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超:有人千方百計不想移交殺人犯去台灣 我感到傷心、失望

政府計劃修訂《逃犯條例》,保安局長李家超說,諮詢期內收到約4500個,當中3000個支持修例,約1400個意見表達不同意,李家超說,支持的意見,主要認為修例符合公義、不希望逃犯逃避法律責任、要確保市民沒受到逃犯帶來的安全治安威脅,亦有人認為台灣殺人案必須處理;至於反對的意見,則包括對內地司法制度有不同看法。

李家超說,今次條例是用同一標準,與全世界沒有與本港簽訂移交逃犯長期協議的任何司法管轄區,處理個案,對所有司法管轄區同樣適用,並符合一般移交的國際做法,現時建議是與這些司法管轄區,按照需要,以及互相尊重原則,處理個案,現時的修例建議,亦會沿用現有條例及司法互助條例要求的所有保障。

李家超重申,台灣殺人案曝露了本港制度缺陷,舉例指如果牽涉殺人、放火、械劫等同類情況,在兩個月後再次發生,當局都要面對,又指如果有人千方百計令台灣殺人案移交逃犯不成事,他會感到傷感和失望,指政治不應凌駕公義,港府會和台灣方面商議,務實努力達至成事。

李家超說,諮詢期間的支持意見。李家超解釋,移交必須符合雙重犯罪原則,即是行為在本港和對方司法管轄區都是涉及刑事,如果因種族、宗教、國籍或政治意見而作出的起訴,或可能因而在審訊過程中蒙受不利,本港都不會移交。

李家超稱,他了解到商界擔憂法例涵蓋範圍太廣,會誤墮法網。他指,《逃犯條例》修訂後,死刑案不會移交。修例建基於雙重犯罪原則,另香港實行普通法,其構成刑事罪行的要素有二,包括嫌犯行為本身是否觸犯法律,另一最關鍵的,是他犯案時有否犯罪意圖。應用於商業或經濟犯罪,若嫌犯只無心之失而觸犯法律,香港法庭一定不會同意移交。他稱,很重視商界的意見,強調醞釀修例期間,和同事進行了謹慎、充分的討論,強調繼續會向商界進行解說,稱「現時未有就修例內容作最後決定」。

李家超指,現在政府有兩個現實要解決。首先在現行法例上,他無權處理台灣殺人案,但收集的意見認為他應該處理;其次是台灣殺人案暴動香港法律的缺陷,而這一點他作為保安局局長則一定要處理。他同意,最後能否成功將情殺案移交,取決於兩地討論的結果。但他表示,作為特區官員,他必然要努力讓移交成事,反而覺得若有些人千方百計不讓其成事,他才感覺傷感、失望。他稱,公義就是公義,政治不得凌駕公義。他呼籲各方一起努力,讓犯下嚴重罪行者去面對法律制裁。

李家超指,與台灣不是不可以達成長期移交的協議,但修例前他不獲授權做任何事。因此,通過修訂《逃犯條例》是第一步。他稱,之前與特區政府達成長期移交協議的國家,商討時間最少三年,最長一個國家超過十年。長期協議固然是引渡嫌犯的主流,反問「未談到是否就不處理?」被問到會否擔心修例可能因商界議員反對而不獲通過,李家超回應指,政府永遠都會努力。被問到基本法廿三條何時立法,李家超指,行政長官已多次表明,廿三條立法屬爭議性問題,需要謹慎營造理性、客觀、和平、認真的討論氛圍,最終時機如何由行政長官決定。

保安局早前收集的意見中,贊成與反對的數字差距過大,成 2:1 的比例,接近一倍。毛孟靜認為未能反映民意實況,惹人疑竇。

李指「無犯罪意圖不構成罪行」,試圖安撫商界,但有關說法未能令人信服。 首先,事件源自香港公眾對中國大陸的法律及司法制度缺乏信心。在大陸即使沒有罪行也可以構成罪行,遑論意圖。商界對此或比政府更心中有數。 若明明「造數篤數」仍可以無心之失的理由蒙混過關?執法及司法部門即會如此信納?若如李家超所言,警方的商業罪案調查科及廉政公署豈非異常清閒! 反之,李的説法彷似是指商界自己心中有鬼。

毛呼籲就修訂逃犯條例一事,香港政府應先與台灣當局釐清簽署協議的意向,方考慮進行修訂草案。

 

 

 

香港眾志成員在現場向李家超遞交請願信,要求與李家超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