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文灼非:歸邊網媒哪個不膨膨聲,但我堅持正派辦報

在二零一四年遍地開花的除了社會運動,還有大量的網媒。在茫茫的網絡輿論中,《灼見名家》的高質素文章相信令讀者留下深刻印象。楊朗騏「楊氏力場」專欄訪問《灼見名家》的社長文灼非,暢談網媒的經營和時代的變遷。網媒的興起彷彿對傳統媒體、甚至整個傳統世界的顛覆,不過文灼非抱持的仍是數十年傳媒人的信念:當年正派辦報,現在也正派辦網,「古惑野」是無以為繼的。

 《01》每年燒幾億,無得抽

  1. 文灼非原本在《信報》任職已二十年,要知道當年的《信報》走知識份子路線,為什麼文灼非最後做到助理總編輯以及《信報財經月刊》的總編輯,但還是另起爐灶,重新開始?原來早在一九九三年,《信報》二十周年的時刻,已有資深前輩對入職不久的文灼非說,在《信報》不要做超過三年,否則會被「榨乾」,當時文灼非仍打算做生不如做熟,後來於二零零零年到史丹福大學深造一年,老闆林行止還表示原本要退休的助理總編「做多一年等你」。獲得賞識,文灼非本無去意,但文灼非憶述二零零七年李澤楷收購之後,《信報》開始有變,變得講究成本,做媒體也要「跑數」,有不愉快經歷。踏入二零一零年代,網絡興起,有投資者接觸他另建網媒,他也覺得為自己奮鬥好過為公司消耗時間,寧可跳出二十年的舒適圈,自己五十歲也還有時間,於是在二零一三年即《信報》四十周年的時候辭職,離巢創辦《灼見名家》。
  2. 對媒體行業,文灼非直言是燒錢,沒什麼 Business model 可言,關鍵是做好內容。由於資源有限,人手以畢業生為主,故他決定不跑新聞,而是善用自己累積下來的人脈優勢,以優質、精英的內容為主,以前《信報》的專欄作者也紛紛慷慨的答允向《灼見名家》供稿或無償轉載文章。當時曹仁超的「年輕人,不要讓五百尺綁住你的青春」點擊達數十萬,可謂成為全港話題,連發展商老闆都打探,因此奠定了《灼見名家》的江湖地位和走向。文灼非相信唯有他的人脈可以聚集這麼多優質作者,讓精英作者覺得擠身其中不會失禮。
  3. 本來一眾網媒都以 Facebook 為宣傳擴散的平台,但自從 Facebook 改變遊戲規則,付費才能有效推送,於是各網媒的點擊率都下降了。我們從《灼見名家》的 Facebook 專頁也能發現不復往日盛況。文灼非透露,以往最熱文章的點擊以十萬計,現在一般只是一萬數千,但憑藉質素和實力,已有穩定的讀者群,他們直接從網站把內容分享出去,而另一方面《灼見名家》亦以電郵 Newsletter 的方式主動推送。此外,文灼非都善用精英雲集的品牌來提供出版、論壇、公關、活動籌辦等活動來創造收入。
  4. 楊朗騏提到另一個路線近似的網媒《端傳媒》,文灼非都讚賞《端》令人眼前一亮,而《端》確實在兩岸三地建立了讀者群,發展出付費會員制,然而,高端報導成本很高,能否透過會員來歸本則仍是問號。另一方面則是《香港 01》的誕生,他形容該媒體「每年幾億資金,無得抽」,員工達六百人,人力資源倍於過去的《信報》,遠超一般網媒,如果老闆覺得燒幾億無所謂,提供另一選擇,《端傳媒》的讀者是否還會繼續付費?
  • 聚集優質作者,《灼見名家》得以走高端路線,各方都賞面,但現在面對的是雄厚財力的對手
    o 180708 a1c

正派辦網,不玩古惑

  1. 總結過去幾年,文灼非提出網媒的三個目標:Survival、Sustainable、Succession,即「生存、可持續、可傳承」。撇除《香港 01》這樣不介意燒幾億元的媒體,網媒首先要自負盈虧,或尋求穩定的資金支持,像《傳真社》那樣靠眾籌,籌得幾多次?根本無以為繼。
  2. 為了這個目標,就要優質、有深度的制作,令投資者或讀者願意付出。文灼非直言《灼見名家》只有六、七個員工、數名兼職,做不到驚天動地的出品,所以仍會以博客和專訪為主,不斷物色作者,作深度採訪;此外則主打財經,因為它具技術性,熟行專家才可深入淺出,故《灼見名家》的精英雲集效應可以建立這方面的優勢。
  3. 在二零一三、一四年風起雲湧時創辦的網媒不只《灼見名家》。文灼非形容那個時候「哪個支持佔中或反佔中的網媒 Like 不膨膨聲升?」,但是他堅持自己入行二十幾年的立場,保持政治中立,左中右的作者都吸收,就像《信報》評論版時代既歡迎練乙錚又歡迎劉迺強,所以「土共、新左、民運」都有自己立足之地。即使是自決派,如果有新觀點他也會包容。不過他也承認,由於《灼見名家》的作者較 Senior 故立場較保守,始終反佔中的較多。總之他覺得,他一直堅持正派辦報,現在也要正派辦網,如此自有口碑,而「古惑野」只能顯於一時,無長遠效果。
  4. 至於「可持續、可傳承」的目標,他也在努力,他希望建立一個模式,不用「下下都係我」,讓自己得以抽身來扮演教育、傳承的角色,即使自己不在位《灼見名家》也可以繼續現況。不過他也坦言,現在網媒能夠 Survive 生存已很叻了。
  5. 從整個訪問,楊朗騏深感文灼非辦報的熱誠,但也許文灼非仍以過去大報和電視台的眼光來看報導,按這樣的模式確實無法以六、七人來撐起新聞報導;然而網絡改變了商業和訊息傳播模式,若按照「長尾定律」,網媒如同電商,向小眾提供服務都可成功生存,不一定要複製主流,加上最新技術的話,兩三名記者已足夠採訪和報導有餘了。若文灼非不嘗試恆常的報導,博客聚集的效應就比較容易人走茶涼,恐達不到「可持續、可傳承」的效果。始終作者們乃因文灼非的個人聲望而聚集,正如《852 郵報》也靠游清源一人。 
  • 正派辦報,包容「土共、新左、民運」甚至自決派
    o 180708 a1a

學生去得太盡,傷害自己

  1. 訪問的最後,楊朗騏也和文灼非這位港大校友談起母校。文灼非表示現在已卸下多數公職,但行有餘力的話也在母校做義工,訪問當天就正要參與活動。說起現在的學生會越來越激進,文灼非覺得「不是那類人,就不會做學生會」,所以稍稍親中就選不上,選上了若不激進,又做不到什麼,而只得幾年時光,所以往往去盡一點。他寄語同學們,去得太盡會傷害自己,正如近年港大、浸大的沖擊事件,往往校外人士都來參與,結果「拉就拉你」,校外人「不會錫住你」,更不會顧及你學校的聲譽。
  • 文灼非(右)接受楊朗騏(左)專訪
    o 180708 a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