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股不同權,真的是大勢所趨?

在二零一三年, 香港交易所拒絕阿里巴巴以「同股不同權」的架構來港上市, 於是阿里巴巴轉往紐約交易所上市, 規模達 250 億美元, 創下該交易所的 IPO(首次公開招股)歷史紀錄。 近日, 林鄭月娥邀請阿里巴巴回港上市, 表示香港會落實「同股不同權」制度, 馬雲帶頭鼓掌, 表明會認真考慮: 「對今天的香港, 我的信心之大前所未有。 」

吸引中企回國
一般企業採取「同股同權」制, 每一股擁有相等的投票權, 但「同股不同權」的企業則有兩級或以上的股權類別, 因此大規模集資之後, 管理層只用持有少量股份, 就能保障領導權。 這特別適合一些創新企業, 避免過早地為了分享利潤而停止研發。 著名的 Google 的母公司 Alphabet、 還有 Facebook 均採用此制。 阿里巴巴主席馬雲及其合伙人, 共只持有約一成的股份, 不過仍有權提名大多數董事。


最初, 港交所認為這樣對投資者的保障不足。 港交所總裁李小加說過, 這是香港會「堅持法治」, 應為此原則而驕傲, 香港不會為了短期利益而犧牲長遠原則。 結果如上所述, 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 不少港媒評曰香港錯失了金蛋。 與此同時, 港交所 IPO 集資額連年下跌, 從二零一五年全球第一的 2600 億港元跌至二零一七年的僅 1300 億港元, 已落後於紐約、 上海及倫敦。


因此港交所計劃: 讓「新經濟」企業在主板上市, 對「不同權」的限制是一股最多十票, 即持 9.1% 左右的股份可掌握逾半投票權; 企業市值最少 100 億港元。 預計二零一八年中推行, 但「新經濟」企業的定義仍待諮詢敲定。


不少評論相信, 擁有支付寶業務的螞蟻金服、 滴滴出行、 小米等中國企業會有興趣來港。 香港的最大優勢在於它是中國的領土。 香港著名股評人 David Webb 認為, 香港開放「同股不同權」制度, 可吸引這些企業回流到中國領土上市, 減低美國監管機構的影響, 而同時接受中國政府的控制。 正如螞蟻金服估值逾 4000 億人民幣, 但仍選擇在中國內地上市。 他又指出, 中國科技企業在美國上市, 並不全然因為「同股不同權」制度, 部份原因是美國對科技企業的估值較高, 這也是中國地產公司反過來捨美國而取香港的理由。


港股變賭場, 港交所都開心
不過「同股不同權」未必是不可逆轉的趨勢, 例如「新聞集團」(News Corp)在這樣的制度下, 由傳媒大亨梅鐸(Murdoch)家族控制, 大股東不滿其管理成績和醜聞, 但卻沒有足夠投票權來挑戰其地位。 近期 Snapchat 的母公司 Snap 更發行完全沒有投票權的股票, 引起投資者不滿, 上市之後即遇重挫。 美國「標凖普爾」500 指數等, 宣佈拒絕把此類企業作為成分股, 指它們對不同類別股東「作不平等對待」。 總體而言, 國際市場對「同股不同權」也並非一面向好, 儘管中國媒體評價香港的決定時, 一般認為它制度僵化、 拒絶創新。


特許金融分析師協會總裁 Paul Smith 的看法是, 「同股不同權」意味利益增長先於投資者權益。 那麼就引申出值得留意的一點: 美國法律對投資者保障更多, 例如有「集體訴訟」制度; 香港並無類似的機制, 在實行「同股不同權」時, 投資者的風險比美國的高。


然而, David Webb 評論指, 港交所本身也上市, 必然以自身利益為先, 希望更多企業來上市, 不管質量如何, 「即使港股徹底變成賭場, 它也會很高興」, 可是這與它監管市場的角色存在利益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