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玩野,美國紅酒商:加關稅15%即死

中國財政部昨日公布指, 由今日起對原產於美國的七類共128項進口商品「中止關稅減讓義務」, 在現行適用關稅稅率基礎上加徵關稅, 對水果、 葡萄酒等120項進口商品加徵關稅稅率為15%, 對豬肉及製品等8項進口商品加徵關稅稅率為25%。

  1. 上述措施為執行中國於3月23日發布的回應美國關稅政策, 反擊清單當中, 包括美國鮮水果與干果、 花旗參、 堅果、 葡萄酒、 豬肉及部分鋼材, 價值約為30億美元。 根據中國海關的統計數據, 相關適品佔中國自美國進口額的極少部分。 在美國三藩市以東大約一個小時車程的加州利弗莫爾谷(Livermore Valley), 大約5000箱威迪酒莊的葡萄酒正在倉庫中等待被運往中國, 但被突然叫停。 中國已宣布要對包括美國葡萄酒在內的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產品徵收關稅。

  2. 在這場貿易戰中, 葡萄酒像個棋子, 更大的圖景涉及到美國對當前中美貿易部分規則的不滿, 具體涉及中國政府補貼和迫使美國科技公司和汽車製造商交出知識產權。 當兩國開始坐下來談判的時候, 像葡萄酒這樣的行業讓人們得以窺探這場對抗中的風險。 這種風險已經導致了金融市場的動蕩, 並引發了貿易戰的警告。

  3. 中國將葡萄酒列入價值30億美元的128種潛在關稅目標產品名單。 中國認為, 自己迅速增長的中產人數和由此帶來的巨大市場, 足以令美國保持謹慎。 即使對於兩國之間貿易佔比很小的葡萄酒, 這也是毋庸置疑的。 出口僅佔美國葡萄酒總銷售額的5%。 其中僅有約5%、 出口額約為7900萬美元的葡萄酒到達中國市場。

  4. 但無論如何, 釀酒商都擔心關稅。 他們表示, 即使他們現在有能力負擔中國市場的損失, 中國對該行業的未來也至關重要。 自2000年, 中國的紅酒消費量增長近五倍, 進口量從1%上升至33%左右。 威迪家族產業國際銷售副總裁帕爾(Michael Parr)說, 該公司將中國列為十大市場之一, 並在關稅談判爆發時暫停發貨。 當帕爾於1994年在中國開拓市場時, 為中國的第一家外國葡萄酒進口商工作。 那裏大部分產品針對的是外國人和外國商人。 但中國人的口味已經改變了。

  5. 英國葡萄酒研究機構Wine Intelligence研究總監周川說, 2000年以來, 中國的紅酒消費量增長近五倍, 進口量佔消費總量的比例從1%上升至33%左右。 對葡萄酒的興趣也有助於推動旅遊業。 2016年, 中國遊客成為了納帕谷最多的外國遊客群。

  6. 中國是納帕谷葡萄酒列車(Napa Valley Wine Train)第三大國際市場; 在加洲貝林格和斯特林葡萄園, 20%的買家說普通話。 威迪(Wente)是一個家族葡萄園, 每年生產約70萬箱葡萄酒, 出口約佔五分之一。 受益於需求的激增, 今年對中國的出口在關稅談判之前上漲了80%。 美國瓶裝酒佔中國進口葡萄酒比例不到5%, 部分原因是由於中國的高關稅。 澳洲和智利近年和中國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以減少這些稅收, 這幫助了他們的銷售。
  7. 在2013年奧巴馬總統為習近平舉辦的晚宴上, 山脊酒莊(Ridge Vineyards)的一款酒成為晚宴用酒, 隨後在中國的銷量飆升。 山脊酒莊表示, 擬議的15%關稅將進一步提高價格, 使美國公司處於不利位置。 加州葡萄酒研究所(The California Wine Institute)代表著美國約1,000個葡萄園和酒莊的利益, 它一直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做宣傳活動, 通過舉辦品酒大師班等方式提高加州葡萄酒的形像。 該組織認為, 白宮應該支持葡萄酒出口。 新的15%的稅率可能會對進軍中國市場造成災難性的影響。
  8. 在中國內部, 關稅可能意味著更高的價格。 但在中國葡萄牆(Grape Wall of China)博客上撰文的北京葡萄酒顧問吉姆·博伊斯(Jim Boyce)說, 美國品牌很可能能夠吸引許多已經凖備花更多錢的顧客。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高級訪問研究員Gary Hufbauer說, 關稅的威脅在提醒美國, 中國打算進行報復, 並且會在飛機等大型項目上保持選擇權。 但他表示, 中國的擬徵關稅的清單裏充滿了葡萄酒等高端產品, 這都不是為經濟, 而是為製造政治痛苦, 創造妥協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