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陳恒鑌:夏正文報告查港鐵,須有革命性成果

一地兩檢草案剛剛在立法會獲得通過,建制派憑藉優勢,泛民各種疑慮都無法形成任何阻力,但建制派是否就此任務完成,「一天光曬」?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訪問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恒鑌,陳恒鑌以「建設派」來形容自己的陣營,並指高鐵和一地兩檢尚需解決不少問題,否則就正如泛民所批評的缺乏效益。對於近日港鐵醜聞,他直言港鐵若不改善,就是與民為敵,而徵結之一在於顧問公司,「英美月亮特別圓」。

高鐵尚未完善,建制泛民仍須努力

  1. 泛民議員指責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二讀法案時並未給予足夠時間,甚至不予發言。陳恒鑌解釋,二讀一開始泛民就動議中止待續,用了九個鐘,之後不斷點人數,又用了三個鐘,即十一個鐘花在「無聊問題」上,剩下九個鐘真正二讀發言,泛民不能怪責別人。陳恒鑌評價說,泛民要向選民有所交代,因此要做秀,讓選民感受他們的反對立場,而一向較溫和的民主黨表現之所以更激進,原因是沒有一條修訂是民主黨提出的,所以民主黨必須更激烈,「跳上檯,衝出來,被抬出,都被抬出去了,還不夠反對?」。不過他認為民主黨的真正立場更溫和,否則「不會帶高鐵團,和我們爭客」。
  2. 只是陳恒鑌並不認為高鐵和一地兩檢問題已解決,他形容「一百步只走了兩步」。首先是購票難,現時在香港只能買香港出發的跨境車票,而內地車站之間的車票就要透過中介。他自己近日的親身經驗是,八十八元人民幣的車票即約港幣一百元,手續費就要額外港幣一百元,直如「回到無智能手機的時代」而不得不依賴中介。其次,現時香港只和十幾個城市直通,如深圳廣州,和規劃中的百多個城市差距很大,如要到粵東等地,港人要到福田或深圳北轉車。對此,他希望港府和內地政府洽商,讓香港成為更多班次的始發站,但這涉及城市競爭和「內交」,他懷疑內地是否一定願意幫香港,因過去內地給予惠港政策而港人「多謝都無句」,引起一些內地居民的不滿心態。長遠來說,這亦關乎港人與內地融合,獲「國民待遇」的議題。
  3. 反對一地兩檢者,部份理由就是高鐵效益不大,無法直通多數城市,只是昂貴的城際列車。因此,陳恒鑌以「建設派」形容自己的陣營,希望各方繼續研究和推動一地兩檢,善用條例,使它發揮到效益。可以說,陳恒鑌和反對者同樣看到問題,只是以較進取的方式來面對。
  • 陳恒鑌認為民主黨對高鐵的態度溫和
    o 180620 a1a

英美顧問特別圓

  1. 另一方面,港鐵陷入連串監管醜聞。許楨引述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主席田北辰指港鐵存在重大監管問題,且政府制度本身就有缺乏。陳恒鑌進一步補充說,管理鐵路的政府部門是運房局之下的路政署之下的鐵路拓展處,可想而知署長權力不足,和「富可敵國、獨立王國一般」的港鐵的高層身份不對等,這已是工程界談了好久的老問題。他表示鐵路拓展處的監督方法最多是派遣地盤監核,但從這次風波可知,連前線監核都能夠被瞞過。
  2. 對於高鐵超支,陳恒鑌諷刺港鐵甚至其他大型工程的普遍態度就是「西方月亮特別圓」,凡前期顧問必聘請跨國公司,現時由一英一美的兩間公司壟斷。英國顧問負責高鐵前期勘探,但它們在高鐵方面根本不夠經驗,高鐵和一般鐵路和載重鐵路是兩碼事,而主要技術在法、德、中、日手上,英國上一次大型鐵路建設已是八十年代的英法鐵路了。由於前期勘探不善,工程臨時修改增加,「一陣地硬,一陣改設計」,結果導致延誤和超支。他直言過去大型工程超支遠沒有今日這麼頻繁,而業界也認為政府可負責部份工程而不應全部委於港鐵。因此他希望政府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借此機會整頓港鐵甚至港府的工程監管制度,但調查委員會主席夏正民要有徹底求變的決心。
  • 陳恒鑌:英美兩間顧問公司壟斷香港大型工程業務,但對高鐵工程欠經驗
    o 180620 a1b

是回歸後管治質素差?

