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黃偉國:特朗普再施壓,中國防禦力待考驗

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不少評論都指出,它的用意並不只是經濟,而是美國打擊中國崛起、維持其世界領導地位的戰略舉措。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訪問浸會大學的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助理教授黃偉國,從這一角度來探討中、美、歐的關係。黃偉國提醒我們,雖然中國經濟累積了強大力量,但其他國家始終擔心中國在經濟以外的負面影響。

論經濟,美國復甦,中國虛高

自二零零八年金融危機以來,歐美經濟都經過一段艱難日子,但特朗普上任之後美國經濟顯著改善,不過,中國這十年來更穩步增長。到底是美國經濟復甦使華盛頓下定決心以貿易戰這種自損三千的方式解除中國威脅,抑或反過來,由於雙方實力越來越接近,美國不得不趁早動手?當然,也有可能是特朗普並非理性行事,起碼並無通盤計畫,只是見步行步,看中國的反應而定。

  1. 黃偉國認為,由於美國經濟全面復甦,民眾工資水平上升,特朗普有信心連任,民主黨也不見有力的挑戰者,所以美國有條件發動貿易戰,而且共和、民主兩黨都一致視中國為潛在威脅。可以說,這次並非單單針對中國的貿易或科技,而是警惕習近平的國際戰略與之前的中國領導人不同,美國要維持其地位和固有國際秩序,因此美國不會像以往處理貿易問題一般,經談判獲得好處就罷手。
  2. 許楨則認為,雖然美國經濟復甦,但中國勢頭更猛,現時 GDP 已達美國七成。其實中國的挑戰一直存在,特朗普表示十年前美國就應該出手。他質疑美國是被逼盡早發動貿易戰,而並非因為擁有充份優勢。
  3. 對於中國經濟迎頭趕上美國的說法,黃偉國有所保留。他承認數字上中國經濟強勁,而且是美國最大債權國,從一帶一路、海外併購,也見資金的充盈,不過他反問,如果中企和民眾覺得中國前景良好,為什麼不在中國國內投資,反而熱衷併購和「走資」?他覺得我們不應過份樂觀。
  • 黃偉國:勿對中國經濟過份樂觀
    o 180805 a1aa

論利益,中國難共富貴

若貿易戰意在全面壓制中國,維持固有的國際秩序,那麼各國又如何看待中、美的國際行為準則?從南海到亞投行,中美之間都在宣揚自己的一套準則,而且沒有一方完全是孤立的。不過總體而言,中方的話語更強調共同發展,但中國主權內事務不容「說三道四」,而美國則注重現行國際法的規範,且強調普世價值和國際協調,例如中國國內湄公河上游的堤壩工程,就被美國指損害下游國家。

  1. 黃偉國就直言,中國崛起和對外投資,令各國憂慮中國的控制。他舉例說,學者 Clive Hamilton 本年初在澳洲出版一本描述中國滲透澳洲的書《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但遭多家出版商無理拒絕,最近在台灣嘗試出版亦遭同樣情況,相信是北京壓力所致,這就是各國擔心的政治影響,使中國威協論重新炒熱。因此在各國眼中,中國經濟的強大未必對世界有貢獻,反而是不受歡迎的。
  2. 許楨的看法是,如果美國指中國違反世貿條款,應該向世貿投訴,現時發動貿易戰就如「打茅波」,意味世貿的規矩美國說了算。從美國對伊朗等的態度可見,美國能夠任意指控他國「洗錢、恐怖主義」並施以制裁,中國起碼不會。他指,美國如果因為對華貿易逆差而開火,那麼多國對華都錄得順差,但美國依然抨擊中國和這些國家發展關係,似乎仍是冷戰意識形態的延續。
  3. 許楨認為,既然其他國家對華有順差,能賺錢,應該願意撇開意識形態問題,注重經濟,因而美國在貿易戰中,難以一呼百應。更有說法是,特朗普為了打擊中國,寧願犧牲日、韓、台、東盟,就好像一部 iPhone 的配件和工序不只是中國的,相關國家都一起受損。
  4. 就經濟和政治之間的權衡,黃偉國以薩德系統風波為例子。雖然韓國從中國旅客、中國貿易賺很多錢,但由於薩德事件,中國實施「限韓令」,影響了韓國經濟和民生。可見,中國會以政治為把柄控制別國經濟,黃偉國稱之為「懲罰」。因此各國即使抱務實、現實主義,但長期而言都不希望依賴中國,以免非經濟範疇的問題影響經濟。
  5. 此外,中國崛起也未必是各國大眾的福音,正如香港有工人團體到非洲考察,發現一帶一路相關建設存在官商勾結、剝削工人的情況。另一例子是台灣,台灣對大陸長期順差,但只有部份和大陸有關的人得益,所以各國對華貿易利益,要看帳面以外的利益分配,國民未必認為和中國貿易對自己有利。
  • 黃偉國:中國因薩德系統而發「限韓令」,使韓國不希望依賴中國
    o 180805 a1a

論世界,中美歐鼎立利世界和平

在中美兩國之外,還有歐盟這強大的經濟體。單從經濟總量來說,歐盟比美國更強大,當然歐盟的結構鬆散,不如一個國家那樣具備較一致的戰略立場。過去由於二戰和冷戰的影響,歐美可以視為整體,但今日中美、美歐、中歐之間已出現三方博弈,會對世界格局造成何種改變?我們熟悉魏蜀吳三國的故事,但歷史是吳蜀合縱抗魏,而今日的現實,是二弱合縱,二強連橫,還是真正的鼎立?

  1. 許楨認為,由於歐盟整體經濟力量高於美國,美歐互相依存度高,所以歐盟手上的籌碼多於中國。現時美歐談判,特朗普如果想佔便宜,難度高過對面習近平。黃偉國也相信,美歐的談判不會一帆風順,美國希望自己的影響力在歐洲再次立足,歐洲不會輕易答應,但美國對歐洲是又愛又恨,不會反面,這是美國對歐和對華的不同。他預期,最快在今年第四季,歐洲就會和美國最終達成協議;現時和中國發展關係,更屬於一像和美國談判的籌碼。如此說來,歐盟和美國的關係在三方博弈中更加緊密。
  2. 世界上還有一百多個國家。新的三極世界對國際秩序有什麼改變?黃偉國首先指,世界不只三極,俄羅斯自己可以算一極,印度也有足夠的影響力,非洲也是國際戰略上的一個相對獨立的單位。
  3. 盡管世界看起來更加碎片化,但黃偉國覺得,世界的不確定性反而減少,正如俄羅斯和歐盟不和,可以跟中國撈好處,感到中國不是很可靠時,普京又和特朗普有偈傾。中、美、歐的鼎立有助其他國家較靈活的選擇,不會像冷戰一般綁死在其中一方,所以中美歐三方也趨向博弈而不是對峙。
  • 歐盟在中美之間如何選擇?
    o 180805 a1b
  • 黃偉國(右)接受許楨訪問
    o 180805 a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