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黃元山:人仔跌10%成分水嶺,北京須防貨幣戰

中美貿易戰繼續下去,會否演變成中美兩國、甚至西方陣營對華的全面對抗?有蘇聯的前車之鑒,任何一個中國人都不能置身事外。許楨「清風不識字」專訪中文大學全球政治經濟社會科學碩士課程客席講師黃元山。黃元山主張中國暫緩去槓桿化,穩定投資者信心,促使中國社會一致對外,避免資本進一步外流。

 

孫子兵法,美國對中國半渡而擊

  1. 證券市場一向被視為經濟的晴暑表。許楨指出,中國內地和香港(以中資為支撐)的股市近期都見不振,反觀美國,不論是經濟數據還是股市,整體都表現亮麗。這是否反映雙方對貿易戰的信心差距?
  2. 黃元山承認雙方的信心有差距。他指中美已經進入綜合實力的較量,而美國正因為經濟增長顯著,才「這麼大聲」。現時美國經濟按季同比增長 4%,按年也接近 3%,在已發展國家之中相當不錯;失業率也錄得歷史低位,股市暢旺,帶來財富效應。因此美國有加息能力。他認為,如美國只是意在貿易,對中國的打擊將有限,但美國也可能重演圍剿蘇聯的故事,現時美國對歐日韓出手,就像列根時代「教訓」日本一樣,而美國當年解決「內部問題」後,就開始全面瓦解蘇聯。
  3. 相反,中國近年實行去槓桿化,透過財政、金融、行政方式來整頓民間理財借貸業務,黃元山直言已經弄至「人心惶惶」,如今貿易戰突然殺到,令北京措手不及,形勢不容樂觀。他贊同許楨形容美國按孫子兵法「兵半渡而擊」,使中國首尾不能顧,例如為了保住貿易,就須接受開放市場的條件,現時電動車巨頭 TESLA 獲准進入,中國的比亞迪的股價就跌了一半,可以預見中國對本國企業的保護壁壘將被逼開放。市場信心從 A 股、港股、人民幣匯率的下跌反映出來,有人還擔心會否重演 2015 年人民幣貶值導致走資、外匯儲備大跌一萬億的情況。
  • 特朗普對中國「半渡而擊」
    o 180822 a1a

 

列根經濟學是否刻舟求劍?

  1. 特朗普一直以來主張創造寬鬆環境,沿用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他雖無言明,但外界都認為他想效法列根總統(Reagan)。列根經濟學可謂新自由主義的圭臬,它透過低稅寬鬆政策,吸引全球資金進入美國、使用美元,故不必發鈔就能為美國創造購買力,當時美國憑此建構了美元稱霸的地位,取代了「布雷頓森林體系」。然而當時美國產業尚未空心化,集中的資本可以化為對內需求,滿足本國就業和產業升級;但現時資金即使回流,能否改變本國產業、就業結構?加息可以吸引資本流入,但美國產業尚未回流時,可能先打擊現存的出口,並使成本上漲,與特朗普重振產業的政策背道而馳。
  2. 許楨指出,特朗普嚴詞要求美聯儲減慢、甚至不要加息,是歷屆總統罕見的,反映了美國內部的矛盾。黃元山亦認為特朗普不想美元太強,不過他指,以美國經濟的景氣,美匯很難不隨之上升。這就意味特朗普將陷入兩難。 
  • 黃元山:美匯很難不上升
    o 180822 a1b

 

戰事正緊,習近平會否暫緩去槓桿?

  1. 若談及內部矛盾,黃元山覺得中國比美國嚴峻。在去槓桿政策下,本已存在走資風險,現時美國的政策還會進一步吸引資本流失。故人民銀行已表明雖不減息,但會作局部寬鬆,財政部也將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黃元山認為,雖然習近平上台以來對金融市場的整頓是好現象,但現在「打緊仗」,應該暫緩大規模的變革,先穩金融信心,「一條心」防止資金外流、人民幣貶值。他表示,現時人民幣貶值 10%,在外匯市場不算很大,但若再跌 10%,就要「非常小心」。
  2. 黃元山解釋,中國的金融系統性風險和美國不同,以中國政府的能力,較不可能發生資金鏈斷裂,除非中央本身希望;但中國要防止信心危險引發羊群效應,使資本外流「先走為敬」。許楨指出三、四線城市依賴土地財政,可能造成資金鏈問題。黃元山則認為,地方的土地財政源於稅收上繳中央的問題,北京可以透過稅收改革,給地方更多財政自主,並設地方發債試點,以化解危機。何況中國總負債尚低於美、日,中國仍有能力應付。
  3. 值得讀者注意的是,若美國內部對貿易戰的對立意見透過兩黨制反映出來,則中國的內部矛盾就深藏宮闈中。譬如總理李克強作為政府首腦,經濟成績是他的任務,他提出某程度的寬鬆政策是合理的;相反,作為國家主席的習近平從未在經濟上公開回應、提出貿易戰對策,似乎是避免造成政策搖擺的觀感,但他暗中是否也支持寬鬆政策,卻不得而知。
  • 李克強宣布寬鬆政策
    o 180822 a1bb

 

多一個朋友,少一個敵人

  1. 總體而言,黃元山感到中國的形勢不太好,所以「股市腳都軟」。他指中美之間會進行長期的對決,而長遠來說,中國需要建立內需,人民幣國際化,並善於合縱連橫,結交盟友,形成可靠的貿易伙伴,多一個朋友,少一個敵人,對周邊國家/地區讓利亦是可行的。
  2. 其中一個路線,就是效法美、日,發展科技,掌握核心技術,使自己的生產鏈位置無法取代,接著安全的把生產環節轉移到外國,減低國內成本。黃元山認為這是中國成為發達國家、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必經之路。
  3. 我們留意到,中國一帶一路正符合這一戰略目標,透過基建帶動各地經濟,形成購買力。問題是中國能否成功升級產業,若不成功,最多只是以一帶一路取代美國的訂單,但中國產品的價值將不能提升。
  4. 近日土耳其發生金融危機,該國主要貸方是西班牙這個自身經濟低迷的國家,可見土耳其金融市場的不健康。中國現時一帶一路模式都是基建協議,但可否以土耳其為契機,簽訂金融協議,例如讓土耳其對華貿易以人民幣計價,甚至是貨幣互換?卡塔爾央行日前已經與土耳其簽訂這種協議,說明了可行性。這比起對外基建投資和貸款,能顯著更迅速的強化人民幣國際性,中國亦可在一旦貿易戰進一步惡化至貨幣戰前,有機會儲備彈藥。
  • 許楨專訪黃元山
    o 180822 a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