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尹兆堅:林鄭若真官到無求,何不大膽有為?

民主黨接受林鄭月娥捐款, 泛民和建制派都紛紛抨擊。 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邀得民主黨新界西選區立法會議員尹兆堅, 一起討論林鄭月娥的施政。 尹兆堅指林鄭和西環及建制派的關係「既遠且近」, 又受權貴「綁手綁腳」, 如果她真的官到無求, 敢有所改革, 歷史會有公正的評價。

社會仍撕裂, 大和解未可速成


  1. 林鄭月娥向民主黨捐款之後, 在社交媒體 #「大和解」, 卻面對各方的抨擊。 尹兆堅分析說, 林鄭主要的壓力來自建制派, 她和西環及建制派的關係本來已「既遠且近」, 就好像三十六億元的教育撥款, 建制派當時在議會中「發曬癲」, 想拉倒林鄭的方案; 這次捐款又引起了建制派的「酸葡萄」, 例如葉劉淑儀已經酸到「出曬面」, 於是有風聲指北京關注此事, 而林鄭為免猜測, 火上加油, 才聲稱 #「大和解」只是帳戶管理員自己加上的。

  2. 尹兆堅表示民主黨十分尷尬, 本來民主黨認為林鄭不像梁振英一般難以合作, 所以邀她出席晚會, 林鄭也應邀, 這樣並非壞事, 如果僅僅是出席晚會就不會引起大爭議, 只是沒想到林鄭突然捐款。 不過, 民主黨對於無條件的捐款, 本也十分歡迎, 他還直言一些泛民政黨包括激進派, 也收過「好高官」的、 數以十萬計的資金, 所以民主黨自會向市民解釋, 強調會堅持黨格, 沒必要轉贈給別的黨派。

  3. 同時, 尹兆堅的屯門辦事處開幕, 邀請到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出席儀式, 被戲稱「大和解 2.0」, 尹兆堅笑稱批評者不了解地區事務, 他指辦事處開幕要籌備幾個月, 一早已邀請張建宗, 和林鄭無關。 他表示, 自己因為社工工作而認識張建宗, 至今已近二十年。 他重申民主黨有黨格, 不會在林鄭捐款事件後為了避嫌而無禮的取消邀約張建宗。

  4. 對一個政黨而言如此微不足道的捐贈也備受如此激烈的批評, 尹兆堅都感嘆社會對立、 撕裂之嚴重。 尹兆堅覺得, 不論「大和解」是口號還是幌子, 目前都難成事, 雖然今日政治「無咁癲」, 但雙方的火力依然不弱, 未算緩和, 一些市民較情緒性, 尋求激烈的對抗, 民主黨都只能諒解。 因此, 許楨重申他的願景: 「溫和泛民」和「開明建制」雖然在天安門事件等議題上無可妥協, 但彼此仍可良性競爭, 理性合作。 尹兆堅就直言民主黨仍未「這麼策略性」的考慮到這一步, 不過他同意這個路線, 這亦是曾俊華在特首選舉期間取得成功、 得到中間派主流的支持的原因。


「溫和泛民」及「開明建制」合作, 如同曾俊華的成功例子

o 180401 a1a

選委制度下, 林鄭須向地產商找數


  1. 提到林鄭的路線, 不少分析都指出她在選舉期間所獲的支持很多都來自地產商, 尹兆堅因此形容她被「綁手綁腳」。 以近日粉嶺高爾夫球場的爭議為例子, 政府提出「以 1/3 市值的地價」讓機構續租, 他直指這是「移形換影, 永續佔用, 俾錢大曬合理化」, 他解釋, 按政府的球場契約, 只要租約到期政府就可回收, 甚至為了公眾利益, 也可以在十二個月的通知後回收, 但政府卻未充份利用公權利, 反而製造「俾錢大曬」的條款。 他指抗議者並非仇富, 而是因為高球是極虛耗土地資源的運動, 很多國家都面對這樣的問題, 如新加坡也會在二零二四年前收回兩個高球場。

  2. 因此, 林鄭在近日的扶貧高峰會上批評環保團體只顧「代海出聲」反對填海, 尹兆堅就覺得沒有說服力: 那為什麼林鄭要為高球出聲? 對於政府解釋場內有古樹、 歷史建築, 他反問「新界東北無咩? 居民的山墳無咁矜貴? 」; 他又指, 相關的建築很細, 如別墅、 小食亭, 政府可按原有的保育政策加以保留, 其他土地則交出, 但政府依然不肯, 顯然是把歷史建築和古樹作為擋箭牌, 不敢開罪權貴。

  3. 縱觀高球場爭議, 加上政府仍不按照《土地收回條例》收回棕地, 又擱置新界丁權爭議, 尹兆堅表示這顯示政府不敢開罪權貴, 而這是目前特首選舉制度的必然結果, 有票就要找數。


林鄭要給權貴找數

o 180401 a1c

官若到無求, 何不大膽抑權貴


  1. 也有一種說法認為, 林鄭起碼敢於觸碰敏感議題, 高球場就是一例; 公私合營釋放土地未必最照顧大眾利益, 但也算中間落墨, 好過不踏出一步。 如果支持大和解, 泛民也應該鼓勵這些不完美的政策。

  2. 尹兆堅相信, 政府估算二零二三至二零二四年度起, 每年公營房屋可能不足一萬個, 屆時將是林鄭任期尾聲, 所以即使是燙手山芋林鄭都要接下來; 但畢竟她「兩面受壓」, 所以政策「精神分裂」, 例如要公私合營, 「漏斗滴些利益出來給地產商」, 又例如一邊發出私人遊樂場地檢討報告, 一邊進行公眾諮詢, 這樣史無前例的做法可能產生互相矛盾的結論, 使政府無法操作, 兩面不是人。 尹兆堅認為, 說到底是「畸形選舉制度」所致, 林鄭必須取悅權貴, 但這樣的政策將難得到市民的認同。

  3. 尹兆堅對這位曾經說過「官到無求膽自大」的特首建議: 不幸過去二十年的特首都有瑕疵, 如果她不求連任而希望名留青史, 不妨大膽作出一些對社會建設具歷史意義的舉措, 挑戰既得利益, 那麼歷史會對她作出公正的評價。

  4. 至於泛民如何「鼓勵」特首, 尹兆堅說民主黨會「是其是, 非其非」, 如果政策值得支持, 沒理由為了擺出對抗的姿態而懲罰市民, 例如填海也許不正確, 但對於東涌東的填海, 即使其他泛民反對, 民主黨也投票支持, 因為該處本來已是填海區, 所造成的額外影響有限, 卻可以提供十萬市民的住所, 假如填海填在海洋公園, 那就當然要反對。 尹兆堅承認, 近年極端的市民多了, 不論保守或是激進派, 都竭斯底里, 但他相信大部份市民仍然有道理可講, 而民主黨代表的是這一股聲音, 有責任把道理說清楚。 當然, 現時媒體分裂, 不存在單一的主流, 道理就比較不易講清楚了。


尹兆堅接受許楨專訪

o 180401 a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