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黎廣德:造島技術或可行 成本效益待核算

颱風山竹吹襲,除了引起「上班大冒險」的民怨,還有諸如大廈玻璃窗碎裂墜街、海水倒灌等讓人心存餘悸的災情。隨著氣候暖化,以後的強颱風恐怕越來越密集,香港基建能否跟得上?如果真在大嶼山東部填海,又是否適合?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訪問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黎廣德認為,政府防災得力,但全然沒有防範氣候變化;在東大嶼填海,「填座山出黎都得」,然而並非符合經濟效益的選項。

 

吹爆玻璃,證明不合標準

  1. 是次風災,以百計的大廈的玻璃幕牆爆裂。莫非香港的安全標準的嚴謹?黎廣德首先確認一點:到底山竹吹襲香港的風力有多大。他指,山竹吹襲菲律賓呂宋時,每小時最高時速是時速 250km,但它只是掠過香港,香港的風速每小時最高時速是 161km,雖然高過半世紀前的溫黛,但亦不算很高。
  2. 另一方面,香港屋宇署一直對建築物料和結構設下抵抗風力的標準,一般須抵檔持續 177km 的風力,而按照各個建築的高度、地勢等,還會進一步調整要求,並非風速超過 177km 就都抵受不了。因此黎廣德相信,玻璃窗大量破裂的情況不應發生,否則反映相關建築、裝置未達標,可能是偷工減料、個別物料驗收有瑕疵、安裝不善等。
  3. 黎廣德又擔心,上述標準只適用於永久建築,法例對於不超過一年的臨時建築,標準「打七折」,即只要求承受低於 101km 的風,「幾乎預左會塌」,但這些建築可包括了地盤的天秤吊臂。
  4. 許楨提到了海水倒灌、海水衝越海提的景象,黎廣德說幸好山竹吹襲期間香港不是天文大潮期。他解釋,颱風期間最高水位取決於潮汐和風暴潮,其實山竹的風暴潮已經高過溫黛 2m 之多,但由於潮汐上的幸運,維港水位上升 3.88m,少過溫黛的 3.9m。不過長遠而言大,大澳、杏花村、將軍澳、海怡半島都會受災,香港目前的基建不能抵禦,也不可能把全城用海提包圍起來,最多在吐露港效法倫敦泰晤士河,設河口提壩,保護沙田、馬鞍山等地。
  • 黎廣德:玻璃窗不合標準
    o 180923 a1a

 

政府哪管洪水滔天

  1. 長遠而言,黎廣德指香港應該「向前看」,檢討防風標準是否應付得了全球暖化、極端天氣頻繁的趨勢。他引用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二零一三年的報告書數據指,到了本世紀末,過去五十年一遇的強颱風可能兩年一遇,以現時香港的基建,恐怕會損失巨大。
  2. 黎廣德更指,即使全球人類減碳成功,於二零五零年建立起「零碳經濟」,海平面仍會上升 1m,倘若失敗,後果就難以想像,可能造成惡性循環,例如使格陵蘭冰蓋融化等,最終令海平面上升達 6m,屆市香港市區多數都不能住人。
  3. 今次政府防災工作,黎廣德予以肯定,他也指市民意識進步,和政府配合,使今次風災的損失受到控制。不過他批評,在全球暖化不可逆的背景下,人類只能適應環境變化,但香港在沿岸防護方面未有任何規劃,要急起直追,而政府需然幾年前發表顧問報告,但仍未見行動計劃,實在令人憂心。

 

智能城市不是用來玩的

  1. 許楨笑稱,過往人們買樓看重「坐北向南」,以後向南的單位卻可能受災最嚴重,在城市規劃方面,有無可能規避?黎廣德稱,一個城市只能全盤考慮防災,很難避免在特定位置建設,若某個方向、某種地勢容易受災,如九龍柯士甸站一帶,就應該在設計上有所考慮,例如升高地台,避免地下建築,以免天鴿吹襲期間杏花村地下停車場水浸的事件重演。他指各國都在研究水位上升的影響,美國有研究機構也製作了香港的「Flood map」,可是香港市民鮮有了解,而政府又不公布相關資訊。
  2. 談到政府資訊透明問題,黎廣德更直言,政府叨唸的「智能城市」是「用黎用的,不是用來玩的」,若以災後交通大混亂為例,「智能城市」的政府應該實時掌握數據,並公布哪兒封路、塌樹、巴士如何停駛或改道。然而,政府在「智能城市」上花錢這麼多,林鄭自己卻都不知道,張建宗還稱「政府預計不到」,黎廣德批評這樣實在「可笑、匪夷所思」,政府哪需要「預計」災情?政府各前線部門本應馬上匯報,官員本應掌握實時數據。
  • 花這麼多錢在「智能城市」上,政府卻不知災情?
    o 180923 a1b

 

即使填海,東大嶼都不是好選擇

  1. 討論到海平面,就自然涉及東大嶼填海的方案,有論者認為,填高一點就能防範氣候變化。不過黎廣德諷刺說,「按工程學角度,填座山出來都得」,但政府要考慮經濟效益,而 2000 多公傾的填海地,即使填高 1m,土方物料成本也是龐大的,何況香港須從外地輸入土方物料,這也尚未包括接駁交通基建的加固工程。
  2. 黎廣德指,填海不是洪水猛獸,但社會應重新思考填海策略,首先是應該不應該,其次是成本上升之後,如何更有效利用,而非「填得多越好」。他認為,從土地供應角度,開發現有土地、特別是新界土地應該優先,這樣可以順道處理好棕地、農地的環境問題。
  3. 若果必須填海,東大嶼也非唯一方案。其他的選項包括:藍塘海峽/南堂海峽附近,經規劃研究,可近岸填海 200 公頃,容納三十五萬居民;珠江口、港珠澳大橋西人工島海域,若填海 350 公傾就能重置葵涌貨櫃碼頭,釋出 600 公頃土地,容納七十萬居民。這些方案工程量和成本都比東大嶼方案細很多。
  4. 許楨留意到,這次交通大混亂反映地面交通不論軌道抑或路面,都容易受災,而地下鐵路則相對可靠。黎廣德表示同意,他又舉例指香港停電很少,原因是電纜都在地底,這是香港作為「密集城市」的幸運之處。同樣地,藍塘海峽填海,可方便將軍澳線、港島線延伸,基建工程不大,若是東大嶼都會,所謂「三橋三隧」方案恐怕就耗資數千億元。
  • 在人工島海域重置貨櫃碼頭,釋出土地
    o 180923 a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