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理大踢出校何俊謙:我同家人決裂.有少少情緒病

理工大學去年10月發生民主牆事件,數名學生代表前往校長辦公室樓層,要求與高層對話,期間情況混亂,副校長沈岐文及一名學生跌倒。最終涉事四名學生分別遭重罰停學、退學及社會服務令。理大學生會舉行集會,聲援被罰學生,要求校方收回決定。

前學生會會長李穎恆表示,他自問自己不是想「搞事」的人,他進大學的原因就是渴望與其他人思辯,而加入學生會就是想便好學生會的基礎。他又提到,自己不是為抗爭而抗爭,惟他們爭取想要番民主牆時,但學校仍然不理。他又指,現在退一萬步看,他們當然可以做得更好;他們被要求尊重師長,但他會反問師長需要尊重他們嗎。

他預計,由於被停學一年,他未能與同學、莊員一同畢業,又可能會找不同工作。他反思當日行為,他絕不後悔,因他作為學生會會長,學生的權益不能被學校權貴所逼壓及退讓,因此民主牆絕不能退讓,因他所讀的社工系教他追求社會公義。他斥學校即使發放白色恐怖,他也無所畏懼。他又指,如面對強權便退讓,就如雞蛋破碎。他指,要相信自己理念,終有一日會勝利,歷史終會有一日告訴大家誰是正確。

被勒令即時退學的何俊謙表示,今次民主牆風波受害人不只四個,而理大打開一個很壞的先例。他憶述當日並未提到香港獨立,只是記念雨傘運動,但校方用紅紙封殺和平言論,他當時只想拆掉紅紙而沒有為自己政治立場爭取更多政治籌碼。他重申,自己並沒有使用暴力,亦完全可以控制自己情緒,惟那些「奶共狗」扼殺他人的言論自由。

他認為,大學師生應該平等,高層不應有特權。他質疑,為何校方要打壓這種民主表達,而校方身處的M Building獨立而生,不能由其他大樓前往,反映校方高高在上、由上而下用家長式封管治學生。他又斥理大校園設施管理辦事處權力過大,阻礙理大學生會舉辦活動,以以後不會批出地方舉辦活動構成白色恐怖,因此冀大家要體諒理大學生會,又指舉辦今次集會已是很大膽。

何俊謙期望理大學生可以繼續振作,即使現時未有勇氣走出來,但要記住理大高層就是共產黨的爪牙。他更斥劉炳章多次抹黑他,更指他是黑社會,全場即使起哄,更有人大叫「劉炳章先至係黑社會」。他又提到,自己已與家人決裂,現時要寄人籬下,又有「少少情緒病」。他最後叫口號「劉炳章,奶共狗」,全場和應。劉炳章是理大校董。

何俊謙又引述一名理大英文老師信件,提到當年有一名內地生公然在公眾地方做愛,但最後只受到勸喻;惟香港學生今次爭取民主牆,最後竟受到懲罰。該老師指,事件仲衰過雙重標準,更是對香港人的歧視。

校董學生代表李傲然表示,他是得到二千多票學生票的校董,因此只會向學生負責。他當時承諾,自己會為學生爭取權益,因為他想對今日到場支持的人說聲多謝。

他又感謝其他院校到場支持。李傲然又讚賞理大學生會,因學生會在3月1日才上莊,但已成功舉行一個集會。他對公眾對他們的擔心表示歉意,惟他是直選而非委任,他相信公眾的眼光是雪亮。他相信公道在人心,又指未來在自己手上。如違紅磚承諾,他絕不退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