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民建聯確實無理想,只求安定繁榮順利回歸

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今日(6 月 6 日)接受劉慧卿訪問。分屬建制派和泛民的二人交手多年,談起「親中、親共」的問題相當有火花,劉慧卿自是一貫的快語,連曾鈺成都略帶激動。到底是政客表演的默契,抑或鏡頭前的笑裡藏針?

曾鈺成說了兩點:主張「結束一黨專政」讓中共加入選舉競爭,應該可以參選;民建聯「沒有理想」,純粹為了維持穩定保障一國兩制,對年輕人沒有太大感召力。

北京爭取人心回歸

  1. 六四二十九周年,曾鈺成表示自己「年年都無去過」晚會,無從評論。他坦承自己要「執林鄭口水尾」,認為這反映「香港人仍有言論自由」。
  2. 從這一點說起,他表示回歸頭十年,中央官員已清楚香港「人心未回歸」,而且認為需要「一段時間」來爭取人心。曾鈺成覺得「有乜出奇」?畢竟香港回歸是中英兩國的談判,中方明確反對「三腳凳」,不讓香港人參與,因為香港被佔領前不是獨立的,所以由英國交還給中國,不是「還政於民」。不過從回歸到 2008 年奧運,國家認同一直上升,即使有反對活動包括 2003 年大遊行,都很少針對中聯辦;估不到之後十年每況愈下,「嚇親中央官員」。

民建聯真的無理想

  1. 六四時,民建聯和支聯會都未成立,兩者日後的成員,部份在當時都一起罵北京。劉慧卿質問,那民建聯為什麼轉呔?曾鈺成憶述,事件剛發生時,愛國左派都有反彈,有份參加當年百萬人遊行,他自己也「一定站學生那邊」。部份愛國左派感到徬徨,成立過「建港協會」,經過半年觀察,認為中國不會出現大變化,回歸不會改變,因此須要堅持一國兩制,要與中共政權對話。曾鈺成說,六四之後最擔心國家回到完全封閉的時代。近日他採訪一名當時的深圳的記者,對方透露鄧小平一度感到威脅,中央領導層不太支持其改革。曾鈺成說,如果國家倒退,香港都會麻煩;幸而鄧小平南巡之後,改革開放確定下來,所以香港只要「做好自己的事」,避免失控,讓中央繼續一國兩制方針。曾鈺成面對劉慧卿「轉呔」的揶揄,反駁說當時「大把人轉,連戴卓爾夫人都轉」,又笑說「知道你睇唔起我們班友架啦!」
  2. 不過曾鈺成說,當時民主派和中央斷絕了聯絡,因為「親中」有罪。劉慧卿表示異議說,她一直「親中」,而曾鈺成是「親共」。曾鈺成略帶情緒的說「你依家先認親中啫」,他回顧 1991 年第一次立法局選舉,港島程介南參加選舉論壇,被五位對手五隻手指指著他「親中」,顯然「親中」可以導致集體的圍攻;第二天的報紙標題是「親中是票房毒藥」。劉慧卿則表示與她無關,因為自己出選的是新界東。
  3. 這就是民建聯成立的背景。劉慧卿引述一個學生的問題:民建聯當年的理想,是否和香港今日一樣?曾鈺成坦承民建聯「無理想」,還說「不能騙學生」。他解釋,1991 年程介南等三個「親中」候選人輸掉,但勝負差距不大,敗因是不懂選舉,沒有選舉機器,因此民建聯翌年成立,完全是為了贏議席,保持穩定。當時有三個口號:平穩過渡、繁榮創富、安居樂業。他不諱言,即使對當時的年輕人、有理想的人,都沒太大感召力。
  4. 既然民建聯為了順利回歸而成立,那麼特區成立後,本來打算退出舞台。早在 1996 年民建聯一次集思會已經爭論回歸後「示不示威遊行」,有人說豈可跟「自己的政府」唱對台?又有人說政府不是民建聯組建的政府,政策不正確當然要抗議。劉慧卿表示後者「好少見」,曾鈺成回敬說「講親你都詆毀」。總之,正如一開始提到,由於「人心未回歸」加上各種管治危機,民建聯認為「有排都未完成歷史使命」。
  5. 六四年年喊「結束一黨專政」,現在這樣喊能否參選?曾鈺成一開始沒有正面回答,只說如果不許參選,都不只因為這一句。不過劉慧卿追問下去,曾鈺成首先表示,參選要先宣誓效忠,那時可以辯稱「結束一黨專政」根本是偽命題,因為共產黨領導不等於一黨專政,所以只是亂噏云云;隨後表示,如果像何俊仁般主張共產黨參與選舉競爭,而不是要打倒共產黨,他覺得有道理,應該能參選。最後他笑說自己不是選舉主任,「不到我話事」。
  • o 180606 a1b

賓墟咁,點理性溝通

  1. 話題轉到二十三條,曾鈺成表示「不能等運到」,政府要和各方、包括泛民溝通。他緬懷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的年代,形容那是香港政治協商的黃金時期,如李柱銘、羅康瑞這樣立場迥異的成員都可以交流,不會罵對方「漢奸、賣港」。
  2. 不過劉慧卿指責曾鈺成自己都做不到,例如今年 4 月的「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研討會」,她指「我果邊的人一個都無」。曾鈺成反駁說,「公道 D 講」,如果你班友去舉牌叫口號,又如何理性溝通?劉慧卿笑他「驚」但他表示不是「驚」,可是「叫口號有叫口號的場合」,但他邀請講者,就要防止有人講侮辱性的說話。現在立法會諮詢,參與者已經粗口舉牌撕東西,「賓墟咁」。
  3. 再者,曾鈺成說「我又不是用你的錢」,民主黨都不會找反對者來自己的活動。他透露自己第一次見彭定康,邀彭參與政改方案論壇,而彭回答「我只出席自己舉辦的論壇」。曾鈺成不知是讚賞還是諷刺,形容彭定康「真是一流政客」。
  4. 劉慧卿話鋒一轉,又讚曾鈺成在中聯辦前主任張曉明訪問立法會一事上做得好,與各個黨派妥善溝通。曾鈺成覺得,現在就是少了這種溝通,2010 年政改時,北京和民主黨接觸,但近日卻有上海研究者問他「泛民點睇」,他只好回答何不直接接觸泛民;他詢問一位民主黨黨友,後者表示近年北京完全無再接洽他們。 

歷史自有公正裁決

  1. 訪談結束後,有記者問曾鈺成如何看六四事件。對答如流的曾鈺成略有停頓,似乎慎選用詞,說以自己的經歷、民建聯會務顧問的身份,不能任意表達意見,只能說「標準答案」:歷史自有公正裁決。不過他相信,如果北京處理六四問題,就不是歷史問題,將會對今日的中國政府產生相當重大的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