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街市慢性死亡之謎,回歸初年已潛伏?

去年審計署、今年申訴專員公署,都先後把食環署市政街市的營運問題置於公眾的批評之下。這些街市空置率高企,甚至十室九空,雖然一些攤檔租金極之低廉,與最高者差距可達九十倍,但這些低廉租金的攤檔卻沒有平賣商品,等於公帑白白補貼。市政街市就如此不堪?據說荃灣楊屋道街市就名聞全港,反映市政街市並不一定輸蝕。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今次特地訪問了荃灣區議會副主席黃偉傑。

 

只見領展起死回生,不見政府力挽狂瀾

  1. 說起「街市」二字,正如黃偉傑所形容的,新一代已經聯想到「人迫人,濕漉漉」的環境。他指香港市民二十年來的生活模式、購物習慣已經變化,要求更高,寧可「貴少少」都追求另一種購物環境,但政府卻不太有意提高街市服務的標準,政策甚少調整。隨著領展翻新街市,加上超市普及,市民多了選擇就自然減少幫襯市政街市。
  2. 其實十多年前大型超市興起,就引起超市取代街市的討論。不過荃灣楊屋道街市卻是例外。黃偉傑介紹,其海鮮之平靚正名聞全港。究其原因,黃偉傑說是位置問題:楊屋道街市位於市中心,對居民而言便利就腳,對商販而言也物流暢通,因此做得成行成市,而所謂成行成市,就在於同類商品存在多個攤檔的競爭,消費者有選擇,食品存貨也運轉得快,保持了新鮮。因此,即使楊屋道街市今日依然沒有冷氣,「夏天都幾難受」,但客流照樣的旺。
  3. 相反例子就是引起一時關注、今年初正式關閉的荃景圍街市。黃偉傑介紹,它主要服務荃威花園等少數屋苑;最初八十年代入伙時,該區位處山坡,自成一角,因此形成穩定的生意,服務約二萬居民,但後來交通方便了,居民多數外出買東西,於是街市越做越萎縮;關門前四、五年,已不存在上述的同類競爭性,而是「一檔菜、一檔肉、一檔魚」,所有類型都只有一個商戶,其他大部份鋪位違例的租來做倉。黃偉傑指,由於選擇越來越少,居民越來越外出購物,而因此留下的商戶就要越賣越貴,造成惡性循環。
  4. 黃偉傑批評政府思維不變,沒跟上社會進步,因此就算食環署街市招標怎麼廉價,都乏人問津。少數像楊屋道街市的例外,都是因為位置良好。總體而言,他只見領展搞活街市,反過來未見任何食環署街市起死回生,只有旺的繼續旺,不旺的慢慢失去功能。
  • 荃景圍街市,最後只剩「一檔菜、一檔肉、一檔魚」
    o 180909 a1b

 

市政局撤銷,換來今日的單棟街市

  1. 如此說來,倘政策無法改變,或者說行政總是不及商業營運那麼高效,那麼食環署街市的成敗就繫於位置?許楨提到,林鄭月娥表示天水圍以及未來的新發展局,都將新設市政街市,但他恐怕這只是林鄭回應坊間批評領展而許的政治承諾,若選址不善,也一樣不能解決民生問題,而既然林鄭說香港什麼土地都缺,則未必能夠為街市爭取到靚地。黃偉傑也覺得,本來新建街市是改善硬件、例如裝設冷氣、以改善購物體驗的契機,而舊的市政街市往往因補償、工程等問題,商戶達不成共識而無法改裝,但若新街市位置不合適而無法生存,反而浪費了土地。
  2. 談到位置問題,黃偉傑讓我們從另一角度觀察:過去的街市、熟食店、圖書館、體育館往往集中在一座建築裡,政府就居民日常生活所需早就提供「一站式」服務;反而近年這些設施分散了,街市就是一棟街市,體育館就是體育館而已。黃偉傑表示,楊屋道街市另一個成功因素,就在於它是這種「舊式」結構,形成一種「多功能生活場所」,加大了客流。他表示,新加坡的綜合市政設施也差不多,街市、熟食區、體育、文化設施都集中一處,而香港新建的設施卻相反,也許單獨的建築設計較好看,但他站在市政民生角度,覺得集中、整合才較合適。
  3. 如果大家駕車,我們會發現雖然香港泊車位稀缺,但有些地方十之有九總有空位,例如中環大會堂,這正正因為它只具泊車功能,下車之後要挪步,所以不太受歡迎。街市相信也同一道理。大會堂停車場之所以如此,在於它只歸運輸署管,其他部門插手不了。放諸街市,我們果然發現食環署和康文署互不統屬。問題徵結呼之欲出。正如黃偉傑所指,回歸之後市政局、區域市政局被撤銷,於是民政部門的統籌變得困難了,康文只做康文,食環只做食環,帶來一棟棟這種功能單一的建築,既浪費地方,也無助市政街市做生意。
  • 黃偉傑:康文只做康文,食環只做食環,功能單一的建築浪費土地
    o 180909 a1a

 

為了九牛一毛都不到的租金……

  1. 當年兩局「被殺」所衍生的市政問題,社會早就深入討論。我們且不說長遠政策,只說區議會範圍內,有何改善之法?黃偉傑直言,是錢,錢能解決大部份問題,例如裝冷氣,商販因為怕加租而反對,但其實加了也比領展便宜,但與其討論下去,不如政府少加、免加租、或給予其他優惠,讓商販達成共識,加快市政街市翻新。他指租金收入只佔特區財政「九牛一毛都不到」,為了搞活街市,是值得的投資。另一方面,如果市政街市確實要關閉,也應該給予商販搬遷安排和優惠,給他們重操故業的選擇。
  2. 正如黃偉傑所言,鮮活食品是基本民生所需,但政府這方面卻相當離地。他抱怨官員只拿一份規劃署的《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隨時水來土掩,當議員、市民反映社區設施「不夠用」,官員就以《準則》內街市、圖書館等設施和人口比例為憑,稱政府已經建成「夠數」的設施。政府做事如此,加上這種「準則」長期不變,於是市民去體育館打波,要「凌晨去排隊」。由此我們不妨認為,市政街市問題只是民生政策的一次管中窺豹而已。
  • 許楨訪問黃偉傑
    o 180909 a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