刑峻法」。
  • 香港的自由,端視乎香港的作用,不論政治還是經濟方面
    o 181124 a2b

 

中港矛盾是利益集團引導出來的

  1. 這就是為什麼伍迪希批評候選人之一李卓人向選民「販賣恐懼」:不想要廿三條,就要投票給他。伍迪希直指這只是選舉策略,選民雖然容易選擇,「但對香港不好」。不過,他又斥另一候選人,代表建制派的陳凱欣,指陳凱欣所稱「現時就二十三條立法不是時機」是模糊化問題焦點,而陳凱欣的口號是「政治放一邊」,但他說二十三條其實已經被「放低一邊」很長時間,而現時民生卻也未必比 2003 年前更好。他相信,「政治越放一邊,民生就越難解決」。
  2. 中港矛盾也是另一政治主軸。伍迪希指,香港的政治問題被演繹為中港矛盾,但大部分其實是香港內部的問題,他認為經常販賣中港矛盾恐懼者,都因維護自身利益而拒絕變革,而這樣的話香港自然不能釋放潛能,最終停滯不前。以大灣區政策為例,他指反對派經常稱「高牆與雞蛋」,但他認為現實是「雞蛋自己建構起高牆」,皆因從中港融合得益的人不出聲,故意顯得「沒有得益」者的聲音大,於是市民就漸漸相信政府一事無成,「好似無做野」。
  3. 他認為,香港政府效率沒有太大問題,只是政治領袖沒有領導能力。就這樣,在政府和普通市民之間,少數的利益階層透過政黨 —— 專業階層靠民主派,商界則靠建制派 —— 拼命將來自外部或從政府流出的利益再向內「抱團」鎖住,導致成功滴漏到基層的利益越來越少。「這都是香港的內部矛盾,中港矛盾只是拒絕改變的藉口」,伍迪希認為,今次補選沒有一名候選人有心幫助收入最低 40% 的草根階層,沒有人為他們的利益著想。
  • 建制派代表商界利益,泛民代表專業界利益,都是利益
    o 181124 a2c

 

帶給選民希望

一年內兩次參與補選,伍迪希坦言這一次補選的壓力最大,「傳媒報導自己多了,就會要求在公開場合表現更好」。他又指,不排除繼續參選,如果情況許可,甚至不介意每當選舉「就走過來」,給選民帶來正能量,令選民不斷有所期待,「嘩,又係你啊伍生」!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候選人包括:馮檢基、李卓人、陳凱欣、伍廸希、曾麗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