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林正財對談:人口老化不可怕 社區變革有可為

家有一老,咁點算好?數據不騙人,人口老化已經不是一個抽象名詞,而是我們身邊正在悄悄發生的事。今日的政策制訂,將決定我們老去的那一天的如何生存。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訪問行政會議成員,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林正財醫生,探討社區醫療、養老政策,還觸及了香港人比較忌諱的終老死亡話題。

 

乏規劃,長者困於市中心的小監獄

  1. 一般人可能覺得安老是政府責任,不過林正財認為安老不能單靠政府解決,政府只能做小部份,但要靠政府帶領社會討論,反過來說,若政府內部自己討論過就以為深思熟慮,則亦不足夠。
  2. 許楨提到近年政府積極宣傳的居家安老計劃,林正財以上述「大社會、小政府」的角度分析,說政府在醫療、福利、服務等方面已經訂立了方向和政策,開展了工作,其實已扮演了政府的小角色,不過最大角色是社會,可是現在商界和民間的關注和討論都不夠。他作為行會成員,努力在傳統醫療界以外和各界別商討,例如發展商的屋苑設計、營運模式,都將影響未來長者的生活,而對方往往直言「第一次聽到」這方面的考慮。另一例子就是今日一些長者住在無電梯的舊樓,難以落樓又無錢搬遷,人又老樓又老,彷彿在「市中心的小監獄」。他表示,現在社會已「聽到少少聲音」,但今日的規劃要十幾年以後才見效,因此他不無擔心。
  3. 論香港各界,似乎金融界嗅覺最靈敏。林醫生表示,安老不只是福利、派錢,香港不少市民、特別是如戰後嬰兒潮一代較富裕,若有合適的金融產品就能自行承擔;固然社會應該建立安全網,但這方面他不擔心,舊有的模式已經可行。他稱,現時逆按揭、年金計劃等,將長者手上資產化為固定收入,能分擔長者的「長壽風險」,即「不想咒自己短命,但怕自己長命」;公共年金計劃亦是政府行為帶動私人市場的好例子。他還建議推廣長期護理保險,畢竟主流保險只覆蓋入院治療等,但有 10% 長者需要長期護理,惜目前香港缺乏討論。
  • 若長者不能落樓,就像囚禁於「市中心的小監獄」
    o 181119 a1a

 

用政府舊方法,到時醫療早崩塌了

  1. 最近有報導指,食衛局按去年施政報告建議,在葵青籌備首個地區康健中心。林醫生形容,康健中心的模式其實在「顛覆」現存醫療系統,是重要的政策改變。過去「傳統」的現代醫療靠醫院、專科、專業人員,但面對人口老化、以長期、慢性、非傳染疾病為主的病患,即使僅考慮硬件,若僅按現有模式增量供應,既追不上亦未必適合。這是危機亦是契機,因為這些患者主要是血壓高、糖尿等,透過科技大部份有能力自我管理,這是基層醫療的發展方向。香港「曖昧」的是,街上有很多醫生,令人以為存在基層醫療,但基層醫療講求三點,一是預防患病,二是病向淺中醫,減少併發,三是復康護理,例如中風之後的復康可以減少入院需求,而香港街上的醫生都滿足不了這幾點;政府在這方面所撥資源較少,停留在「有病看醫生」的層次。
  2. 面對長者基層醫療,林醫生的建議是,首先勿再「專科化」把病人分割,其次是「醫社合作」,譬如長者因缺乏家人照顧,不能定時食藥,就是一個社福問題而不是疾病問題,故醫療和社會支援需要配合。第三是地區為本,他形容政府喜歡「在地圖上劃一點」,然後建築一些實體出來,假如在天水圍展開預防工作,建一個「很大的中心」,其實果效成疑,因為長者生活圈可能只是一公里,這樣的中心想去都未必去到。故政府要滲透小區,了解區情,包括人口和族裔結構及交通,與老人中心、社區中心結合。現時葵青籌備的康健中心雖然交通方便,但仍有五個「衛星中心」,是當局落區調查後、發現五個當區的小區生活圈子而決定設立的。
  3. 然而,土地始終是香港繞不開的問題。林醫生比喻說,問題正如配藥,除了藥方要正確,劑量也要適合,同樣地,政策方向和落實的手段都不可忽視。覓地方面,他主張政府與民共議,同時不要受政府傳統規範,否則「先試一區,兩三年後再檢討,再擴展去其他區,再慢慢找地方,結果要十幾年,到時香港由老化城市變成超級老化城市,醫療系統早就崩塌」。目前葵青中心像商店一般租用場地,至於其他區,政府也準備能建則建,否則就租用地方。
  • 林正財:按政府慢吞吞的做法,等到擴展完康健中心,醫療系統早已不支
    o 181119 a1b

 

港人把死者掃進地氈底

  1. 生老,病死,每個人都必須經過,但香港人似乎較忌諱。許楨指出香港九成多人的生命最後一站是醫院,冠於華人社會,也比西方高。林正財醫生更坦言,香港在這方面很落後,以社會學角度說,是「香港人集體迴避死亡」,其過程不討論,不進入視線,還要「掃進地氈底」,於是九成三的人在醫院死去,而剩下的 7% 其實都是意外或猝死;就連殯葬,九成九市民都覺得「只能是那幾間」。他說「幾十年前不是這樣的」,自己在錦田農村長大,常見某人家門口的喪事,以至停棺在家中。他強調香港現況不屬於中國文化傳統,也不是政策引致的,是有趣的社會學題目,但肯定不是心理、社會層面的健康現象。甚至,香港所謂「凶宅」的概念也較畸形,一個人如果死在家中,不論如何離世一概都構成凶宅,造成惡性循環,讓人忌諱醫院以外的死。許楨就引述台灣朋友說,若老人在家中安然而去,應該是福份才對。
  2. 因此林醫生希望,「將死亡放回陽光下」。目前而言,法例、服務的改動可於短期內做到。十幾年前,法改會建議就「預設醫療指示」立法,惜當時社會未接受而未成事,但今日社會已較成熟,如戰後嬰兒潮一代已經自己試棺材,林醫生形容,反而是長者自己發動聲音,主動尋求「好死」。在法例配合下,社會是時候推廣「ACP,advance care plan」,即「預設照顧計劃」,當一個人感到人生到了晚期,就坦然與身邊人討論最後一程,例如在哪兒離世、做不做急救、插不插喉,與身邊人形成共識,畢竟屆時執行的是他們。
  • 許楨:老人在家壽終,應是一種福份
    o 181119 a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