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是增加還是減少美國對中國的猜疑?

美國最近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者。 到底是特朗普個人意氣風發, 信口開河, 還是美國決策層的共識? 如果是後者, 則意味中國自習近平和奧巴馬「莊園會晤、 瀛台夜話」的努力, 付之流水。

 

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指, 中國的戰略、 經濟擴張, 已在亞太地區對美國造成挑戰, 威脅美國的地緣政治優勢、 美國主宰的世界秩序, 美國將展開競爭, 保護美國利益和價值。 前白宮戰略顧問班農更直言, 美國正與中國打經濟戰, 三十年內雙方之一會成為地球霸主, 如果美國不警惕, 霸主將是中國。


習近平屢次强調, 中美要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認為, 雅典崛起令斯巴達恐懼, 最終導致戰爭。 在此論述中, 兩敗俱傷的戰爭是一個互信與否的問題。 以此理論來分析中美關係, 是哈佛大學學者 Graham T. Allison 提出的。 他回顧過去五百年近、 十六次強權崛起威脅到守成的強權, 其中十二次都導致了戰爭, 例如一九一四年奧地利王儲斐迪南大公爵在薩拉熱窩遇刺, 引發了一戰, 而當時英國就像斯巴達, 而統一後經濟崛起的德國, 就類似雅典; 德國崛起之所以成為「威脅」, 取決於英國如何看待。 故他一直呼籲美國「適應」中國崛起。


近年出版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秘密根源》(Gerry Docherty and Jim Macgregor)一書更指, 德國擴張導致大戰, 是一段歷史謊言, 而倫敦政治決策圈一直意圖摧毀德國才是戰爭元兇。 如果此書所說屬實, 就更印證了「修昔底德陷阱」的危險。


然而, 如果中國不對美國構成威脅呢? 正如習近平說過, 太平洋容得下中美兩國。 就目前所知, 一帶一路的目標也不是美國的傳統勢力範圍。 美國前財政部長薩默斯就形容, 「現在世界平衡的默契就是, 西方做自己的事, 中國也做自己的事」。 現時, 一帶一路加上中歐、 東歐十六國的「16+1」政治經濟談判, 加上亞投行等的成立, 顯示中國已在西方秩序外營造自己的一套政治和經濟結構。


不過, 一帶一路不侵入美國傳統勢力範圍, 也意味美國和西方無法干預。 西方坐視一個強權的形成, 自身的安全系數就日益減低。 如果「修昔底德陷阱」要靠互信來避免, 那麼互信的成本或代價就越來越高。 這亦多少反映, 為什麼習近平採取「莊園會晤、 瀛台夜話」的談心方式來展開會唔, 可能因為正式談判中理智必比感性優先, 而理智必預見「修昔底德陷阱」的根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