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陳淑莊:憲法新秩序,恐怖過二十三條

高鐵一地兩檢方案似乎已進入大直路, 立法會的「《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委員會」本周就將開始逐條條文的審議。 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自去年七月之後再採訪陳淑莊, 她直言無法理解政府說「方案合乎基本法」的理據, 質疑政府將違反《基本法》的一地兩檢硬說成合憲, 背後其實是北京的「憲法新秩序」, 令人感到「比二十三條還恐怖」。

政府逼我地違反基本法然後集體 DQ?
本月十二日, 大律師公會發表了《條例草案》意見書, 直指方案根本不符合《基本法》, 不具憲制基礎。 然而, 「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委員會」主席葉劉淑儀於上周表示, 堅持於本周開始逐條條文審議。 可是, 第一場公聽會才剛剛在上周六開始第一場, 下一場還要待到四月初, 而公眾意見一般是原則性的, 不針對個別條文, 泛民因此質疑政府能否充份考慮公眾意見, 其中二十二名立法會議員和二名候任議員聯署要求撤回草案, 指政府的做法漠視公眾。


許楨提到, 大律師公會去年十二月發表了聲明, 主要回應人大常委的「決定」, 今次則評論政府的方案及條例草案, 是否口風有所轉變, 又與公會主席換屆、 由戴啟思接手有無關係? 陳淑莊解釋, 原因是去年十二月時, 政府草案尚未完全擬訂和公布; 去年的聲明以「閹割」(Castration)來形容在西九總站實施一地兩檢, 是公會近年鮮見嚴厲的措詞, 今次的意見書則用了「脫港」(De-established)來形容內地口岸區, 用詞同樣強硬。 故此她認為大律師公會的立場一脈相承。


陳淑莊又闡述稱, 按《基本法》第十一條, 立法會不能制訂違反《基本法》的本地法律, 因此政府有責任先修訂出一個合法的方案, 而非先推動立法, 以後才應付司法挑戰; 公會的意見書支持了泛民議員要求撤回草案的聯署。 陳淑莊大笑說, 政府難道要迫議員們「犯基本法」, 做幫兇? 會不會迫到他們集體被 DQ?


近日,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向議員闡了釋政府立場: 根據《基本法》第一一八、 一一九條, 特區有權為經濟發展、 民生便利而「提供法律環境」, 推行政策。 正如政府不斷重申, 「一地兩檢」是為便利民生、 促進經濟而生的政策安排。 而要令政策落實, 就需要土地。 第七條說明指香港的土地屬國家所有, 特區政府有權管理、 租出、 批出等, 因此為落實一地兩檢方案, 特區政府有權主動與內地商討安排, 而在西九總站撥出空間設「內地口岸區」, 全屬政府的行政舉動, 不涉及憲制, 就好像最低工資本來也是《基本法》所未述及云云。 陳淑莊諷刺說, 隻隻字都聽得明, 但由此推論「所以符合基本法」, 就讓她頓覺「下? 點解? 」, 她說政府玩弄這種邏輯無補於事, 又指立法會法律顧問也要求律政司就上述邏輯提出具體事例、 案例來如此詮釋法律觀點。 陳淑莊指, 鄭若驊只是「堅離地吹」, 更稱「一地兩檢」根本不可能有先例, 因香港實行一國兩制、 高度自治, 本身也是沒有先例。


有指「一地兩檢」主要違反《基本法》第十八條, 鄭若驊重申了人大常委「決定」, 指《基本法》第十八條放在「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一章內, 就應理解其立法原意是避免內地法律一般性的在香港實施, 但一地兩檢內地口岸的內地法律只適用於進出關口的港人, 所以不屬於第十八條所描述的狀況。 陳淑莊認為這種解釋沒有說服力。


政府是否要逼我們犯基本法然後集體 DQ?

o 180319 a1a

憲法新秩序, 即「中國憲法大晒」
社會或會擔心泛民和大律師公會等反對方案, 最終會逼使人大又一次釋法。 陳淑莊笑稱, 人大釋法「已很主動」, 輪不到大律師公會來「迫使」; 不過如果釋法真的發生, 政府亦責無旁貸。 既然提及釋法, 許楨指一些港人包括法律界人士, 可能寧願釋法, 一鎚定音, 順氣一點同時也給一地兩檢指明出路。 陳淑莊回顧回歸以來的多次釋法, 除了「剛果案」, 其餘都對一國兩制造成了衝擊, 尤其是「宣誓案」更「釋埋本地的宣誓及聲明條例」; 但她承認部分法律界人士寧願釋法, 因為起碼是「跟足步驟、 符合憲制要求」的做法。


