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志光:港足「升呢」唔使諗,除非全力搞女足

亞洲盃外圍賽, 港隊敗給北韓之後正式宣告出線無望。 雖然出線亞洲盃決賽週並非鳳凰計劃及其後續的五年計劃的成效指標, 但亦可在某程度上反映該兩個計劃成效不彰。 楊朗騏的「楊氏力場」專欄訪問了元朗足球會贊助人, 熟悉本港足運的立法會議員陸頌雄, 及資深足球評述員鍾志光, 一齊探討該兩個計劃的得失, 展望香港足球的下一步。

青訓漸成體系


  1. 港隊在短期內難以躋身世界排名前一百二十位, 而香港職業足球聯賽每場平均入坐人數亦難以達到三千人。 雖然上述兩項最重要的目標短期內難以達至, 但兩位受訪者均表示, 至少在青訓方面, 鳳凰計劃仍有一定成效。

  2. 陸頌雄稱, 鳳凰計劃及其後續的五年計劃最主要成果, 在於青訓體系。 他自己的兒子亦正接受青年梯隊(U 隊)的訓練, 故他有機會近距離觀察, 發現相對五年前確實較有系統, 現時的青訓球員受訓期間, 至少接受五千小時訓練。 各級青年聯賽亦有蓬勃發展, 各 U 隊現時每年可參與三十至五十場不同類型的比賽。 這樣除了培育一群足球接班人, 亦吸引了不少年青球員及家長入場觀看港超聯賽。 陸頌雄原來也因為兒子參與元朗 U 隊的訓練, 才重新關注港職聯, 並定期入場支持元朗隊。

  3. 陸頌雄分析指, 本港各級青年代表隊, 與國內省市水平相若, 但與日韓的青年代表相比, 有一定距離。 究其原因, 在於日韓青訓計劃做到「足校結合」, 即職業球隊與學校合作, 制訂計劃使青年球員有充裕時間投入訓練而又不會影響學習, 球技基礎打好了, 在技術上遂較鄰近地方的同輩為佳。 往日, 足球曾是銀禧體育中心(體育學院前身)的精英項目, 受訓的年青球員須在院內寄宿, 集中訓練, 故球技有保證。 陸頌雄指出, 因資助政策所限, 銀禧集宿模式已一去不返, 如今只有期望多幾間中學參考「董之英模式」, 實行「足校結合」。 董之英中學可謂「足校結合」的典範, 近年與南華等本地職業球隊合作, 在課程及學習時間表上, 配合球隊訓練及比賽, 給予隊員充足的時間, 成效算得上有目共睹, 該校培養出歐陽耀沖、 鄭展龍、 謝德謙等前度或現役港隊代表。


青訓有成效, 但聯賽水平和收益仍沉痾不起
 o 180415 a1b


踢波不是出路


  1. 相比起成效, 兩位受訪者羅列的問題就多多了。 職業聯賽是現代足球的核心, 其他都屬輔助性質, 但香港職業聯賽入座率長期處於低水平, 影響球隊收入, 難以吸引新血, 足球水準停滯不前, 造成惡性循環。

  2. 在球隊層面, 鍾志光表示現時本地球賽入場人數最多四、 五千人, 但球隊薪金過百萬一個月, 肯定要金主掏錢, 金主往往為了圓足球夢而花錢, 但談不上是投資。 如此仰賴金主的足球發展, 能否持續?

  3. 在球員層面, 二人均慨嘆現時球員薪酬低微, 難以作為青年的事業出路, 即使青訓學員有潛質, 家長大多也會勸籲他們放棄足球。 鍾志光憶述, 足球員薪酬低微只是近年的事, 以往則極為可觀, 如愉園名宿劉添告訴他, 一九六四年年薪達一萬八千元, 當年較差的球員月薪亦有八百, 而且都是矚目的球星, 「飲茶點使搵位」, 其時政府文員的月薪才三百多。 若換算作今天的水平, 等於月入不下於二十萬、 甚至四十萬港元。

  4. 陸頌雄期望, 即使球員薪酬難以回到「光輝日子」或達到中超球員水平, 但只要球市稍為暢旺, 則仍有機會達到中甲的水平, 平均至少月入三至五萬元, 頂級球員月入可達十多萬。


