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是中國公民 梁美芬:加拿大引渡她是匪夷所思

梁美芬認為,他們作為香港熟悉普通法的律師,必須高度關注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事件,尤其是她持有多本有效香港特區護照。她認為,有關事件不可能在加拿大這普通法國家發生,擔心今日發生在孟晚舟,明天可以發生在其他特區護照持有人身上。

梁美芬引用「域外法權」的概念,指一個國家若認為自己公民犯下該國視為犯罪的罪行,但此人在第三國,若第一國要求第三國引渡,除了他們之間要有相關引渡協議外,此人所犯的也要在第三國也視為罪行,才可談得上引渡。

然而,孟晚舟是中國公民,不是美國公民,梁美芬質疑美國政府為何可以要求加拿大政府協助拘捕孟晚舟,並予以引渡。梁美芬認為,此情況發生於奉行普通法的加拿大,實在叫人匪夷所思。

梁美芬指,在發生孟晚舟事件前,一直認為加拿大在奉行法治、人權方面走得很前,包括堅守「不引渡」的原則。她以賴昌星事件為例,當年加拿大法院堅持「政治犯」不引渡、回國後被判死刑不引渡的原則。

梁美芬又質疑,孟晚舟既沒有在香港、中國內地犯法,非香港、內地當局要求「要人」,也不是任何國家的政治犯;更重要的是,孟晚舟不是美國公民,因此看不到有何需要引渡到美國的理據。

梁美芬指,事件明顯就是源於中美的外交角力,加拿大不應該主動捲入其中,更犧牲其捍衛人權法治超卓聲譽,放棄不引渡的最首要原則。

何君堯認為,有人持有由不同國家簽發的旅遊證件本身不一定犯法,認為加拿大當局竟然將這些都搬出來,說明立案的起步點何其單薄、缺乏理據,相信孟晚舟的律師團隊一定會為她力爭到底。他重申,加拿大的行動有違《世界人權宣言》第九條。

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副秘書長傅健慈引述加拿大檢控當局指,華為涉嫌誘騙金融機構進行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的交易,認為這是美國本地的法律,又指就算美國州與州之間,來自聯邦的刑事管轄權也不必然可以延伸,又指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反對任何國家以其國內法,對中國人民和實體實施跨境管轄。

他又指,孟晚舟在加拿大出席聆訊時,是被扣上手扣和腳膫,並由最高級別法院,以荷槍實彈警員押送,但孟只是被指經濟犯罪,而非干犯嚴重、涉及暴力的罪行,質疑是否需要對「弱質女子」孟晚舟作出如此安排。

傅健慈認為,加拿大的動作明顯是要在大庭廣眾之下,貶損孟的人格,又指有人發放不利孟的消息,造成不公義,如她持有三本香港特區護照,引導外界以為她以不正當的方法獲得護照,幸好得特首林鄭月娥澄清,指她在任何時間,只可能擁有一本有效的特區護照。他又指,孟晚舟提出的保釋條件,是非常合理和充分。