然而, 陳淑莊指北京其實一早有機會「符合憲法地做」, 但卻沒有如此, 而是由人大常委來作「決定」, 加上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一言九鼎」論, 她覺得北京在頒行一套「憲法新秩序」, 正如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北京所言「憲法確立的秩序不容挑戰」, 乃「憲法大晒」, 也因此人大常委「決定」一地兩檢沒違反《基本法》而內地法律就可以在香港實施。 她表示, 這將損害《基本法》對香港的保障, 在此背景下, 即使釋法她都無法接受。


陳淑莊並未否定人大和憲法的權威, 但她解釋, 這種做法等於讓內地政治和法律制度直接管治香港。 她表示, 香港的司法獨立是保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防止政治立場影響司法的前提, 並讓法律具可預見性, 這亦是一帶一路讓香港成為國際仲裁中心的條件; 然而, 從近日內地的政治情勢的發展可見, 權力越來越集中, 法律制度傾向人治, 法律有不確定性, 隨著領導人的意志而隨時變化, 若這一套用於香港, 將比二十三條更恐怖。


其實在去年的訪問中, 陳淑莊已預言「基本法也許要掃落地氈底」, 市民只好「自求多福, 只求『不要搞到我』, 充滿無力感」。
人治色彩、 不確定的法律, 在香港直接施行?

o 180319 a1b



高鐵是否真的化算?
只是陳淑莊也同意泛民「離地」, 公眾未必理解法律, 可能認為交通便捷更重要, 而且既然已花了大錢, 就更加必須通過方案, 而泛民在一地兩檢問題上堅持就彷彿冥頑不靈。 故此, 未來泛民議員和「一地兩檢」關注組將向公眾闡明, 除了法治的代價, 高鐵又是否真的合算, 包括高鐵不斷蝕錢會影響港鐵營運, 甚至日常票價? 例如二零一六年高鐵追加撥款後, 政府表示一通車就能賺錢逾億, 但現在運房局長陳帆卻說這是基建, 頭十年八年蝕避免不了。 陳淑莊對許楨諷刺他說: 「亞哥, 你講野乜差咁遠? 」


她又指責, 將在三、 四月舉行的鐵路事宜小組及交通事務委員會的會議程上, 高鐵一項整個消失了; 本來政府就長期未交代高鐵方案的班次和分帳票務安排, 如今連討論的「場地」都消失了。


許楨亦曾訪問一地兩檢關注組成員梁啟智, 後者闡述了高鐵未必如政府所宣傳那麼方便, 詳見《在香港坐高鐵能直通全國, 係誤會》。 在上周的記者會上, 梁啟智再表示, 按陳帆所言如果高鐵確實會造成數以億計的虧損並由港鐵「拉上補下」, 那麼最終可能影響港鐵整體票價, 如月票、 都會票等優惠每年花費約五億, 這些優惠就將受影響, 即使不乘答高鐵。 他又指, 陳帆已推翻了二零零九和二零一六年的乘客量預測, 卻未公布新的預測, 因此目前很多支持高鐵的言論, 都基於錯誤的數據。


去年梁啟智受訪時已闡述, 高鐵未必如想像般便捷

o 180319 a1c



律師要以法律為信仰
在訪問的最後, 無可避免的提到剛過去的立法會補選。 有市民分別對建制派和泛民當選人提出法律挑戰, 但對區諾軒宣誓就任的禁制令申請卻撤回了。 陳淑莊對此表示, 尊重市民提請法院處理行政決定是否合法合理, 但她認為政府和市民透過法庭來處理政治問題, 是不理想的。


她希望法律從業員把法治作為信仰。 大律師的客戶是事務律師, 前者由後者所揀選, 是比較被動的, 但也應該做好功課, 而事務律師則應該客觀地向其最終客戶、 即訴訟人講解清楚當中的法律風險和後果, 訴訟有無充分的法律理據, 而不應隨便支持興訟。


陳淑莊接受許楨訪問

o 180319 a1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