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減關稅開放金融,是自信抑或讓步?

國家主席習近平今日(四月十日)在博鰲亞洲論壇上演講, 表示會大幅放寬汽車、 金融等行業的准入限制, 擴大進口, 減低汽車等進口貨品的關稅。 近日特朗普在推特發文說他和習近平「永遠是朋友」, 似乎證實一些評論所預測那般, 美國希望妥協而不是封死中國經濟, 進行戰略性打擊, 因而習近平也拋出了橄欖枝。 然而, 《人民日報》明言「開放新舉措不適用於違反世貿規則的國家」。 我們應如何理解?

開放金融, 減收關稅

  1. 外資持股方面, 中國將把外資對中國的證券、 金融管理、 期貨公司的投資比例限制, 放寬至 51%, 而三年後投資比例更不受限制。 這意味外資在上述的領域可以絶對控股。 此外, 保險業的開放亦會加快。 外資在中國設立金融機構的限制、 其於中國的業務範圍, 也會得到放寬。 汽車、 船舶、 飛機等行業, 也會盡快放寬外資持股比例的限制。

  2. 准入制度方面, 中國將於上半年完成修訂外商投資的負面清單, 全面落實負面清單制, 以及准入前國民待遇制。

    知識產權保護方面, 中國會重新組建國家知識產權局, 完善、 加大執法。
  3. 進口方面, 中國將於今年降低關稅, 特別是汽車關稅會有「相當幅度」的降低。 今年十一月, 上海會舉辦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習近平還表明, 中國不再以貿易順差為目標, 將促進經常帳的收支平衡。  

    西方抱怨已久
  4. 美國近日表明, 希望美國對華貿易逆差減少 1,000 億美元。 這可以視為美國貿易戰的目標。 以汽車為例, 現時美國對中國汽車僅徵 2.5% 關稅, 而中國對美國產品則徵關稅達 25%。 同時, 美國亦認為市場准入限制、 必須設立中外合營企業在華生產的規定, 違反世貿協定。
  5. 中國美國商會對九百個在華企業進行調查, 其中過半數認為中國的市場准入限制是它們最擔心的。 德國駐華大使柯慕賢(Micheal Clauss)曾表示, 儘管中國領導層一再保證進一步開放、 創造公平競爭環境, 但是企業的聲音指「面對的困難有增無減, 公平待遇的政治承諾最終還讓位給貿易保護主義」。 美國商務部長 Wilbur Ross 也表示, 中國說一套, 做一套。


是驅虎吞狼, 抑或結與國之歡心?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發文說「無論在貿易爭端上發生什麼事」, 他和習近平「永遠是朋友」, 似乎有意為目前如箭在弦的貿易戰降溫, 所以習近平今日有這番演講。 西方媒體一般認為習近平和應特朗普, 拋出了橄欖枝。

然而, 其實這些措施在今年兩會已見諸報告, 而改革開放本來也是中國的長期國策, 中國不會因為美國而改變, 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上也難以改口, 他說改革開放是「中國的第二次革命, 不僅深刻改變了中國, 也深刻影響了世界」。 今日《人民日報》也指: 中國判斷經濟全球化是不可逆的時代潮流, 基於這一判斷, 中國的開放力度越來越來。 基調就是, 開放措施並非向美國屈服。 反而, 習近平似乎不點名的批評了美國。 他指「開放還是封閉, 前進還是後退, 人類面臨著新的重大抉擇」, 又指「冷戰思維、 零和博弈愈發陳舊落伍, 妄自尊大或獨善其身, 只能四處碰壁」, 呼籲各國「不搞唯我獨尊、 你輸我贏的零和遊戲, 不搞以鄰為壑、 恃強凌弱的強權霸道, 妥善管控矛盾分歧, 努力實現持久和平」。

當然, 政治語言有時要反過來解讀。 一方面, 今日《人民日報》的文章稱「新舉措不適用於違反世貿規則的國家」, 但文章除了批評美國的霸權作風, 並無明言這個國家就是美國, 給予中國很大的迴旋空間。 另一方面, 進口汽車等減稅措施並不只針對美國, 中國將加強從歐洲日本等國家進口, 減少對美的依賴, 使美國透過貿易戰強化工業出口、 彌補逆差的目標無所著力。 中國既可以聲言美國違反世貿規則, 挑起貿易戰, 日後只針對美國產品再加徵報復性關稅, 這樣也符合世貿規定, 至少出師有名, 不受最惠國待遇條款影響; 美方如果妥協, 則一體均霑新的較低關稅, 但中美貿易議題將化為美歐日等國之間的出口競爭, 若再打貿易戰, 美國的份額會被第三者佔據, 而不只是暫停對華出口。

本報近日的評論就指出, 中國可能作出讓步, 但不會改變制度, 只會作數字上的調整。 目前的措施大體如此。 改變數字比較簡單, 即使產生控股權的變化, 也可以透過金融操作來重新掌握; 若改變准入制度, 則屬法規問題, 難以修改, 而且世貿機制會把它作為最惠國待遇, 讓所有成員國共享。

當然, 放寬進口意味中國國產品牌面臨更大的競爭。 到底中國是信心十足, 抑或是不得不讓步? 這是另一個大話題。 僅以汽車領域論, 美國 Tesla 等新興電動車品牌銳意打開中國市場, 然而中國在電動車領域可能有後發優勢: 相比起燃油汽車對引擎的冶金技術要求, 電動車主要技術核心是電池, 近日中國電磁炮試射, 說明電池技術已具相當高的水平, 而所需要的稀土元素, 中國本來就是出口大國。 這說明在中國在新興電動汽車市場上較能面對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