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獅子山學會:樓宇六層變二十層,不就立增土地供應?

土地大辯論即將暫告一段落,土地供應小組也即將提交報告,但到底我們一直爭議的「土地問題」,能否直接解決住屋的貴、細、擠?相信無人能肯定。「107 動力」召集人何民傑的專欄「民以載道」訪問了獅子山學會營運總監白仲祺,討論房屋政策。伯仲祺憂慮,社會總在「土地」如何分配的問題上你來我往,卻集體忽視如何規劃善用,但恰恰土地只要善加規劃就能立即增加用地,減少爭議。

 

問題並非無屋住

  1. 白仲祺一開始就直言,土地大辯論的「土地」二字是一種誤導,讓人以為土地必須擴充才可以解決住屋問題。他反問,以香港現時人口和單位數量比例而言,土地已足夠,人們並非無屋住,而是樓價太貴,問題已非單純土地。
  2. 那麼,樓價飆升是因為通漲、熱錢?在這方面,香港政府只能有限的應對,畢竟有聯繫匯率限制;問題是,政府在其所能做的範疇,卻越幫越忙,例如「辣招」打擊了二手樓交易,迫市民購買一手樓,反加劇樓價,而市民往往不得不借九成半按揭,日後萬一樓價大跌,白仲祺表示真的不敢想像。
  3. 於是,政府在土地供應上著墨,提出成本巨大的填海工程。白仲祺表示並非反對填海本身,但恐怕政府花大錢來解決的「不是真正的問題」,首先大嶼山本是海島,在海島旁邊另填一個海島,本就不合理,而且跨海的交通配套也是大問題,工程浩大又未必和住宅建設同步。何民傑就擔心入伙的市民等於做開荒牛,造成隔代貧窮,解決不到根本問題。

 

公屋也可以是蛋糕樓

  1. 白仲祺指,香港本就高樓林立,向高空發展,為什麼不按這個思路來增加地積比?就以新界村屋為例,從目前普遍的三層增至六層,住屋供應已能顯著提高,但這半年來人們卻「不敢觸碰」這類構思。
  2. 何民傑補充說,現時地價高昂,建築成本已無關痛癢,增加建築高度是可行的做法。他以「蛋糕樓」為例說,即使環保人士嘲笑,但「蛋糕樓」恰恰是最方便、安全、善用空間的建築,那為什麼公屋不可這樣規劃?白仲祺就以觀塘等區常見的工廈為例說,這些工廈多數已作貨倉之用,但地在市區,其實有更具價值的用途。同樣的,現時學校一般六層,何妨層數加一、二倍,容納兩三間學校,這樣學童的空間還有所擴大,放得下更佳的設施,如體育館等等。
  3. 因此白仲祺批評,社會常常直接忽視增加地積比建議,而爭論土地分配,用一種 2D 平面的思維來研究「這兒是商業、那兒是住宅」而未考慮一塊土地如何增加利用率。當我們無視規劃的重要性,縱使填海二千公頃,也只會把問題擴散開來。何民傑就形容,政府成功設定議題,限制討論空間,背後則是一套「技工式管治文化」,就像冷氣一部份壞掉,就修理那一部份,忽略社會是有機體。他認為政策應該是立體、「雞尾酒式」的多項綜合措施。
  • 蛋糕樓其實才充份利用有限的土地空間
    o 180911 a1a

 

從細節入手,問題即已解決一部份

  1. 談及住屋問題的整體對策,何民傑就從建築開始談起。他指政府想加快建屋,就應該考慮輸入勞工;而不少人讚揚的新加坡房屋政策,也因僱用外勞而使建屋成本和速度滿足到社會需求。實際上,新加坡建築工人九成都是外勞,香港何妨針對性輸入。可惜社會在住屋問題上,從未討論這一層面。
  2. 白仲祺則提及學者莊太量近日所述、而獅子山學會亦建議過的「公屋交換計劃」。此計劃讓公屋居民按照自身需要,靈活地交換單位,增加地域流動性,僅此就可以解決某部份的房屋問題。他直言,對政府來說「有幾困難複雜?」,然而政府卻一直未考慮這些政策細節。
  3. 總結一句,如果忽略勞工、規劃、住屋政策,這場土地大辯論也只能討論皮毛。白仲祺希望政府從全盤考慮,減少單一的依賴「覓地」,再說,政府再徵地的話難免涉及棕地,結果只會徒添對立,在香港這個尊重產權的城市,強行徵地也不太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