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莫乃光:港府被內地企業老點、輕視下游產業化?

政府把中央政策組改為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即所謂創新辦。資訊科技界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莫乃光對林鄭「拆牆鬆綁」的政策抱觀望態度,他接受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訪問時表示,政府仍不了解本地創科的需要是什麼,只集中在上游研發,而部份原因卻是內地企業自身利益的遊說。

肯定董建華

  1. 屬泛民陣營的莫乃光,對董建華也不無欣賞的地方。他回顧這二十年,表示回歸前其實已經錯失了機會,當時香港的電子工業和台灣原本可以一拼,不過台灣政府後來大筆的投資,建立新竹科學園區等,使電子工業持續發展,而香港工業資金卻流出到大陸,追求廉價勞工,香港本地則因地產「太易搵錢」而無人繼續辦工業。他對許楨笑稱:若我們有十億會不會搞創科?我都未必會,地產實賺。
  2. 回歸後,莫乃光說「真係要俾點 Credit(肯定)給董建華」,因為隨著科網熱潮,董建華辦起了科學園、創新科技基金;只是做法不恰當,例如數碼港「慘在俾了地產商」,可謂一子錯,一世被指是地產項目。然而,若無科學園和創新科技基金,他指創科環境只會更惡劣,他一位電子工程的教授朋友對他說,自己的學生如果還留在香港而不是做了金融或銷售,十之有八都在科學園工作。
  3. 可惜曾蔭權只信金融,而當年董建華叫他負責數碼港,使他覺得「俾人跣」而不願推動創科,即使當年溫家寶主張香港發展為小型創科基地,曾蔭權也無動於衷。同時,香港公司由於科網股爆破和經濟蕭條,「個個散水或 Cap水」,變得短視。結果,原本比內地先發展一步的香港網絡企業無法壯大,遑論進入內地,現在「分一杯羹的機會都無」。
  4. 後來梁振英上台,只熱衷於政治,成立創科局也變了一種政治鬥爭。莫乃光解釋說,確實一些泛民凡事反對梁振英,但梁振英也一概反對泛民的建議,因此創科局長楊偉雄一上台,對 Uber 的態度就一百八十度轉變,說要「守法」云云。現在林鄭月娥上台,楊偉雄又轉了口風,支持林鄭「拆牆鬆綁過時政策」的主張。無他,莫乃光直言「老闆轉了」。
  5. 對於林鄭和創新辦,莫乃光有所期望,但只好觀望,因為總監馮程淑儀的職責不只是創科,而且前線公務員的執行力也是問題。他透露林鄭就說過「問題在公務員」,可是他質疑,林鄭知道問題但能否、會否解決?
  • 要肯定董建華
    o 180430 a1a

港府偏聽內地企業支笛

  1. 於是莫乃光具體的指出港府創科政策的問題所在。以他所見,政府的目標仍集中在上游研究。他不解的嘆道「仲使乜研究?新加坡點做,其他國家點做」,即接依循就是。外地、內地現在的政策是直接支援下游產業化,因為它們的研發鏈條已經成熟。反觀香港,創科企業仍然缺乏產業化的資源。
  2. 莫乃光解釋,他與 Google、Facebook、HP 等科網大企接觸過,了解到這些企業曾經滿世界拓展研發業務,最後發現不具效率,所以現在的研發工作一定在北京、印度等科研基地進行,這方面連新加坡也無法競爭,遑論香港。因此香港應該成為研究成果下游產業化的地方,而比較具競爭力的路線,就是小型、政策指導的市場,例如政策推動物流區塊鏈,可以保證採用某公司的產品,這樣企業才會進駐來。
  3. 問題是,首先政府歷來從不使用本地產出的科技。其次,公務員從不願嘗試,例如對於自動車就一直推說香港路窄,但莫乃光指,新加坡環境和香港不遑多讓,卻能研究出哪些道路可以試行,還能立法規管,香港則一邊說「智慧出行」一邊把有動力的載具悉數禁掉,「這關科技乜事,不想做而已」。他認為,如果政、商界能以「旋轉門」形成人才流動,政府就能制訂合適的科技產業化政策,可是香港人又是否接受得到?
  4. 莫乃光還道出一個香港只重研發的原因:中國內地的企業有部份項目不方便、不想在內地進行,例如怕「BAT」抄襲,有事起來,恐怕政府只會偏袒大企,因此希望在香港立項。這些企業和相關人士游說港府,左右了政策。莫乃光指,這些內地企業只然不會關心香港如何落實產業化鏈條,而它們的立場無可厚非,但這顯示出港府根本不懂本地的需要,因此,創新科技基本「廿年落不到地」。
  • 內地企業左右了港府,而港府不了解本地的發展需要
    o 180430 a1b

政策傾斜,老闆又賤

  1. 許楨問到,如果香港創科產業推動得慢,是否應該先引入外地、內地企業,引入外地人材為先,培養本地人材次之?而現時的「河套計畫」能夠達到目的?
  2. 對於「河套計畫」,莫乃光以新加坡來作參照,他指當地曾經有這樣的方案,以土地來吸引海外企業,但這些企業用盡優惠之後就去了馬來西亞等鄰近的更便宜的地方。因此,香港不能走降低成本的路線,否則和其他地區相比沒有競爭力,香港需要培養本地人材。
  3. 莫乃光設想,若外企在香港設公司,所聘的人不用很多,每年一百幾十就夠,當這些公司好像 Google 那樣,提供免費自助午餐,設休息遊戲室之類,讓同學們看到「Good job」,那樣就能提升本地新一代學習、投身這行業的願望。
  4. 至於輸入外地人材即「外勞」的問題,莫乃光指它不一定是負面的,如果「外勞」展示了「Good job」,而促進本地人材擴充,使行業蒸蒸日上,誰都不會介意。然而,環顧世界很多政府都力求製造「Good job」而香港政府從來不講,或許 3% 的低失業率讓政府以為問題不存在,於是十多年來大學生的薪金維持萬餘元水平,他笑說「夠曬穩定,對老闆來說」,是政策傾斜向老闆的體現。受到政策照顧,一些老闆就短視甚至「賤格、孤寒」,不願提供「Good job」,於是人們沒機會感受發展前景,於是「外勞」只會被視為搶飯碗而遭抵制,造成惡性循環。
  5. 若本地人材、本地企業最終起步了,但外企既已進駐,又如何競爭得過?莫乃光直言,以色列、新加坡現在的政策目標是培養本地企業,待它們有了業績之後,能夠賣給國際大企,香港也可以採取這路線。
  • 莫乃光接受許楨訪問
    o 180430 a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