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毓民:我真係型過姚松炎,無佢咁樣衰

姚松炎在立法會九龍西補選之中輸了二千多票給鄭泳舜, 原本的「Plan B」民協馮檢基選前已經備受攻擊, 現在又被指責他和民協沒有給姚松炎出力。 黃毓民在節目中訪問馮檢基表達支持, 斥部份泛民抵賴責任。 本報分析選舉結果, 發現民協的選民確實對選情有影響, 但責任應由泛民負責, 正如黃毓民所言, 是泛民屈機在先。

黃毓民: 我型仔過姚松炎, 無佢咁樣衰
黃毓民在節目中首先斥責泛民先在「Plan B」事件屈了馮檢基一次, 現在又老屈一次指他和民協未出力助選。 在電話訪問中, 馮檢基反擊說這個講法無道理, 而敗選原因更在於姚松炎的失誤。 他透露曾和姚松炎在論壇上商議, 表示民協失落立法會議席之後關閉了很多服務處, 裁撤不少員工, 現時除了民協仍有議席的區議會選區, 其他要姚松炎自己想辦法, 而姚松炎卻直言, 搞地區工作由區議員負責就得, 自己係選立法會不用做, 似乎只重視網絡。 馮檢基重申, 泛民除了堅持民主、 自由、 法治的價值, 其生命力還在於團結, 造出成績, 否則香港人只會放棄泛民。


馮檢基在其 Facebook 上及電話中, 都批評泛民難道還要他馮檢基贏取換屆選舉中黃毓民、 游蕙貞的票? 他解釋, 在民協的選區中, 今次泛民得票都高於二零一六年立法會換屆選舉時民協譚國橋的數字, 說明民協確已盡力。 因此黃毓民力斥姚松炎, 輸就係輸, 賴乜野賴? 回想自己前年只輸四百票, 都坦然面對從無抱怨, 並未好像姚松炎一般要求重新點票, 感覺自己真的「型仔好多, 無佢咁樣衰」。 他說: 「痴線! 敗選有一萬個理由, 但一定唔關黃毓民同馮檢基的事! 」
除了姚松炎自己的選舉工程和心態問題, 對手鄭泳舜也起步較早。 黃毓民指他的小巴廣告早在報名參選之前就鋪天蓋地, 「共產黨大把錢」, 還利用了地區活動如「潮洲文化節」來宣傳, 請了前局長高永文來站台, 可謂走了「灰色地帶」。 馮檢基補充, 鄭泳舜的宣傳攻勢早於一年前已開始了。


黃毓民斥泛民同一時間卻搞初選, 只是忙於鬥爭。 馮檢基仍為泛民辯護說, 鄭泳舜雖有此優勢, 而姚松炎後來才決定空降, 但最終前者只贏二千多票, 其實贏得不多, 而長遠來說泛民建立初選機制亦是好事。 黃毓民嘆道: 「泛民係擺明要隊你啦基哥! 」, 他指區議會向來有泛民協調機制, 本來就問題多多, 現在的初選制度更加不公平, 啟示就是泛民本不應該輸, 論基本盤泛民比建制派多得多, 但卻是泛民自己一手破壞了選情。


民協支持者或反感泛民
本報分析選情時, 發現馮檢基所言非虛, 在深水埗除了譚國橋之外的其他民協選區, 姚松炎得票都較鄭泳舜多(衞煥南則持平)。 不過我們未能認同馮檢基辯解所指的、 他無責任爭取黃毓民等人的票。 我們知道立法會換屆選舉是比例代表制, 政黨只爭取自己的支持者即可; 但今次補選卻是單議席單票制, 民協既為泛民助選, 就理應努力為之爭取所有泛民支持者的票。 既然今次補選集中了所有泛民的票, 那麼得票高於譚國橋就是當然的, 說明不了什麼。


我們從圖中可見, 在深水埗的民協選區, 姚松炎得票並未大幅拋離, 跟其他泛民區議員相比更可謂較遜色。 雖然各個選區千差萬別而不可直接比較, 但一個可能原因就是「Plan B」風波。 民協的支持者往往是老街坊, 和馮檢基及民協區議員建立了友好關係而不只是(或不必然)支持其政治理念, 因此「Plan B」事件傷害了他們的感情。 即使民協為姚松炎站台, 選民也未必願意投票, 而且更可能因此覺得民協「被逼站台」而反感。 如果看看去年退出民協的鄒穎恒及吳美的選區結果, 就更反映此現象。 若我們同意黃毓民所言泛民老屈馮檢基, 那麼姚松炎就承受了惡果。


姚松炎坐視建制派獨食
馮檢基提到, 失去立法會議席的民協已經退守深水埗, 但沒有提到二零一七年的退黨潮, 當時六人先後退黨, 導致九龍城區民協「零議席」的事實。 然而, 相信他們仍屬泛民的一員, 如果泛民整體協調良好, 相信不會因為黨籍而影響選情, 正如在深水埗, 姚松炎勝出最多的選區正屬他的初選對手、 深水埗區議員袁海文。 在維港對面, 港島區的區諾軒得到香港眾志支持, 而黃之鋒在投票前十幾日才找民主黨前主席楊森, 希望前輩幫忙動員民主黨助選, 因為只靠羅冠聰的支持者實在不夠。 楊森帶黃之鋒到建制派佔優的「紅區」石排灣派傳單, 亦有街坊歡迎。 原來楊森曾經在黃竹坑邨重建時爭取原區安置, 這些街坊部分搬往石排灣。


不過, 如果按照馮檢基及很多報導所指, 姚松炎不主動落區接觸街坊, 那麼協調工程就無從談起, 只能回到最初級的辦法, 由各個區議員樁腳單打獨鬥, 那麼不論這些議員留在民協抑或另投民主黨, 都較難組織起來, 只能在自己區內宣傳, 好像上文所述楊森直入「紅區」的做法就難以實現。 因此我們看到, 除了較富裕的黃埔和嘉道理選區姚松炎大勝, 其他選區都呈敗勢, 尤其在啟睛、 德朗所在的九龍城區啓德北、 啓德南, 建制派獨食, 選票落後了一千七百多, 已接近敗選差距總數。 立法會補選只是按照區議會選區來劃分票站, 並不是美國選舉人票制度, 即使在「紅區」也可以努力收窄差距, 積少成多, 但由於選舉工程問題, 泛民未能在九龍西爭取這一點。 單議席單票制下此消彼長, 讓建制派得勝。


本報記者訪問姚松炎時, 他直言會在民協晚宴上向馮檢基道歉, 因為在初選期間製造了不必要的誤會。 他把失敗歸因於地區樁腳的缺乏。 他也直言不會參與梁國雄、 劉小麗被 DQ 所產生的補選。 對於泛民的協調, 他表示泛民傾向採用初選, 但會作調整, 例如在選舉期間只縷述自己的政綱而不討論對方的優劣, 以免造成互相攻擊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