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馮檢基:泛民欽點,和建制派有咩分別?

馮檢基和泛民的「恩怨」,似在九龍西立法會補選裡大爆發。按馮檢基所述,民主派早在匯點、港同盟(二者是民主黨前身)時期,已經對他和民協雙重標準了。此外,談到房屋問題他又批評陳帆拒絕會面,稱自己「一出手」就有成千上萬的過渡性房屋。

 

欽點的泛民,和建制派無異

  1. 先說選情。劉小麗報名初時,馮檢基沒有進行競選宣傳,而是主力反 DQ,反對「行政架構侵害選舉權」;直到劉小麗真的被 DQ 他才開始付印自己的宣傳品,他表示不想預先印好,因為他不排除劉小麗能夠入閘,屆時就白花錢。
  2. 馮檢基重申泛民「反民主」,形容他們欽點 Plan B 行徑就和建制派一樣,「陳凱欣一出,(經民聯)梁文廣就無得出」,同樣的,本來三、四月時劉小麗會見不少「後生仔」,物色 Plan B 初選參與者,後來李卓人一出,「就把後生仔們㩒低」。他話有所指的說「後生女(陳凱欣),應該有點理想」,不過他更批評,建制派一直是這樣而已,但泛民根本在倒退。
  3. 適逢特首提出一千七百公頃的「明日大嶼」計劃,忽成了泛民選舉的彈藥,遊行人數達到一萬,以「單一議題」為號召而言,算是非常不俗。對於這個泛民的「共同立場」,馮檢基似乎有保留。他申明,填海造地不是唯一出路,基本上反對現時方案,但他反而強調九龍西選民面對的四大民生問題:一是住,他說九龍西是劏房黑點,深水步是「黑中黑」;二是長者服務,三是醫療,四是教育。這些是一般街坊更關心的問題,「一些老街坊,和他談大嶼他都不知是什麼」。那麼,他會否覺得泛民利用了填海這個「方便」的、不用太落地的議題?馮檢基用另一個角度回答:這是即時話題,他要即時回答,他只能說填海不是唯一方法,有其他更快、更好的方案。
  • 馮檢基:九龍西選民更關心「住」,深水埗是劏房的「黑點中的黑點」
    o 181021 a1a

 

基哥咁睇得起林鄭?

  1. 其實馮檢基對房屋問題有心得。本報訪問過公屋聯會前主席王珅,他指港英政府一直填海造地而不管市況如何,但曾蔭權時期停止造地,才造成今日問題。馮檢基異曲同工的表示,林鄭不必宣布「明日大嶼」這種大計,只需要恢復舊方針,漸進造地,那麼社會就「唔會咁覺」,不用擔心政府一次過花光積蓄「在一點上賭一鋪」;何況政府的確要分散風險,不能用單一方法,譬如若只開發棕地,一次過收一千七百公頃,同樣會面對原居民「同你死過」。
  2. 話雖如此,曾與英殖政府「砌」的馮檢基直指當年政府「怕惡勢力」,所以土地供應主要靠填海而不是收地。言下之意,似乎今日政府應該和「惡勢力」對壘?那他確實比較看得起林鄭月娥。
  3. 此外,馮檢基質疑林鄭為什麼談到廿年之後見效的填海就這麼堅定,談短期措施則否。他比喻說「現在出世個仔,到時都廿歲,這等於犧牲這一代劏房戶的童年」,並強調現時七、八萬劏房小朋友有需要。
  4. 解決辦法是過渡性住屋,可惜林鄭只靠民間力量,最多只有幾千單位,杯水車薪。馮檢基說「如果是我,我找到一萬個」,一個方法是組件屋,二是公屋重建和市區重建。這些重建項目從宣布到住戶完全搬走、動工拆樓,往往要五年,根本可以「這頭搬走,那頭暫住」,而每年涉及的單位數,市區重建是二千個,公屋則是三千。按他的方案,劏房戶輪候公屋滿兩年就應予入住,即使第七年才輪候到,也不過住在這些過渡性房屋三至四年。第三方案是,有些私人收購的大廈目前整個丟空,而且綿延整條街,有幾個例子甚至丟空十年以上,彷彿「死城」。這些單位如果租出去,按上述方案就已經「住了幾輪」。
  5. 只不過我們不難發現,林鄭很想靠市場來實現目標,因此才有「公私營合作」開發,而過渡房屋方面就建議放寬工廈限制,允許業主出租為住宅。然而,業主有何誘因出租作住戶而不是商業用途?如果沒有,林鄭只能攤手。同樣的,馮檢基建議的公屋輪候中轉計劃,需要跟縱每個住戶的輪候年期,屆時「五年」就不再是平均數,而更像給予市民一種預期和服務承諾,但總有高於平均的個案,屆時政府就會成為眾矢之的。從這角度,林鄭就不太可能把拋出了的波從私人市場手上接回來。這也解釋了林鄭急需東大嶼填海方案來作為政績,畢竟這是政府目前唯一能主導的做法。馮檢基抱怨,運房局長陳帆一上任,他就想約見陳帆,早在電話中講了幾個方案,但最終被拒約見。至今一年,他都未能和局長會面講幾句。

 

