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毓民:若取締民族黨,何不取締所有大學學生會?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正考慮引用《社團條例》,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以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是回歸後首次。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指,政府此舉嚴重打擊《基本法》給予香港人的結社自由。他指,《社團條例》基本上是一條惡法,當中有很多條文是備而不用。

黃毓民認為,這是保安局自回歸以來,首次引用《公安條例》,以圖取締不獲註冊、或未被註冊成為社團的運作,理由是要維護國家安全。但事實上,香港民族黨很可能只有陳浩天一名成員。他強調,香港民族黨過去基本上沒有運作,如今只淪為一個論政的平台,更遑論是一個社團。除非政府宣稱在言論上主張香港獨立也是犯法,否則現時特區政府未就廿三條立法,此假設不成立。

警方是根據《社團條例》第8條《禁止社團的運作》,如社團事務主任合理地相信禁止任何社團或分支機構的運作或繼續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需要者;或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是政治性團體,並與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將可向保安局局長建議,中止該等組織在香港運作。黃毓民認為,特區政府將民族黨列作「非法組織」,是將之當成是三合會,因「非法社團」一般用於對付三合會,而陳浩天此後再「自稱民族黨成員」,跟自稱「三合會成員」無異,會被檢控,最高被判監三年。

此外,黃毓民指《社團條例》本身有連坐性質,若嚴格執行,認識陳浩天也可能有罪,包括曾捐錢協助過他和民族黨的人。他形容,取締民族黨「見證著一個字頭的誕生。」之所以這樣說,黃毓民指政府以後不用等廿三條立法,就能輕易根據《社團條例》,將不喜歡的人和組織視作黑社會,並將之取締。此外,黃毓民認為不容忽視的,是如今絕大部分大專院校的學生會均主張港獨,反問保安局局長能否全部停止其運作。更重要的是,這些學生會大部分是隸屬於大學的「法人團體」,黃毓民質疑警方是否要將大學校長全部「拉入監牢」。

黃毓民又批評泛民主派,形容其回應「軟弱無力」,一開始便聲稱自己「不支持港獨」,擺出一副「事不關己,你死你賤」的姿態。他又指,香港眾志未被批准註冊,青年新政凖備申請清盤,雨傘運動以來成立的新興團體已經全部「被打殘」,形容香港與「社會主義祖國」越來越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