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漢清:黑社會出殯都嚴陣以待,鼓吹分裂的傳單就理都不理?

香港民族黨陳浩天出席外國記者會午餐會,發表演說。基本法研究中心主席、資深大律師胡漢清接受本報訪問時質疑,黑社會出殯警方都嚴陣以待,但鼓吹分裂的傳單卻沒收都不沒收。

黑社會出殯都嚴陣以待,分裂國家傳單都不沒收

  1. 胡漢清闡述,一個國家的憲法要保障國家主權、國家體系,而領土是主權的主要形式,香港的主權從無爭議性。陳浩天公然出席活動發表演說,身分是民族黨的代表而不是個人,所以是民族黨「兜口兜面」的分裂行為。外國記者會予他國際平台,使他成為「國際名星」。
  2. 對此,胡漢清形容特區政府「被動」,他稱可以「體諒」,但政府確實需要做更多。他分析指,現時的取締決定只針對組織、結社行為,那麼「二人以下又點?」,法理上,由於分裂國家違法,所以實行分裂國家的社團才違法,然則為何政府對相關的個人分裂國家行為仍不採取行動?若認為結社是行為,個人言論不是,不受限制,那麼政府也應該以法律來釐清界限何在。他比喻,分裂國家起碼嚴重過黑社會,而黑道大佬出殯拜祭的場合,警方都嚴陣以待,在場人等要登記,那為什麼鼓吹分裂的傳單連沒收都不沒收?
  3. 社會上一個觀點是,只要陳浩天不造成即時危害就不必限制,而陳浩天正正就沒有什麼號召力,政府採取打擊反而讓他炒熱。胡漢清不同意,他指法治社會的原則是,犯罪行為就應該處理,不應考慮「有無市場、多不多人跟從」,他舉例說,難道一種新毒品剛剛發明,無乜市場,若政府高調打擊反而撻著它,那就不用禁止?
  4. 胡漢清促請政府動用現行法律,例如《刑事罪行條例》下的煽動罪,又以普通法系的馬來西亞為例說當地一直使用煽動罪實行拘捕。他批評一些意見認為二十三條不必立法,因本地法律已足夠,但到了應該動用這些法律時,他們卻不主張動用,他指這樣就製造了國家安全法律真空。他重申,特首有「雙責任」,要把關國家安全,對中央政府負責。(在訪問後不久,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就指陳浩天等人涉嫌違反香港刑事法例煽動罪。他指香港在保障國家安全方面的工作確存在不足。)
  • 陳浩天派傳單
    o 180815 a1a

 

中聯辦的「聯絡」,本是國與國關係

  1. 對於一些批評認為北京「唔岩聽就打壓」,胡漢清直斥,是中國全體國民唔岩聽,國家安全不只是共產黨的事,是全國的福祉問題。他質疑為什麼美國的愛國主義如此強烈,很多人在家中掛國旗,港人都視之為榮譽的行為,但一旦愛中國,卻不是一回事?他重申,愛國並非一定愛共產黨,而是愛國家民族。
  2. 他首先指出國民教育的不足,而年青人最容易受感染,易生反叛思想;其次,他直言香港自己的制度、甚至中央對港制度,都見不到「一國」。譬如港澳辦在香港不存在,只有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而「聯絡」本是國與國的關係,可是,中央在香港有權力亦有責任,而港人也有權和中央政府溝通,他直言「組職平台基礎都不正常」。此外,回歸活動升旗時,警服只是換了王冠,樣式和殖民時代一樣,還吹蘇格蘭音樂,這就難以體現回歸;再者,在美國升星條旗的「不會是加州警察」,那就應該由解放軍來負責升國旗,軍艦可以在升旗時入維港致敬,可是現在計劃讓解放軍在公共地方穿軍服,卻都軒然大波。
  3. 他形容這一切是部份港人的心魔。如要化解,就要在國民教育、憲制安排的層面處理,政府要有決心,亦需要團隊的支持,負起思想領導的角色。
  • 美國愛國主義的氛圍
    o 180815 a1b

 

到底是誰在保護香港的自由?

  1. 一些外國媒體質疑香港的言論、新聞自由,胡漢清再以斯諾登事件為例嚴詞反駁,全世界內,斯諾登就是選擇香港,已證明了香港的新聞自由。他反問香港和新加坡,誰的新聞空間更闊?他指新加坡的普通法甚至沒有陪審團制度,法律和自由程度沒有香港寬鬆。
  2. 他分享自己到北京開會的感受說,所見的官員和人大代表總在關心全國大小事務,豈有空閒故意打壓香港。其實港人治港、平穩繁榮的話,對北京已經足夠。
  3. 何況,若真要打壓香港,首先應該徵稅,古往今來暴君的鎮壓就伴隨重稅,然而香港特區從不用上繳收入,他反問「難道香港防務不用錢?」。相反地,一國兩制容許香港擁有高度的國際貿易自主,貿易戰都不關香港事,可謂金鐘罩。
  4. 胡漢清總結,到底是誰在保護香港、給香港自由?如果中央政府不想香港繼續自由,就不會實施一國兩制,若要實行一國一制,「難道英國來打?」,這完全是國家的自主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