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松炎或已觸犯賄選?看湯家驊、謝偉俊如何說

立法會補選已在倒數時刻, 九龍西候選人姚松炎卻突然宣布一旦當選會捐出議員薪津予政治組織, 但這樣恐構成賄選。 本報採訪了湯家驊、 謝偉俊和莫乃光, 請教他們的觀點。

或斷正賄選?
根據《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十一條, 提供利益予另一人作為誘因, 使該人自己或使該人誘使第三者在選舉中投票予某候選人, 都屬違法; 承諾授予或顯示願意授予, 都屬「提供利益」; 此外, 即使利益由候選人以外的人提供, 但若是獲授權行事, 則依然成立, 而授權包括明示和默示。

此前, 不論劉小麗還是梁國雄參選, 都提出過一旦當選就捐出薪津予「抗爭者」, 唯後來有無捐出、 捐款細節沒有公開, 他們本來也未言明哪些「抗爭者」或黨派受惠, 無從推斷當中包括哪些選區的選民, 也無從斷言他們知道一定包括自己的選民。

然而, 姚松炎表示願意每月捐出六份之五、 即約八萬元的薪津予政治組織, 而且此前被 DQ 人士的組織優先, 因此實際上只有四個, 即香港眾志、 小麗民主教室、 社民連、 青年新政。 捐獻若有剩餘, 其他組織才可以公開申請(按行文, 給四個組織捐獻的程序未必公開)。 由於組織明確, 就可以追溯到這些組織是否有成員是當區選民。 實際上我們起碼知道劉小麗正是九龍西的登記選民。

雖然姚松炎表示成立獨立的基金去統籌, 但他又言明了, 已將自己的捐款意願向基金信託人表達。 人們可以合理地相信, 基金將會執行其意願, 即上述四個組織會優先獲捐款。 由於只有四個, 同樣令人相信在其議員任期內, 各組織都能受惠。 若以三十個月任期計算, 捐款平均分配予四個組織, 每組織一共可得約六十萬元。

或論很多議員當選之後, 都向自己的政黨上繳薪津。 不過姚松炎今次的事件有所不同: 首先他並非把錢交予自己所屬黨派; 其次香港沒有政黨法, 對政治捐款沒有詳細規定, 香港的議員們只是捐予私人公司; 第三, 不論有無政黨法, 議員上繳或捐款一直只是內部行為, 不作公開宣傳, 因此不構成影響選情的罪行。 姚松炎這次卻是公開承諾捐獻予特定的群體, 而他有理由確知當中涉及了自己的選民。

湯家驊謝偉俊看法不一樣
本報訪問了幾位法律界人士和議員。 湯家驊相信姚松炎的聲言已違反賄選條例, 他指法例對候選人提供利益的規定很嚴格, 請食飯已可觸犯。 當他知道涉事的是姚松炎, 而且係由《蘋果日報》披露, 甚感驚訝並直言「好心佢啦, 唔好搞咁多野」, 又質疑《蘋果》是否想「過佢一棟」。

議員兼律師謝偉俊聽到姚松炎的報導, 也大感愕然, 不過他的意見則和湯家驊相反。 他認為未必涉及賄選, 因為某位選民即使支持該四個政治組織, 候選人對該些組織許諾捐獻也不是選民直接受益, 劉小麗參選時同樣如此許諾。 在這點上, 相信謝偉俊所指的選民係指選民整體, 而未包括那些組織的個別骨幹成員, 如劉小麗自己。

至於議員當選後, 是否可以捐給政治組織? 謝偉俊認為議員「做乜都得」, 長毛因為上繳全部薪津給社民連所以才留得住公屋; 湯家驊亦抱此觀點, 他解釋說, 香港沒有政黨法, 而上繳都是「暗啞底」進行的, 不是一種公開宣稱, 影響不到選舉。

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則沒有作分析, 而直指這是一場無聊的指控和炒作。 他認為如果選民就此相信建制派的指控, 那本來就是建制派的選票而已。

新界東有6名候選人, 分別是1號黃成智、 2號方國珊、 3號陳玉娥、 4號鄧家彪、 5號趙佩玉、 6號范國威。
九龍西共有3名候選人, 分別是1號姚松炎、 2號鄭泳舜及3號蔡東洲。
香港島共有4名候選人, 分別是1號區諾軒、 2號伍廸希、 3號任亮憲、 4號陳家珮。
都市規劃及園境界有2名候選人, 分別是1號謝偉銓、 2號司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