如果真有誰在「鎅票」,更應該是李卓人

  1. 說回選舉。馮檢基有信心他服務過的街坊支持他,不受網上傳媒的影響。至於網上的批評、流言,他認為自己如何解釋都無用。有稱他年紀太大,但他認為正正因為年紀大,所以有時做得更好。他不是不願給後生上位,但他希望後生「打出來」,打敗他,正如他今年初比喻的,像方世玉一樣打敗自己的同門,否則如何面對政界這個「森林中的野獸」?所以他不太贊成「讓位」一說,不是讓出來的。
  2. 至於最受爭議的「鎅票」問題,馮檢基指二零一六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中,李卓人在新界西輸了,而何君堯贏,新西泛民候選人李卓人和尹兆堅當年承認是雷動計劃所致,與馮檢基參選無關;二零一二年的選舉,民協的嚴天生本就獲得一萬幾千票,同樣出選新西李卓人當年沒有輸;四年後馮檢基代嚴天生出選,也只是取得這一萬幾千民協「鐵票」,故他認為李卓人是自己保不住自己的票而輸,談何「鎅票」?再者,二零一六年朱凱迪獨取八萬票,有人認為朱應該「分一點出來」,而朱回應「你話選民投邊個就投邊個咩?」,那為什麼我馮檢基就能分一點出來?總之,馮檢基直斥泛民雙重標準,一切為砌馮檢基。至於傳言他和葉國華「拍拖夜遊」,既是造謠又是歧視同性戀。雖然現在一些泛民攻擊他,一些沉默,但他都視作「同一班人」,不會區分「這是李卓人講的,不是李永達講的」。
  3. 那麼,馮檢基如何定義「鎅票」?他以民協前議員黃仲棋為例,指黃仲棋是完全的「民協人」,當初當選區議員時,馮檢基陪他一路家訪、叫咪,馮檢基毫不諱言黃仲棋的得票就是民協的,而黃仲棋也這樣一直成為了民協副主席。後來黃仲棋挾此本錢,在二零一五年和馮檢基同區區選對壘導致後者落敗,就才是「鎅票」。馮檢基稱在深水埗三十年,每次穩獲三至六萬票,如果李卓人和他主打相同議題,才是搶佔了他馮檢基的票。不過馮檢基認為,他們二人一個講勞工,一個講社區,各有各的票源,談不上誰「鎅」誰。
  • 馮檢基認為,他和李卓人沒有誰在「鎅」誰的票
    o 181021 a1b

 

識話我和民協,又不話匯點和港同盟?

  1. 馮檢基和泛民水火不容至此,既是選舉之爭,也是三十年來泛民對馮的積怨。天安門事件後,民協認為一國兩制下無可能和北京切斷關係,否定北京政府就即否定回歸,所以成了首個和北京接觸的民主派,當年三月魯平到港,他們就提出會面,促成了馮檢基「又傾又砌」路線。
  2. 民主派對此嘩然。不過馮檢基對我們抱怨:為什麼匯點在三、四天後一樣見面,就無人罵?如果有人指責他今日的辦事處是葉國華平價出租的,而葉國華是共產黨,那麼葉國華和匯點合組公司,買辦公室給匯點使用,如果像他們所稱一樣「早知道」葉是共黨,為什麼當年又接受、現在又不批評民主黨?其實當年北京動員議員反對彭定康的一些議案時,民協堅定支持,匯點卻反對過。反過來,如果民主派認為馮檢基是同一陣線的,為什麼現在選舉才出聲?這些質疑,歸根究底還是他所指的雙重標準。
  3. 從佔中到近日的遊行,泛民一直主導社會動員,那麼馮檢基會否還參加?他表示主要不滿的是欽點問題,而負責的是民主動力,故不會出席其活動,但不少遊行由民陣等舉辦,他就不會迴避;唯現時是「敏感的選舉期」,他「無謂去搞局,等於你生日,而你好憎我,我來賀你咩?」
  4. 馮檢基表示,現時的競選團隊多為三十歲左右,最小的是十七、十八歲,沒有四十歲或更老的,說明他的團隊也算年青,不是人們想像中的老餅。他說不要對年青人有偏見,年青人會接觸不同的領域,自己決定是否值支持,而支持了之後也會不同意,「撞到頭崩額裂」,然後重新選擇。這似乎暗示年輕人的支持不是泛民獨享的。
  5. 實際上,泛民現在的主流和基哥相比,後者也許更熱血。本報介紹過他如何佔領房署,爆格入軍營,這次我們提到他到廉政公署報案,有點超脫現有形象,他就笑說「未見過八九十年代的馮檢基姐」,那時他的角色是壓力團體,當然走「砌」的路線。不過他澄清,舉報的原因是涉及選舉刑事,而非梁振英那樣為了私怨而告民事。
  6. 在網上,基哥也活躍了。以前民協時代,朋友常對他說「亞基你唔好搞呢 D 人啦,唔好引人來罵你」,所以置留言於不顧;到今日,他個個留言都睇,還積極回應,希望釋除誤解。

(九龍西補選,陳凱欣、馮檢基、李卓人、劉小麗、伍廸希、曾麗文遞交了提名,劉小麗被選舉主任裁定不符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