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右翼上台或成拉美大氣候,一帶一路又遇阻力

巴西大選剛結束,有「巴西特朗普」之稱的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以 55.5% 的得票率當選總統。分析家擔心,多年以前拉美的強人統治會重臨,而各國的左翼政府會進一步敗陣下來。

在內政層面,主要的憂慮是法治被踐踏,以軍警力量遂行強硬統治。美國華盛頓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學者 Mark Weisbrot 預期,博爾索納羅在競選時的一些口頭威脅,例如直接殺死疑犯、監禁或放逐左派人士離國,並不是虛言,而會真正成為政策。他形容,博爾索納羅會成為南美洲版本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讓軍警肆意而為,使大量公民死於軍警槍下。國際危機組織的拉丁美洲主任 Ivan Briscoe 則解釋,美國社會結構穩固,特朗普的強硬政策或許是笑柄,欠缺執行力,但巴西是一個劇烈變動的社會,而當獨裁專制領袖掌權,公民權甚至人權都難獲保障。

在大國博弈層面,我們看到特朗普透過 Twitter 立即就強調他與博爾索納羅通了電話,相談甚歡,還直言兩國將在軍事、貿易上密切合作。博爾索納羅近日批評中國「買通」巴西,儘管中國帶來巨額的直接投資、融資、金援,而且與美國不同,中國對受惠國基本不干預內政。分析指,美國不會放棄這個機會,將支持拉美右翼政府以民族主義情緒抗拒中國的影響。同時,Mark Weisbrot 相信華府會把握此時機,進一步解決拉美剩下的、反美的左派政府。阿根廷專家 Pablo Seman 亦指這是美國抗衡拉美反美傳統之策。

較早前,哥倫比亞右翼政府上台,因不滿南美國家聯盟(UNASUR)的跨國管治架構而宣佈退出,使這個仿傚歐盟的組織瀕臨崩潰。今日巴西作為南美最大國,右翼上臺將更進一步改變南美政治氣候,人們把這預期中的變局稱為「博爾索納羅效應」。首先受衝擊的將是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倘巴西像美國一樣不滿國際秩序,南方共同市場恐遭遇 TPP 一樣的瓦解或萎縮危機。這將反過來促使相關貿易夥伴 —— 阿根廷、烏拉圭、巴拉圭 —— 的右翼抬頭。不過分析指,各國有其內在脈絡,不能太高估「博爾索納羅效應」,好像美國學者 Shifter 就表示南美各國的反應「不一定這麽極端」,相信國會的傳統黨派仍能抗衡。

實際上,拉丁美洲的民族主義情緒在當代以來一直不高漲,或者說,是一種泛拉美的、基於反美的認同。自從智利總統阿連德(Allende,又譯阿葉德)在 1970 年當政以來,這大洲的左翼就在各國逐漸冒起,並在九十年代後達高峰,即使蘇聯崩潰,也並未被另一種社會紐帶取代。《劍橋拉丁美洲史》就認為當時的拉丁美洲左翼比起其他地方,處於相對有利得多的形勢中。同時,拉美亦不像歐洲那樣因移民、難民而產生排外情緒。因此,分析認為近年的右翼是內生的,是城市化、現代化所產生的身份認同。在此社會環境下,中國推進一帶一路,即使不幹預別國內政,也會碰壁;相反,如果中國主動幫助改革社會,起碼對南美國民而言,或許更受歡迎。不過我們很容易理解,「輸出革命」已成中國不太可能的選項,哪怕不是武裝革命而是社會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