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凱欣(下):難道不平反六四,就不飲東江水?

 

健康大使陳凱欣請辭,是否參選尚是未知之數,但相信選民都很希望了解。既然她表示可用「陳凱欣的身份」回應政治提問,不再因健康大使的身份而迴避,我們就終於有機會談一談她的政治觀念和風格了。

《線報》陳凱欣共分兩部分,前一部分交代她請辭「健康大使」問題,詳見《專訪陳凱欣:今日起我是「陳凱欣」,不再是「健康大使」》。首先,陳凱欣的專訪有一多,就是金句多,以下為陳凱欣說過的金句一覽。

cjannn

 

對拉布,兩個字:「無奈」

  1. 上一次九龍西補選,我們留意到民建聯鄭泳舜的宣傳比泛民起步早得多,但今次則相反,建制派沉寂,劉小麗等早已四出奔走。陳凱欣首先澄清:「我是以鄭泳舜朋友、過去工作伙伴的身份幫助他競選的,但對建制派的策略一點都不了解」,因此無法評價現在建制派宣傳幾早或幾遲,而她做大使期間,也未聽講補選的問題,即使看到其他人的宣傳也不甚關注。她的看法是:「無話早同遲,只要政綱政策得到支持,講兩三日入到腦已經得,否則俾你講一年,也入不到腦。」
  2. 陳凱欣回顧做政助的幾年。政助職責所在,和任何政黨都要聯繫,形成了她逐一看問題、「不會一定支持或一定反對」的立場。她舉例說,食衛局擬加煙稅,而泛民也並非「逢政府必反」而是支持政府,因為他們也想減少煙民。故此她說,對每件事「都會根據我自己的看法。」
  3. 梁振英任期內的政助,無疑經歷了政治化的風浪。她承認,由於政改、佔中,社會確實政治化,但食衛局主力做民生貼身問題,而政黨也不會因政治立場而反對。然則這就代表無問題?她笑稱:「唔係!推動政策的力度要大得多,辛苦好多」,例如醫院重建,往往就因泛民拉布而受阻。「這就是政治」,她嘆道:「兩隻字形容,好『無奈』,令人乾著急,自己一個政助的力量有限,唯有走到議員面前遊說『唔得啦!成間醫院無得重建,日後工程費要多幾多倍』,靠誠意去打動」。因此她希望立法會有更多「實幹」的議員。
  4. 劉小麗近日主打港鐵問題,我們也請陳凱欣發表看法。她指政府負責監管角色,但如果政府完全不知情,有人不如實上報,政府也難掌握問題,她問:如果政府都????知,是否也有監管不到位的問題?或機制上出了問題?她還相信,所有議員都希望工程暢順,亦深知工程過去幾年對周遭的影響,而市民之所以「OK,忍這幾年」,在於知道未來得益更大,可以「享受之後開心的歲月」。因此,她覺得政府除了檢討監管問題和問責,現時重要的是修正,使鐵路安全可信,回復信心。
  5. 沙中線工程問題由傳媒揭發,政府甚至議員都一直被動,我們想陳凱欣評價政府表現,她卻一下子跳到傳媒人身份,脫口而出笑稱:「傳媒叻囉,我都是傳媒出身!」,她解釋,這就反映傳媒的價值,傳媒有能力找到資料而政府不知道,也是常見的,好多社會問題都由傳媒「踢爆」。然而政府也須檢討,到底是上報機制問題,抑或政府無監不力,抑或港鐵隱瞞。這些問題不能空談,要實際調查。
  6. 事件中,建制派尤其讓人覺得慢熱,泛民則由始至終針對政府和港鐵。陳凱欣認為要「公平點」,建制派也是想充份掌握資訊才作決定,「點會係盲目包庇?」。同樣地,對於泛民主張立法會按《權力及特權法》展開調查,她也覺得宜先等政府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報告,是否「越揭越多,大家都不滿」,才決定是否成立「特權及權力法」委員會,她不主張「落閘」一定成立或不成立。不過她隨即略自嘲說:「我又不是立法會議員。」
  • 「要對建制派公平點… 又怎會是包庇?」
    o 180912 a2a

 

六四真相不需要質疑

  1. 若做立法會議員,可不能只關注民生,政治、政制問題避無可避,例如二十三條。從民族黨到各大學學生會主席,都以港獨言論試法律底線,而政府只能表示「遺憾」或譴責,是否使市民更模糊,不知執法界限何在?
  2. 陳凱欣表態稱,香港有憲制責任立法,但對於現時的言論,要探討是否有現行法律對應,同樣地,二十三條關鍵是細節。她說關鍵是「幾時做、點樣做、市民支持」,但若市民未掌握細節,只會「一聽到『廿三條』三字就說是惡法,一說三字就自己嚇自己」。然而她說:「如果林鄭覺得時機適合,應多做諮詢,但若經濟困難,就好考特首如何處理…… 這就好像摸水晶球,如果聽日爆發沙士,或股市大跌?立法要天時地利人和」,何況以前失敗過,再失敗的後果堪虞。
  3. 另一敏感議題是「六四」。陳凱欣回憶自己小學六年級早會講及這件事。她直言六四係不幸的事:「真相不需要質疑,已有無數片段,有圖有真相,不能說沒有發生過;但處理任何關係,難道只因一件事,往後所有關係都中止?都不再相信祖國?是否不平反六四,就不飲東江水不和你做生意?事件要分開看,心裡知道事實發生了,但仍要和國家一起發展。」
  4. 結合上述兩個敏感問題,有分析認為若要民眾放心政府立二十三條,就要對支聯會的「存亡」有明確說法,這甚至將成為支持立法與否的「底線」。簡單而言,如果支聯會「無事」,就說明很多港人的日常生活和價值取態並不違法,立法或將遇到較少阻力。
  5. 陳凱欣的看法是:「從來無聽過支聯會要香港獨立,和港獨的民族黨是兩回事;至於『結束一黨專政』是否違法,要待立法細節,否則我一評價,就是嚇親自己,嚇親人地」。她又呼籲市民:「不要自亂陣腳,一國兩制是獨有的… 回歸以來,香港無一人因為出席六四晚會、高舉『平反』而被捕,這值得珍惜,值得驕傲。」
  6. 編者按文句理解,陳凱欣也覺得支聯會不應被取締,至少成員或參加六四集會者不應被捕。然而「立法細節」不論如何,似乎支聯會在八九民運期間的實際行動,包括以各種形式支援「民運人士」都已觸犯「顛覆中央人民政府」,注意「人民政府」一詞已涵括了中共。其實,陳凱欣可以建議,研究是否有需要追溯一個組織的往跡,畢竟支聯會現時的公開活動只是「悼念籌委」。
  7. 對於有香港眾志成員稱被國安人員拘留一事,特首林鄭月娥只表示「無聽過」即完事,陳凱欣則不加評論,但她認為每個國家都有國家安全法,若政府認為某組織威脅到國家,自然採取相關行動,而眾志成員也可以在港求助,但應提供更多資料,現時香港已有求助機制,以前亦有些香港人的個案。她相信特區政府會一視同仁,不因政黨背景而偏頗。
  • 「是否不平反六四,就不飲東江水?」
    o 180912 a2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