  1. 本報的觀察是,港鐵近年問題多多,原因涉及幾個方面。港鐵在內地和海外拓展業務,是否引致專家外流而本地人力資源不足?但反過來說,港鐵在香港以外的主要工作是營運,不包括建造,似乎壞消息就甚少聽到,說明港鐵不勝任前期勘探,而在港英時代,前期勘探由政府負責,解釋了為什麼過去超支較少,這說法相信比「回歸後管治質素變差」更具制度架構方面的說服力。此外,港鐵新增了建造任務就自然把工程外判,但在外判制度下職員較不具報告問題的責任感,因為外判合約很難釐訂工程以外的權責。香港的公廁就是好例子,自管理工作外判後,日常清潔之外的損壞報告似乎沒有上報,於是廁具越壞越多,市民應該身有所感。今次醜聞中,工序的修改沒有上報候批而私下實行,或許就反映了修改頻繁(懶得一一上報)以及外判合約制下的監管責任缺陷。
  2. 不過,政府負責勘探亦未必盡善盡美。近日引起爭議的元朗明渠行人天橋方案,造價達驚人的十七億,正由政府負責前期研究。區議會作為諮詢機構,只要工程有利社區就自然會歡迎,不傾向過問財政,而當區議會已經同意,立法會的撥款審議又添一層政治考慮。總而言之,制度設計往往左右了民生工程的效益。
  • 元朗明渠行人天橋想像圖,造價要十七億?
    o 180620 a1d

港鐵不改善,即與民為敵

  1. 談到政府工作,陳恒鑌回顧過去政府的運輸交通整體策略研究,如七十年代主張建設鐵路,八十年代主張增建機場和三號幹線,九十年代主張以鐵路為骨幹;可是回歸二十年來,特區政府從未進行整體的交通策略研究,而「公共運輸交通策略評估」只研究各種運輸工具的角色,是小修小補,且連「2030+」都不見全盤設計,可謂失敗。
  2. 曾蔭權時代,運輸及交通事務合併由運輸及房屋局負責,正是希望兩者良好配合。建屋任務雖迫切,但如果政府只顧建屋而忽略交通,則會製造同樣嚴重的問題,甚至越有效率的建屋,日後交通問題就越集中。陳恒鑌憂慮,新界西將有六、七十萬新增人口居住,如果政府全無交通規劃,唯靠現時已經擠塞的西鐵、汀九橋、吐露港,未來就不得不悲觀,他懷疑是否政府官員不知道塞車是一種生活問題。他指評估不能再拖,例如屯荃鐵路的走線,要盡快研究落實。
  3. 政府應否回購港鐵?陳恒鑌坦言公家鐵路不一定好,過去九鐵就質素欠佳,但若今日引入私營鐵路競爭者,他樂見其成,就像北港島線就是一個可行方案。他批評港鐵做獨市生意,還不斷加價,使市民失去以前對港鐵的好感,「賺一六八億還加價,根本離譜」。大概原因是港鐵作為上市公司,要「睇住股價做人」,難言社會承擔。因此,政府與其斥資天文數字回購,不如委任主席時強調社會責任,以此來引導港鐵的營運。港鐵若再不改善,就真的與民為敵。
  • 單靠西鐵,未來新界西居民可能加倍塞車
    o 180620 a1c
  • 許楨專訪陳恒鑌
    o 180620 a1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