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廣德:鄭若驊暫未涉專業操守問題,但貪好處心存僥倖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及丈夫潘樂陶, 於屯門大欖海詩別墅的兩幢獨立屋被揭發僭建。 本報留意到, 目前未有相關工程界別的組織提出對二人「釘牌」, 故我們訪問了資深工程師, 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 他指「釘牌」須涉及「專業操守」, 而他覺得今次事件不直接構成「專業操守」問題; 然而他質疑, 鄭若驊並非警覺性不足, 而是心存僥倖, 貪圖好處, 不符合社會對律政司司長嚴於律己的期望。

 

暫不見專業操守問題
黎廣德首先解釋, 若要「釘牌」, 則前提是當事人涉及「專業操守」問題, 例如當事人利用自己的專業資格申請改建物業, 涉及到違法事項而明知故犯, 證據充分, 並有專業界別人士或組織投訴受到其不符合「專業操守」的行為的影響, 那麼專業學會就將展開討論和紀律聆訊。


然而, 如果當事人買賣物業後忘記遞交文件, 或未即時將僭建物拆去, 就未必跟「專業操守」有關, 可以算是一個灰色地帶。 黎廣德個人認為, 鄭若驊及潘樂陶的事件並不直接構成「專業操守」問題。


以他所知, 相關專業組織或學會仍未討論今次事件, 也未討論「釘牌」與否。 然而, 不同的專業組織和學會或有不同的準則, 他所指的是基本準則。 他相信, 待屋宇署完成調查後, 如證實有建築師涉及刑事, 相關學會將按既定程序展開紀律聆訊。

 

貪圖便宜, 心存僥倖
不過黎廣德在香港電台節目中則強調鄭若驊不符合社會對律政司司長嚴於律己的期望。 首先, 私人物業僭建亦即霸佔不屬自己的地方, 影響環境或安全, 又未繳納地價和差餉, 乃侵犯公眾利益。 再者, 她同時作為工程師和資深大律師, 若說自己無能力分辨, 不懂找專業人士調查, 難以令人信服, 更使工程師和律師都感難堪。
實際上, 她在二零零八年以二千七百萬元購入一千五百尺的獨立屋, 如果想多幾百尺, 大可以買更貴的, 對她的經濟能力而言只是九牛一毛的差別。 若她真的屬於那棟獨立屋, 那她在二零零八年購入時、 二零一二僭建風波期間、 近日獲邀出任司長時、 上任前收到屋宇署通知時, 四次時機都對僭建不加理會, 更不拆卸。 這樣並非警覺性不足, 而是貪圖好處, 心存僥倖, 就像深夜無人看到就衝紅燈, 直至被捉個正著為止。


黎廣德更認為, 特首林鄭月娥亦須負責。 林鄭任發展局局長時, 雷厲風行要拆除僭建, 雖然不了了之, 但她對僭建的警覺性應該高於其他官員; 若她審批鄭若驊的品格審查時, 忽略調查僭建一項, 就是特首失職; 如果她明知而仍批准 -- 也許因為中央的壓力 -- 不加過問, 就更加輕藐了律政司司長一職, 要向香港人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