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劉銳紹(上):中國仍願忍受金正恩的草裙舞

金正恩突然訪華, 到底是雄才偉略, 游刃於中美之間, 抑或仍是北京的一著棋? 本報訪問了長期關注中國發展的時事評論員劉銳紹。 在訪問的上集, 他分析了北京、 華盛頓、 平壤各自的需要, 評價這是一場「四角戀」。

中美朝韓四角關係

  1. 劉銳紹首先強調, 「各取所需」是國際政治的常態, 只不過朝鮮半島比較複雜, 猶如一場「四角戀」, 各方都在追求其他三方的支持。
  2. 中國在東北亞一直握有強大的主導權, 並需要一個緩衝區來抗衡美國的影響力, 所以中國一直養著這位「小兄弟」扮演這角色, 如同封建時代的中朝附傭關係的延伸。 不過自八十年代開始, 中國已感覺北韓長貧難顧, 所以曾游說金正日仿照中國開放改革, 據說還邀請他去過深圳, 但到底未成功。 因此中國向南韓招手, 最初在八十年代透過一家山東的公司在南韓開設「地下大使館」, 其後中國參加八六年亞運、 八八年漢城澳運, 既接觸南韓亦拉攏兩韓。 中國與南韓遂於九十年代建交。 中國知道南韓始終受美國控制, 但南韓在經濟上更靠近中國, 因此中國可以努力促使兩韓一旦統一時能夠形成一個親華國家。
  3. 北韓曾長期依賴中國。 在八十年代以前, 中國對北韓一直輸送物資, 對朝的支援、 貿易品有七十多項, 但往往採用以物易物的方式, 避免了平壤的通貨壓力, 甚至讓對方「用鴨綠江的魚來換」, 而由於中朝友好, 鴨綠江邊界劃在中方的河岸而非中間線, 所以其實江中的魚本來就有中國的一份。 可是, 隨著中朝關係不再那麼親近, 雖然現在中國對朝貿易品多達二百幾種, 但要求對方以更實際的產出如礦產等等來交換, 加上北韓經濟自蘇聯瓦解後無以為繼, 唯有和美國眉來眼去, 對中國「跳草裙舞」, 這次訪華, 是在美朝會談前顯示自己的影響力, 增加籌碼。 劉銳紹認為這樣談不上是謀略, 只是一種求生本能, 就像當年中國被全面封鎖因而「寧要核子不要褲子」, 全力發展國家安全, 因此不等於金正恩打算改變封閉政策, 開放改革, 不如鄧小平一樣謀求全面的發展。
  4. 美國方面, 雖然南韓在其控制下, 但朝鮮半島始終更受中國經濟所覆蓋, 而且由於民族文化, 南韓不可能絕對親美; 如果中國拉攏南韓以求兩韓平衡, 那麼美國對北韓也有同樣的算盤。
  • 北韓並非耍策略, 只是求存

金正恩草裙舞, 北京仍須忍受

  1. 金正恩是次訪華到底是否中方主動邀請, 是未知之數, 儘管北京宣稱是金正恩主動提出的(平壤有求於北京), 不過近年的發展似乎是平壤更主動, 例如刺殺中國所保護和栽培的金正男, 突破中國的制肘。 不過總體而言, 這次訪問在美朝關係上重申了北京對朝的傳統緊密關係, 已是中國的「中上的一招」, 畢竟中美國力仍差很多, 中國只能克制忍讓, 延續韜光養晦政策。 劉銳紹認為, 中國雖然「對內強蠻」但「對外理智」, 深明國際政治的各方制約之下的取捨之道。
  2. 劉銳紹建議我們留意即將舉行的博鰲會議。 據說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會出席, 今年會議的重要性必將「升格」, 加上博鰲會議不像聯合國一樣被大國政治控制, 因此將是中國與美國以外其他「質易夥伴」合作的新興平台。 如今中美貿易戰爆發之際, 劉銳紹預料中國可能在會上宣布新的經濟合作政策, 若中國與各國的經貿關係發展, 對美國而言就是一個訊息, 即要更加理性、 務實地審視與中國的貿易關係。 站在國際關係的全局觀, 北京也會在朝鮮半島問題上更主動。
  3. 不過劉銳紹擔心, 貿易戰中國尚可應付, 然而一旦美國將之升級至「金融戰」, 由於中國財技經驗尚淺, 加上近年走資嚴重, 如二零一六年流出資產達一萬億美元(即達到中國三萬億美元儲備的三份一), 中國也許會被美國克制, 與八十年代美國以匯率令日本出口成本大增類似。
  • 中國財技經驗尚淺, 近年走資嚴重, 金融戰或處下風

東西德與南北韓

  1. 在訪問中, 劉銳紹較強調中美在朝韓關係上的角色。 相對於中美, 朝韓確實是小國, 這種看法不能說不是事實, 然而朝韓是否沒有主動權? 如果以東、 西德統一來比較, 我們可以看到西德也長期近乎無償的援助東德, 與東德交好, 反而美國並不熱衷於東西德統一, 自然地, 八十年代開始東德和其他東歐社會主義衛星國已不太「團結在莫斯科周圍」。 冷戰時代雖有陣營劃份, 但各國始終有自己的地緣政治考慮, 就像南斯拉夫自二戰後採取社會主義路線, 但相對中立, 拒絕受莫斯科支配, 並和西歐保持經濟關係。 我們甚至可以看到, 柏林圍牆被推倒的時刻, 總理科爾尚在國外, 顯示民眾自發統一的熱切願望。
  2. 兩韓亦反映出這些迹象。 金日成曾在一九七二年推動兩韓高層的秘密談判, 並於同年簽署《南北共同聲明》, 確立雙方以統一為目標。 在「漢江奇跡」前, 北韓的經濟優於南韓, 而一九六零年代的全球左翼反戰、 反殖浪潮予北韓强大的信心。 自從南韓經濟起飛而北韓衰落, 平壤不再主動談統一, 而漢城/首爾的主動舉措如金大中在二零零零年代推行的「陽光政策」, 北方的反應都較冷淡, 似乎擔心一旦統一, 北方統治集團將失勢。 然而, 金正恩在近期平昌冬奧期間主動接觸文在寅, 一反數十年代的兩韓態勢。 同時, 雖然北韓頻頻核試, 試射導彈, 不過南韓亦有聲音認為這是朝鮮民族全體的成就和驕傲。 長期受制於美國的南韓, 民族主義情緒不減。 不過劉銳紹相信, 由於兩韓生活水平相差巨大, 因此民眾的統一願望並不強烈, 不能與東、 西德等量齊觀。
  3. 我們知道德國在一戰前已是現代化強國, 東、 西德的差距不太巨大, 特別在文化方面, 更未見台港對大陸、 南韓對北韓那種城市工業文明對鄉村農業文明的抗拒, 何況朝鮮半島比德國更受制於地緣政治, 因此東西德和南北韓不宜直接比較。 只是, 北韓始終成為了有核國家, 像中國當初獲得了戰略籌碼一樣。 到底這將如何提升金氏集團的信心, 改變朝鮮半島的局勢和朝鮮民族對統一的想像, 也是值得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