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方斥謊言「不攻自破」 林子健:不信我的人欠我一個道歉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去年聲稱自己被人在大腿上打釘,事後被控向警員虛報被擄走案件,今早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進行結案陳辭。控方表示,相關證人在附近地方均表示未有看到有人被帶上車或爭執情況,又未有聽到或看到不尋常的聲音或情況。

  1. 控方指,控方未能確認辯方所指第二證人被盤問時提到「只負責閉路電視中的一段時間,亦有同事協助」這個事實。控方所指案發地點和時間,根據第一證人口供,證證實事件根本沒有發生,因而構成虛報。控方又指,從閉路電視看到,被告清楚顯示自己戴口罩,並悠然自得在街上行走。控方又引述被告向外界發佈的消息,與當時與警方報案時講述同一次序(sequence),相關路徑根本無可能發生被擄走。
  2. 被告稱當時前往快餐店才能去到洗手間,而閉路電視的時間及影像證明他根本無可能去洗手間,因此被告將去洗手間的時間推前,即被擄前去洗手間,有關事件才能成立。然而,從閉路電視當中,均能清晰可見被告外形。控方又補充指,被告向外界公布的資訊與第一證人、給向人落口供的警員吻合,但非事實,只證明林向第一證人也是講述假故事,但證據證明故事「不攻自破」。
  3. 控方稱,控方專家有就被告傷勢進行調查,均未有發現被擄打跡象,控方同時又取得所有閉路電視影像,重申已盡所有能力,像砌拼圖般重組案情,又指縱使辯方沒有舉證責任,惟辯方根本容易就被告的被擄打情況作調查並向法庭報告。控方又指,綜合所有閉路電視影像才畫出相關路線,質疑被告稱自己被擄打後的情緒、行為,與一個被擄人士應有的行為神情不符,如翌日凌晨回到屋苑附近一間便利店買煙並在石壆坐下吸煙、回家後未有即時拔釘等。
  4. 控方續指,被告縱聲稱會與警方合作,惟整個過程根本沒有。林子健立即打斷控方,更指「邊有啊?唔好講大話喎!」隨即被法官警告。控方認為,閉路電視等所有環境證供好像水晶球一樣,清清楚楚說明被告的故事是虛構。控方又認為,旺角和油麻地是擠迫的地方,即使被告自己不報警,周邊途人也會報警,這是常識。控方今次動用很多人力物力,足以證明被告向第一證人所指的是完全沒有發生,稱林子健根本當時是安全地登上小巴,又安全地回家,因此要求法庭判處被告有罪。
  5. 辯方陳辭時表示,控方要證明被告絕對不在案發地點,而控方所提出的證據包括路線圖、閉路電視影像等,根本假設閉路電視影像的次序正確,才會需要計算案發真實時間。辯方重申這是刑事法庭,因此需要先確認證據的真實性,惟控方未有提出證明指當時閉路電視的真實時間,因此根本沒有可能真實畫出被告的路線圖。辯方又指,閉路電視由各自店舖所安裝,對真實時間上是「亂到一個點」,惟最關鍵的8米控方則未能提供閉路電視片段,而辯方透過Google Map,當中所指的8米包括兩座唐樓存在「盲點」,未有任何證據,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前提下,未能足以入罪。
  6. 就第二證人口供,第二證人稱自己看閉路電視1200小時,惟辯方質疑第二證人以四倍速看片段,因此根本不足1200小時;辯方又質疑在盤問過程中,第二證人口根本未能在片段中認出林子健,只能靠被告口供,因此完全不能證明被告控罪。辯方又提到控方傳召專家證明傷勢,不能證明被告與罪名有關。專家在盤問時承認未有檢查口部是否有傷口,又指在事發後已過15小時,有關紅腫可能已經消退,而專家也承認相關情況。如法庭接納被告在被釘時有掙扎,那就可推翻控方專家證供。辯方又質疑不能單靠回家前食煙飲酒就判斷被告虛報,因可以有很多情況,稱控方未有提供足夠證據。
  7. 昨晚,林子健在Facebook撰文,指「希望記者朋友能仔細聽和能夠清晰報導。同時,懇請大家用證據和理性分析事件,不要再胡亂猜疑,陷我這個原本是受害者於不義!」又指案件不是他個人的事,乃是涉及公共的「政治事件」。林子件又提到最近,特區政府借引渡一嫌犯往台灣,提出修例容許香港引渡犯人到大陸,稱還有各種不同以法律之名的管控與打壓異己方式,估計會陸續有來。
  8. 林子健說,「今天你們可以選擇不信我,不過,小心他朝君體也相同。如果繼續用香港人的邏輯,是永遠看不穿中共做事是不會以常理出牌;它們就是沒有底線,甚麼事也可以幹出來。可是,我相信只有時間和歷史能證明一切,並還我清白。也許今天我受盡欺凌、辱罵、譏笑,但總有一天這種自作聰明的無知之人會良心發現,你們實實在在欠我一個公道與道歉。」
  9. 回應被告不配合警方錄口供,辯方回應指當時因要與醫生見面,因此未能錄取。而控方在重新聆聽盤問錄音時,決家收回有關陳辭。

法官暫定將案件押後至3月15日下午二時三十分宣判。

案件編號:KCCC2556/2017

lammal3

lammal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