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凱欣(上):今日起我是「陳凱欣」,不再是「健康大使」

 

陳凱欣最為人熟悉的身份,先是新聞主播,然後是政治助理,近來則是健康大使。大廈外牆巨型海報上的身姿,能讓人感到她在時代的跑道上從台前跑到幕後、從錄影廠和辦公室跑到街頭。我們最關注的當然是她下一步到底邁向哪一個方向。她表示,會先完成健康大使的手頭工作,然後「靜下來想想」會有什麼轉變。

 

現在都未決定下一步

  1. 在本文刊出時,陳凱欣已經向九龍社團聯會提交健康大使的請辭。她表示純粹是個人決定,但接受本報專訪當刻仍是健康大使,未正式請辭。陳凱欣強調「進入另一階段」前,務必完成此階段作為「健康大使」手頭上的工作,包括主持餘下滅鼠講座及完成正在撰寫的「健康錦囊」。陳凱欣又解釋,大使一職是義務的,笑稱不會有人對她說「你要打工架喎!」。她說會:「努力把健康大使和私人的工作處理好先」,然後才「靜下來想想工作上的轉變」。
  2. 健康大使是九龍社團聯會嚮應政府號召而舉行、為期半年的活動。陳凱欣表示接受邀請時,已預留半年時間投入。顯然這半年和補選期重疊,是否可以假設她原本無想過參加補選?她斬釘截鐵的說:「唔使假設,即使現在都未有任何決定,未想任何下一步工作。」
  3. 那為什麼要請辭?陳凱欣解釋,原本覺得大使一職和以往、未來想做的事符合,她任職傳媒、食衛局、慈善機構 CEO,都和健康有關。說起這一個月,她喜形於色:「真的很開心,遇到很多長者、小朋友,咁岩又有登革熱,原來很多人不懂防蚊滅蚊…」。不過她覺得,輿論環境在變化,人們模糊了她工作的真正意義,甚至覺得她「利用了」大使一職。她感到可惜、遺憾,認為「是時候放下」。她對我們說:「外界點樣睇唔緊要,我尊重他們的看法」,她珍視的是受眾確實受惠及獲得健康資訊。
  4. 事實上,隨著食衛局前局長高永文表示不參選,她亦預期記者會問及政治議題。陳凱欣稱並非刻意迴避,只因她以大使身份活動,就應該集中講健康,如果有政治問題,她稱願意「在適當時候」以陳凱欣的身份回答。另一方面,這一個月她接觸的市民也不只講防蚊,她還關心「我床位好細」等健康以外問題。因此陳凱欣感到「係時候離開這個(健康大使)崗位,做其他崗位」。她明確的告訴記者,接下來將以「陳凱欣的身份」表達看法。
  • 雖已請辭,還要完成撰寫「小錦囊」
    o 180912 a1a

 

 

尋覓人與人之間的信任

我們請陳凱欣形容她心目中的香港。

「依家抑或將來?」,她問記者。

「有不同嗎?」,記者反問。

「梗係啦!」,她笑稱。

  • o 180912 a1b

 

「香港不變的是,非常自由,充滿機遇,只要有理想,就有好多方法達成理想;但近年基層困難,買樓難,住寬一點難,教育輕鬆一點也難,人口飆升,地又不夠,所以快樂指數低;我自己有兩個小朋友,期望將來香港繼續是自由福地之餘,市民開心 D,健康 D,舒服 D。」 

陳凱欣被問及香港缺乏什麼,她不加思索說:「地囉」,還有就是「人與人的信任、對身邊的人、對政府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