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袁彌昌:把大大吹上天的中國無路可退,美國已贏一半

中美貿易戰,一時雙方談判,一時又放狠話,一時中俄歐合作,一時特朗普又和普京握手言歡,到底如何理解?對國際關係素有觀察的袁彌昌接受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訪問時表示,他以「新冷戰」的框架看中美貿易戰,只是香港「股市佬」把事態單單描述成貿易糾紛而已;他對整個態勢感到悲觀,希望中國保持靈活、清醒,先跟周邊國家和睦修好,才圖下一步。

 

誰把「新冷戰」僅僅看成貿易戰

  1. 袁彌昌認為,不宜把中美歐關係複雜化,過份重視歐洲在事件中的重要性,畢竟特朗普以「貿易體系對美國不公平」為由發動貿易戰,而美中逆差遠遠多於美歐,對中國開刀是正常的。至於特朗普之善變,既釋放善意又態度強硬,一方面是先禮後兵,一方面是避免中國的印象固化,美國想中國決策者保持「一絲希望」,以利討價還價,可謂計算過的一步棋。
  2. 不過,袁彌昌一直以「新冷戰」的框架來看待這場貿易戰,認為貿易戰只是「新冷戰」的一環節;而香港傳媒一般只講貿易,只因「Serve 股票佬需要,讓人覺得『只不過』是貿易問題,可談判可終結」。
  3. 為什麼中美陷入「新冷戰」?袁彌昌指出兩個分析方向。首先是中國國力追趕美國,又有廣泛的間諜活動,令美國感到威脅。其次是意識形態,好像冷戰時代不管對方強大與否,都要撲滅對方的意識形態以免影響自己。中美之間是否許楨所言,政治經濟宗教文化語言種族都差天共地?袁彌昌則覺得,中美兩國除了政治,其他方面都在互相影響,談不上意識形態的不可調和;原本中國大陸和香港都是兩套意識形態,但鄧小平卻把香港、大陸、美國拉上了合作關係,「呃了美國三十年」,可見中美在這方面可以共存。
  • 特朗普故意想中國對他抱希望
    o 180928 a1a

 

吹到習大大上天,無路可退

  1. 對於這場戰事,袁彌昌似乎整體悲觀。他評價特朗普「雖然係顛」,但始終有選舉輪替,有力量制衡,反而中國在收緊言論,「吹到習大大上天」,而一帶一路又和習近平本人掛勾,無論如何都要推進,反顯得美國彈性更大。不過他提醒,民主黨一向打中國牌,即使今年美國中期選舉甚至下屆大選民主黨扳回權力,美國對華政策都未必改變很大。
  2. 現時中國之所以仍能招架,袁彌昌相信是因為美國仍未好像凍結俄羅斯高官在美資產一般對付中國。然而,中國國內隱憂不少,充滿不明朗因素,特別是中國想透過一帶一路整合歐亞大陸的計劃,現時到了交叉點,六年以來功效成疑,但已投資這麼多,現在放棄就必失敗,打擊習近平本人。美國這時正好「釜底抽薪」,是不會輕易止息的,最多返回談判桌,毫無風險,只要不爆戰爭,美國已經贏了一半。

 

近交遠攻,與鄰修好

許楨指出,中美雙方在短期內都無法消滅對方,在此形勢下中國要如何突圍?袁彌昌認為,首先要強化中俄關係,並與周邊國家和睦,至於朝鮮問題,他笑說:「中國不出局,就已謝天謝地。」

  1. 袁彌昌直言,他對普京本人不抱太大期望,因為這人「由骨子裡奸出來」;不過,俄羅斯經濟萎縮,最近還須提高退休年齡,可見情形不妙,在歐美制裁、失卻歐洲市場的情況下,唯有依靠中國市場。同一時間,華北實行「煤轉氣」但政府卻未有準備,只好依賴俄羅斯天然氣。僅因這一點,兩國就必須合作,現時的隱憂是西伯利亞輸氣管建設緩慢,俄羅斯卻又不讓中國參建。
  2. 近日,習近平宣布對非洲多國援助、貸款約二百億美元,引起爭論。袁彌昌體諒到中國難處:陸路的「一帶」,伊朗被制裁,土耳其百病纏身,巴基斯坦貧窮得自身難保,海上的「一路」則因印度的「印太戰略」而受阻,唯有在遙遠的非洲、拉丁美洲開拓,而非洲也比較願意接受「中國模式」來發展。
  3. 可是,若果印度洋航線不安全,拉美如何發達也可能和中國隔絕。古代講求「遠交近攻」,袁彌昌則主張「近交遠攻」。現在莫說南海諸國,就連中亞國家都不滿中國,北京有需要檢討。對印度亦不必鬧僵,否則因此失去印度洋。他批評「限韓令」等等是「小家小動作」的不必要行為。袁彌昌苦笑稱,中國與周邊國家修好,不得不「樣衰啲」,目前日本難得和中國修好,韓國的問題也不大,然而南海「九段線」由於不能改動,不能造成「拱手相讓」的印象,南海諸國的關係就較難修補,這將直接影響「海上絲綢之路」。不過他形容,以「中國外交發言人的強硬口吻」,相信中國至少能在口頭上保持到堅定不移的形象。
  4. 總結而言,袁彌昌說「在悲觀、甚至絕望的角度,希望中國保持靈活、清醒」,現時網民對政府已有微言,國際上知道什麼是中國政權的痛處,因此他雖然「不想咁老土話韜光養晦」,但這始終是中國目前應採之策,而其實今日已比幾年前收歛了,若像當時那樣張揚,恐「衰多幾錢重」。
  • 袁彌昌:連中亞國家都不滿中國?一帶一路應該「近交遠攻」,親和鄰國
    o 180928 a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