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陳劍青:林鄭靠市場機制,房屋問題二零四六都無解

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繼續土地大辯論系列。今次的嘉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表示,林鄭「耍家」之處是設置議題,現在所有人都跌進她的前設中:住屋問題就是缺地、覓地的問題,而非土地壟斷、房屋金融化。陳劍青希望社會加入討論前,看穿政府的前設。

林鄭善設置議題

  1. 許楨一直關注,到底這次諮詢是諮詢,抑或政策推廣、公關造勢?土地小組主席黃遠輝「好像參選」一樣落區,小組成員曾鈺成攝製「不是政策中性」的片段,而他的智庫出了「厚過諮詢文件」的推動公私合營的報告。
  2. 陳劍青回顧稱,過去政府的諮詢一直遵照程序,讓公眾參與,政府自己保持「收集意見」的角色,即使是新界東北發展,在 2010 年前都這樣。然而這六、七年變化很快,政府角色改變了,開始自己提出主張,其中一個方法就是成立類似土地小組的委員會,例如大嶼山發展方案,就事先委任「民間」委員會,但成員都有政府背景,是政府「信得過」的人。於是政府立場替入、變成了民間聲音。這些委員的出鏡頻率很高,就像黃遠輝個個星期出鏡,與此同時,民間組織的聲音就被淹蓋,例如近日有環保組織發表郊野公園是否適合建公屋的民調,但同日,公屋聯會這「入局」的組織就表示公屋最適合建於郊野公園。這是一場公關戰,政府和民間各自爭取將聲音呈現給公眾,但戰況不對稱。
  3. 陳劍青認為政府「出師不利」,而許楨的說法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政府自帶立場,就無法產生「大辯論」凝聚共識的效果。陳劍青指,政府的做法太著跡太明顯,明明有《土地收回條例》不用,把尚未經過驗證的公私合營方案設為短期措施而不是概念性措施,顯然要把這選項安插入去。因此社會普遍覺得涉及官商勾結。不過在陳劍青眼中,林鄭只是繼續她十多年來「耍家」的做法,即透過諮詢來設置議題,得到「政府想要的共識」。譬如今次她的前設就是:香港居住問題是缺地,必須覓地方可解決問題。
  • 林鄭爭取「政府想要的共識」
    o 180610 a1a

用市場機制,永解決不到問題

  1. 陳劍青感覺「所有人都已跌進這前設」,而無視了房屋金融化、土地壟斷的徵結。他形容土地分配不均,諷刺「你找我和誠哥除(平均面積)?」。許楨則提到,社會不少人士都已明白「房屋是用來住的」,應該重視分配,正如上次訪問的「107 動力」召集人何民傑,都指政府的視野局限於土地。不過政府自有其說法,陳劍青形容為「雞先定蛋先」:如果不找地,就無土地資源來作分配。
  2. 因此陳劍青預料,由於覓地、造地之後公眾也無法知道自己能否獲益,所以「大辯論」難有共識。他指,其實政府一直都在覓地、造地,包括填海,檢討土地儲備等,不消這次諮詢,所以根本問題在於分配。填海所得土地,是否用來建公屋?如果建成私樓,對劏房戶根本無用;如果填海之後發給市民「每人一千尺換地權益書」,人人都會支持。多年的土地問題無共識,正是這理由。
  3. 許楨觀察到,林鄭早已提出「公屋封頂」,又推動綠置居、首置上車盤,預告房屋供應會更依賴市場、更自由主義,似乎已告訴公眾覓地、造地之後房屋會如何分配。他直言如果這套有用,香港就不會像今日如此田地。陳劍青表示同意,他更直言林鄭根本不曾思考過市場機制的問題。他指諮詢文件所形容的「貴、細、擠」根源是市場失效,市民要明白,如果繼續按這套機制來供應房屋,到 2047 都處理不到問題。
  • 陳劍青和許楨都感到政府忽略房屋分配問題
    o 180610 a1b

求過於供,卻效法內地去庫存?

  1. 與土地問題密切相關的是寮屋的清拆和相關補償。政府近日政策有鬆動,寮屋戶只要登記若干年期,就可免資產審查上公屋,而特惠補償亦由六十萬元倍增至一百二十萬。
  2. 聯繫到上述的林鄭「新政」,陳劍青估計,正如中國內地「去庫存」政策下清拆寮屋的補償可以直接用作積存的新單位的首付,香港寮屋清拆「免審查」可能意味「俾綠表」買居屋、綠置居,而不是一般想像的上公屋,至少可以看出這一傾向。因此政策目的是推動綠置居,為房委會「填」(昔日的居屋和現在新增的綠置居的收入,是公屋的資金池),而非純粹幫助寮屋戶,他們付了首期還要供樓,倒欠政府。他又提到朱凱迪的建議:寮屋戶形成了社群,可以考慮「搬村」,原址重置在大型發展計劃之中。
  3. 許楨留意到,原本的寮屋補償是六十萬,從曾蔭權到梁振英都一直堅持,因為寮屋本是佔用官地,要講究點公平原則。現在一下子改變,相信公務員都難以解釋。他覺得林鄭出身政務官,令人意外的並不保守,願意大花公帑用「銀彈」解決問題,大原則不談不改。
  4. 陳劍青則覺得不算「銀彈」政策,因為六十萬的補償是十年前的標準,現時樓價已經倍升,政府只是正常的因應時局而調整,現時一百二十萬元也未足以一下解決居住問題,因此未見得是新的公關、政策路線。他笑稱,正如棕地,政府過去一直不肯發展,現在都已鬆口,只是不願歸功於(Credit)政府以外的團體。
  5. 陳劍青說政府不用「銀彈」更好,即尚有原則可討論。政府以「務實」為原則,而他則希望民間注意土地類型和發展形式的關係,堅持「土地公義」避免偏幫個別利益社群。這亦是「大辯論」的最大分歧所在。
  • 陳劍青:「貴、細、擠」根源是市場失效
    o 180610 a1c

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