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何民傑:林鄭是超級公務員,不必還商界人情

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正進行土地大辯論系列訪問,這次的嘉賓是「107 動力」召集人何民傑。在目前社會氣氛中,大家對右翼自由主義人士的觀感可能是商界代言人,不過在訪問中,何民傑重申哲學家 Karl Popper 的「零星社會工程」概念,從微觀層面探討香港整體的福祉如何構建,而林鄭月娥的覓地政策,只是這種構建其中一個欠全面的嘗試。

系列文章

超級公務員,不應踩地雷

  1. 到底這次是諮詢抑或政策推廣?許楨已多次提出這問題,他還笑稱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好像選特首一般,落區探劏房戶,而非扮演一個超然中立的角色。何民傑覺得,諮詢抑或推廣尚不是關鍵,關鍵是不論政府還是政黨,都推動不到新政策,而林鄭是「超級公務員」,清楚政府的局限,清楚自己不是超級英雄,所以今次只是把社會講來講去而沒有共識的議題加以疏理和劃出一個範圍罷了,而非新政策。何民傑相信她自己的期望也不大。
  2. 至於「超級公務員」是褒是貶?他笑言褒貶都有,正如教育、醫療問題討論十年而無寸進,那不如先走第一步,就算政府轉屆,公務員體系也有政策延續性,只要項目上了軌道,行快行慢也好,總比過去十年停頓好得多。因此他才說「超級公務員」有褒義。他樂觀相信部份諮詢選項可以真正推進下去。
  3. 何民傑還打趣說,他認識一個退休公務員稱「三分一時間都在思考怎麼將問題交俾第二個部門」,以此形容政府避開地雷。因此林鄭將棘手問題輕輕帶過也屬正常,包括業權、丁權等,相反的,若「把所有地雷都點著」,使社會焦點轉移到爭議上,就「囉黎搞」。
  4. 談避重就輕,他也對「郊野公園邊陲」這用詞給予差評。他舉一個反例是將軍澳堆填區,當時政府表示會堆填「淤泥」但他解釋其實應譯做「屎渣」,但如果政府採用後者,樓價會大跌。因此「邊陲」應該說是「連接市區低生態用地」,以免激起「一寸都不能減」的態度。
  • 何民傑:林鄭不應蹚地雷
    o 180522 a1a

零星政策,在地規劃

  1. 就具體諮詢項目,何民傑認為焦點錯置了,因為香港面對的不是土地問題而是房屋問題,例如黃竹坑的地,如果「從六十層建到百二層」,就可以提供四萬幾單位,但政府要突破地積比。然而今次諮詢卻不見這樣的拆牆鬆綁的方案。
  2. 許楨認為覓地是第一步,第二步是規劃,第三步是分配。何民傑希望政府第二、三步能夠按既定政策行事。何民傑進一步提出哲學家卡爾.波普爾(Karl Raimund Popper)的思想。波普爾反對「烏托邦工程」,即事無鉅細都在一個宏大的目標、口號下動員,而主張拆分問題,進行「零星社會工程」,在微觀層次累積社會的進步。正如房屋供應涉及不同階層的需要和配套,包括公屋、年青人上樓、有樓者換樓、交通和社區配套等,全都需要具體的政策,而非簡化為「覓地建屋」就能解決的。
  3. 即使要討論,何民傑主張討論的議題是各個群體和階層的義務、政府對他們的義務是什麼、以及政府有無能力。好像現時有聲音質疑,政府為什麼要幫青年買樓?政府是否要做「萬能褓姆」?若公共責任界線劃好,「零星社會工程」就可以按部就班邁進。
  • 波普爾
    o 180522 a1c

小學社會科的管治

  1. 許楨回顧港督麥理浩時代,市民期望政府填海,因為相信政府會建公屋;可是回歸以來的填海,主要是機場、西九區,利益都由幾個財團瓜分,市民於是抨擊政府只會建豪宅。不過另一方面,殖民時代的人覺得政府「無搞亂檔攤」就行,民眾可以自己搵食;現時絕大多數公共議題,港人都罵政府,潛台詞則是政府只要做得好就能解決問題。
  2. 何民傑則從兩個方面來解釋。首先當時的政治結構簡單,有影響力的社會領袖都身在行政局或立法局,港督會「和南華早報總編吃個午飯」。這種簡單的制度讓各個階層知道自己的定位,使政策和計劃開展得快,進而帶來實在的期望。回歸以來特別是近年政治不前,期望變成空話,十萬八萬的建屋目標對今日的青年來說難以具體想像和掌握。
  3. 其次,何民傑直言,期望管理是必要之惡。英殖政府一直壓制港人期望,例如小學社會科開頭就是說「香港地少人多,居住環境狹窄」,意思是客觀環境無辦法改變;而強調自由經濟,就是說既然不收重稅,商界就不要期望「搞個數碼港」。回歸以後政府守不住界線,而建制或泛民都主張「大政府」,而且泛民更積極,如回歸前民主黨反對強積金,現在卻主張派錢。何民傑反諷,政府管制越多,人民的自由就越被約束,豈不違民主派初衷?他相信這趨勢不會逆轉,香港會越來越難管治。政府既然做什麼都無掌聲,面對問題只會水來土掩,香港不會因此倒下,但是大政策也無從提出。

商界人人落水,特首未必須要還人情

  1. 談到政治層面,許楨重申他的憂慮:林鄭的選委得票前所未有的集中於商界,憑什麼說服普羅港人?林鄭出身於政務官體系,而這是世上少有地封閉的精英系統,進一步使她對社會欠缺認識。
  2. 何民傑則比較樂觀,正如皇位爭奪,皇子要爭取貴族支持,外國選舉亦重視商界,若無商界支持施政就無法順利;崇尚精英是無法避免的,就算中國普選了,相信社會一樣會推舉精英。
  3. 更重要的是,這次選票集中反而說明「人人落水」,林鄭不用偏幫哪個單一財團,而這些財團聯合起來的可能,也不及他們之間鬥生鬥死的可能大,所以林鄭不太需要「還人情」。香港的選委制度,無可避免使財團獲得影響力,但何民傑相信,身在其位往往投票都是「禮儀式」的,似乎暗示這更多是政治責任,因而林鄭並未受利益制肘。他提到,林鄭競選時適逢曾蔭權官司開審,南韓朴槿惠被捕,她的團隊應該很警剔,她既是資深公務員,做事自然小心謹慎,應該已經把這些關係想得很透澈。
  • 許楨:香港政務官系統少見地封閉
    o 180522 a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