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麥美娟:林鄭要有房策立場,不要政治潔癖!

林鄭月娥表示,希望「土地大辯論」可以凝聚社會共識。不過社會似乎並未縮小分歧,近日還因高爾夫球場而發生肢體衝突。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麥美娟在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訪問中表示,政府這次諮詢想建立中立形象,但其實政府在土地和房屋問題上根本無中立可言。她呼籲政府明確自己的立場,解釋和推動政策,解決普羅市民住屋問題,不能因「潔癖」而退縮。

政府不能有潔癖

  1. 麥美娟直言,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諮詢文件所列的選項,全都不是新鮮事,政府只是加以整理,她不明白為什麼要花這麼多年時間;而政府推動所謂「大辯論」,實際上是既得利益者製造輿論的舞台,因此社會談不上達成共識。她笑稱「就業機會就多了,高球場從來不用公關,現在要請公關」,結果社會矛盾反而加大。
  2. 對於現狀,麥美娟形容政府「唔上唔落」。以她的理解,本來政府希望成立「稍為中立」的小組,還特意不邀請政黨人士。問題是,以現時社會氣氛,什麼樣的小組都會被人視作政府偏袒而不中立,何況,如果真的是由下至上的「大辯論」,那就應該由市民推舉委員。與其目前這樣,她寧可諮詢文件是一次政策解釋和推廣,否則,「大辯論」的前提是土地不夠,但由於政府要保持中立,對各個選項不作解釋和澄清,結果連土地足夠與否都被社會質疑,這樣談何共識。她呼籲政府不必如此「潔癖」,在適當時候就應主動澄清誤解。
  3. 許楨認為林鄭月娥的政治判斷有落差,先有出租公屋封頂論,又有綠置、首置「置業階梯」論,於是土地諮詢就被質疑幫助不到基層。若把尺度放大到回歸以來的二十年,他指很多開發項目都和基層無關,如西九「曬太陽曬了十幾年」,只建成私樓和圓方這樣的高級商場,相比之下,港督麥理浩積極建公屋,市民紛紛支持政府的開發。許楨憂慮特區民生政策尚不及殖民時代。
  4. 麥美娟呼應許楨的觀點說,現時有人反感填海造地,就是因為政府只講土地,不講規劃,不講怎麼解決房屋問題。工聯會主張新開發的公屋和私樓的比例從六四增到七三,政府過往回答說無地,那麼覓地之後是否就能增到七三比?如果是這樣,填海造地或見縫插針,社會都無從反對。在土地住屋問題上,政府要適當干預,無中立角色可言。
  • 住屋問題上,政府無中立角色
    o 180528 a1a

不能盲目學新加坡

  1. 具體政策上,對於有人說「香港不欠土地」,麥美娟批評是「危險的說法」,若抱這樣的立場,就什麼問題都解決不到;至於「只要開發棕地、高球場就行,其他不用觸碰」的說法,她也認為不正確,近日啟德地王成交,意味發展商看好樓市,「睇死你政府不夠地」,所以唯有政府土地充裕,才可以令發展商「不敢這麼進取」,從而降低樓價。她反問,政府多番提醒市民謹慎入市,但樓市和房策如果反其道而行,市民只會擔心現在不買就以後都買不起,並且喪失對政府的信心。
  2. 談到棕地,麥美娟表示自己做了葵青區議員廿幾年,連讀書時參加徵文比賽都是探討貨櫃碼頭發展,一直有所觀察。她同意許楨所指,棕土是政府欠缺物流政策的產物。她憶述以前政府在碼頭附近批出短期租約,用以停放貨櫃,但結果後勤用地價格越來越高,服務供應商支付不起而越搬越遠,另一方面則是內地貨物流入,特別是網購轉運和分派需要大片土地,因此助長了棕地的擴散。
  3. 政府在洪水橋的方案是建立多層式物流大廈,提供給現時的棕地使用者,但如果好像九十年代末貨櫃碼頭的「高增值物流」用地般,由大集團競投壟斷,供應商一樣支付不起,重複過去的事。她建議好像昔日的工業大廈一樣平價租出,可惜政府到今日也只有概念,連物流大廈承重、車倆限高等都無法案,令人擔心。麥美娟重申自己支持發展棕地,但收回棕地時除了賠償,還要物流政策配合;反過來說,棕地有發展需求,才可以推動相關政策的形成。
  4. 對於林鄭「綠置居取代公屋」的主張,麥美娟相信是學新加坡的組屋政策。她同意新加坡組屋行之有效,香港市民亦欣賞,但當地組屋可用公積金供款,有整個政策配套,除非香港一併改革強積金,否則不能為學而學,把出租公屋改作出售,何況現時公屋輪候冊幾十萬人,特首一句「取代」就令幾十萬人擔心。如果下一屆政府能舒緩輪候冊,那時逐步推行綠置居都不遲。
  • 棕地開發,要配合物流政策
    o 180528 a1b

租金上升,就壓低工資?

  1. 談到勞工問題,即使商界要求政府在取消強積金對沖時給僱主補貼,動用公帑,麥美娟都傾向同意。為了盡快取消對沖並減少政策爭議,政府不妨加大投入,讓商界接受,盡快落實,因為遲一年就多一年工友受損,而她知道一些做生意的僱主都寧願快點落實以便安排資金。
  2. 商界人士表示政府當年同意對沖,僱主才同意強積金方案。不過麥美娟解釋,當年根本不像今天這麼多外判,而正是外判制度使強積金的影響加劇,工友常常做兩三年就「沖一沖」。同時,商界往往希望社會同情中小微企,但現時的僱員、特別是基層工友,其實分享不到經濟成果,而工資所佔的企業經營成本和租金比起來日益減少,企業不能因其他成本的上升而壓低勞工成本。否則到日後基層員工退休生活無保障,政府始終要加稅來照顧他們,企業同樣要承擔。
  3. 麥美娟強調,標準工時必須立法。現時香港無償超時工作十份嚴重。她回憶以前打工加班是開心的,因為加班有補水,即使沒有法律要求;今日爭取立法只是確立「細個時」本就存在的制度。可是政府沒有自己的立場。她舉一個新加坡的相反例子:當地侍產假立法時,一樣遇到商界阻力,但一名當地官員對她介紹,新加坡政府計出企業平均六年才有一個員工要拿侍產假,如果六年一次的假期對經營有影響,要麼本就經營困難,要麼僱主講大話。麥美娟欣賞新加坡政府據理力爭,在香港則要民間組織如工聯會等自行計算和推動。
  4. 最後談到公務員加薪,是否政務官出身的特首就出手比較闊綽?麥美娟笑稱「公務員士氣」是其中一個加薪的考慮,可圈可點。不過現時合約公務員或公營機構員工的工資福利保障都不及以前,因此商界的打工仔議價能力也降低了。從這個角度而言,公務員較佳的加薪也增加了商界員工的議價能力。

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