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員評價颱風措施:前線公僕可敬,林太決策有誤

台風來臨前,我們難得看見政府呼籲市民小心,呼籲機構注意員工安全;本來不少市民都欣賞政府的貼心,可是台風過後的上班安排卻使民情逆轉,怨聲載道。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訪問了沙田區議員丘文俊,了解政府在風前、風後的做法,也談到了該區小學學額問題。

前線做得幾好,也被林鄭呢條友「一鋪清」

  1. 風暴中,城門河兩岸水位漲得頗嚴重。丘文俊對政府事前的安排也相當肯定,例如政府一早提醒注意風暴潮,民政事務總署提早兩日分別告知各屋苑、區議員、村代表。問題是,雖然居民警惕,但始終缺乏認知,不知道「四米就可以浸到咁樣」。尤其是曾大屋,在短短半個鐘內,一邊城門河倒灌,一邊山上洪水流下來,轉眼就浸到及腰。當時他立即致電民政總署,結果調動警察疏散了五、六十人。
  2. 電力方面,丘文俊指風暴最猛烈時,間有「零點一秒」的電壓驟降,影響了泵房,也造成不少困電梯,不過很快再啟動。他讚賞香港的供電網絡,說如此大風也不用停電停水,是好彩亦是「托賴」。
  3. 總之,丘文俊認為政府在災前的工作進步很大,有預警,有訊息交流。然而對於災後問題,他話鋒一轉直指林鄭月娥「呢條友,離地離得很厲害」。他指早在星期日,林鄭的 Facebook 已有很多網民分析說,善後工作必需花幾日,至少清理樹葉都不可能幾個鐘內做完。結果政府無視停工、停市的意見,於是前線做得幾好,也被上層政策拖累,「一鋪清」。
  4. 丘文俊講述苦況,有街坊在大圍站月台從早上七點幾等到九點。他指責政府訊息發放不力,居民全然不知車站情況,全都湧進來。此外,路政署要清理塌樹,調動、買物資都要時間,若大眾繼續上下班,只會連帶使善後工作更晚完成,又使上下班更加困難。在風災中,丘文俊感覺到水泉澳邨居民的歸屬感強,大家互相幫手,有些人還專程購買工具回來。教他唏噓的是,政策層面不貼地,否則社會不會產生這麼多怨氣。
  • o 180917 a2a

 

學校敢怒不敢言

  1. 水泉澳邨小學剛剛開學,小朋友繼續上落斜路,引起關注。丘文俊表示問題複雜,但和上述台風善後一樣,都是政治離地所致。
  2. 首先,政府因應人口和學童數字的估算來規劃學校,丘文俊稱政府在這一步已經「失職、失責」,對當區人口估算錯誤。當現任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仍是副局時,丘文俊及其他議員已經申述學額問題,這位副局卻說:「處理到既、總會有既」,推搪過去。結果實際政策就是把學童推去隔離的校網,讓那些學校「拍硬檔一班開三十二人、開夠六班小一啦」,大大影響這些學校的教學。丘文俊相信,受影響學校「敢怒不敢言」。他直斥政府的做法「唔見棺材唔流眼淚」。
  3. 按丘文俊的描述,政府對人口估算錯誤的原因,完全是惰政。首先教育局從房屋署數據已可直接分析人口,但局方沒有處理,「好!唔緊要」,丘文俊笑著模仿推銷員的口吻說:「我在區議會俾數據佢!」,誰知政府依舊無視,直到去年中「才知大鑊」,警覺「明年龍年效應,不夠學額點算」。
  4. 因此,丘文俊等提出,直接在大圍美林邨的空置校舍開辦水泉澳小學。他指一開始區議會的「保皇黨」不掌握區情,還把建議封殺了,後來他們去立法會申訴部請願,才邀到教育局副秘書長。經過協商,政府才把原擬 2022 年開辦水泉澳小學的標書撤回,重新要求投標的辦學團體在短短九個月內在空置校舍辦學,政府則撥三千萬元以供裝修。他說「慶幸東華三院做得到」,若無此學校,由於隔離校區本已承接很多水泉澳學童,新入學學童也許要「到九龍,到黃大仙」。即使如此,現時大批學童到大圍上學,「小巴五分鐘車程,排隊要七個字」,教他慨嘆。
  5. 歸根究底,丘文俊認為問題在於官員不被問責,應該下台者沒有下台。對於楊潤雄,他直言「幸好現在拆了彈而已」。不過,馬松深中學殺校後其校舍立即就「和英基一早談好」,交給了英基國際學校,丘文俊質疑這種決定為什麼無人承擔責任,而若果馬松深校舍撥為小學,就將顯著減輕學童跨區上學的壓力。

yau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