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定男囚犯剪短髮,長毛輸了

梁國雄去年入稟高院,就他早前就懲教署剪髮提出司法覆核,法庭早前判長毛勝訴,及後懲教署提出上訴。法庭今日宣判懲教署上訴得直,而梁國雄則需付訟費。

高院去年裁定梁國雄就懲教署要男犯束短髮的司法覆案獲勝訴,並認為懲教署違憲和違反《性別歧視條例》,要求其更改沿用多年的剪髮規定。

  1. 上訴庭在判詞中提到,梁國雄提出的案例屬種族歧視,非等同今次案件中就兩性在社會上慣常的外貌標準,亦不能因而作出判斷。就有關歧視案例方面,上訴庭引用Baroness Hale的案件,提到有關四種直接歧視的元素,包括有差別或不太有利的待遇。故此,懲教署一方提到修剪長髮不僅是保安原因,亦包括需要合理的一致性和服從性以強化紀律(Maintain reasonable uniformity and confirmity to foster custodial discipline)。上訴庭認為,申請人未有就懲教署在社會的外觀標準作出挑戰,亦未希稱受到懲教署不平等待遇而構成歧視。
  2. 判詞又提到,懲教署的工作是令到囚禁者能夠培養紀律,即使有關紀律違反囚禁者的意願,而今次案件的邏輯同樣可適用在為何要分隔男女囚。故此,上訴庭認為申請人提出的案例在今次情況不適用,所以判懲教署上訴成立。
  3. 梁國雄回應裁決時指,上訴庭以3比0裁定懲教署上訴得直,稱對裁判不感到意外。他稱,懲教署作為公權力機構,囚友無論是否願意,不可能不接受其管制,這與男囚友是否需要被剪髮毫無關係,稱自己堅持認為,要男囚友而非包括女囚友剪髮是直接歧視,是不公平。梁國雄又指,上訴庭也認為懲教署如此做法「有些問題」,只是由於這不屬直接歧視,才讓懲教署上訴得直。他指自己當初提司法覆核時,仍是立法會議員,故他花了80萬打官司。如今本來勝訴但被懲教署上訴得直,鑒於如今已非立法會議員,若法援署不批法援,他就無法再上訴至終審法院。
  4. 梁國雄希望,法援署署長和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應該歡迎案件上訴至終審庭,因「一贏一輸」最終勝負仍未可知,加上案件有重大案例方面的意義,需要透過終審法院大法官就一件涉及直接歧視、間接歧視的案件,進一步釐清行政機關是否可以任意對囚犯施加限制、規矩。
  5. 梁國雄總結道,司法機關作為三權分立下的機構,理應根據人類「最新的文明」作出裁決。他稱以前自殺不遂也是罪,如今已非如此。

梁國雄在2011年因衝擊立法會遞補機制論壇而被判囚,服刑期間被剪去一頭長髮,出獄後提出司法覆核獲判勝訴。新守則原訂去年6月1日生效,懲教署其後提出上訴,獲准暫緩執行新守則。懲教署歡迎上訴庭判決,並指會依法執行有關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