當年本地球員較差的都有八百月薪, 政府文員才三百多

o 180415 a1d



衙門的問題


  1. 鍾志光提出一個香港的共同問題: 無地如何踢波? 他指球場由康文署管理, 職業隊集訓又要和區議會協調, 而區議會往往質疑「難道職業隊踢晒? 」; 所以最好所有球隊互相協調, 集中使用球場, 例如三隊共用一個, 以大約十隊職業隊來說, 其實所佔的球場不多。

  2. 鍾志光又直言, 現時青訓過份刻意學習某種外國模式, 未注重本地球員的特長, 畫虎不成; 所以, 以前有胡國雄、 山度士那樣具創造性、 能以一己之力扭轉戰局的組織核心(Play-maker), 還有蔡育瑜等後衛可以「黐個波落黎組織進攻」, 而現時青訓的優點只見體能的提升, 如陳俊樂等只屬工兵型球員, 後衛則只會「嘭走個波」, 失卻以往的創造性和特長。

  3. 此外, 政府又以足球聯賽屬商業為由, 拒絕直接撥款。 鍾志光透露, 在鳳凰計劃草創階段, 他跟一眾球圈人士曾建議政府向每支職業聯賽球隊一次過撥款五百萬, 以聘請有質素外援, 冀提升可觀性和吸引觀眾, 可是政府稱不便介入商業活動而拒絕。


鍾志光接受楊朗騏專訪
o 180415 a1e

 

女足或比利時模式?


  1. 鍾志光首先回顧稱, 鳳凰計畫源於香港在二零零九東亞運摘金, 時任特首的曾蔭權希望振奮人心, 所以提出。 現在香港首先要反思, 是否真的要搞好足球, 足球「對你對我有乜影響? 對我就無乜影響, 電視都無乜講波」。 如果說「鍾仔你老氣橫秋啦」, 那麼就要反思問題出在什麼地方, 面對現實, 善用公帑。 可是鳳凰計劃、 五年計畫至今, 政府都無多少這類聲音。 鍾志光首先提出兩個政府可以促成的對策, 一是體院恢復足球部, 二是香港電台義務轉播本地球賽, 「無理由要球會自己俾錢播」。

  2. 鍾志光又提出幾點。 首先, 如果要顯著提高成績, 凝聚人心, 不如發展女子足球。 畢竟香港男足的突破空間有限, 相反, 他親身在綠茵場上發現, 從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今, 香港女足的進步不錯, 對外爭取成績相對男子隊容易。

  3. 他原本反對透過賭波來增加入場率, 但後來發現賭波事實上總是存在的, 例如合法化前的比賽就有內地觀察在看台拿電話講波, 職員笑謂「鍾仔, 上面有人撈你果範」, 因此不如對球員「高薪養廉」, 杜絕假波, 獲得賭波的正面效果。

  4. 他提醒我們不要忽視外援的作用。 在七十、 八十年代, 球隊外援沒有數量限制, 但港隊七七年世界盃出線亞太區五強, 八五年贏北京, 都充斥外援; 這樣並不一定限制本地球員的成長, 如八十年代寶路華的陳發枝和外援相比能力較弱, 只能打左右閘, 但得益於球隊整體實力, 得以逐漸成長, 最後打中間核心。 感情上, 現時一些球迷覺得外援獲過份重用, 但教練為了提高成績, 無可厚非, 而且教練的著眼點和球迷不一定相同, 球迷可能批評麥基入不到波, 但教練可能欣賞他勤力, 特別是採用防守戰術時, 「撻 Q 咪撻 Q 囉」。

  5. 陸頌雄則認為, 香港職業聯賽未必是陪育本地球員的唯一平台, 可以採用「比利時模式」, 當地足球人才大半在鄰國的聯賽簽約, 這樣可以利用外地較佳的聯賽水平來培育本地球員, 組成較強的本地代表隊。 在香港而言, 內地中超、 中甲也可以成為香港球員的舞台。 不過鍾志光站在「凝聚人心」的角度出發, 認為這樣只能培養少數跟得上外地聯賽水平的精英, 而令本地足球繼續無人問津, 失卻「凝聚人心」的社會意義。


在二零零九東亞運港隊摘金, 但今日回顧, 到底足球對你我又何影響?
o 180415 a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